女子自訴:「媽媽不讓我打疫苗 然後就發生了這些」

插圖
Image caption 圍繞疫苗仍然存在一些爭議

接種預防疫苗已經成為大多數人成長過程中的一部分。但圍繞疫苗仍然存在一些爭議。有些人不但對疫苗深表懷疑,甚至利用一切手段阻止自己的孩子打疫苗。本文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梅雷迪思(化名)。以下是她的經歷:

我媽媽從來不相信疫苗,因此在我小時候媽媽拒絶讓我接種一切疫苗。

我一天天長大,雖然沒有打過什麼疫苗,似乎也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直到有一天我得了破傷風(tetanus),當時我36歲。

我牙關緊閉,肌肉出現痙攣。醫護人員迅速用救護車把我送進附近醫院急救。

這是澳大利亞布里斯班(Brisbane)的一所教學醫院。我清楚記得醫生走出病房,輕聲說:「天呀!」

他帶著一群醫學院的實習生來觀察我的病情。我得的是破傷風,他們醫院已經有30多年沒有收治過破傷風病人了。

我只有36歲,絶對不想死。我決心戰勝病痛,同時開始生我媽媽的氣。因為是她故意不讓我打預防破傷風的疫苗。

經過醫生精心治療,病情慢慢好轉。但我的餘怒未消,本來我完全可以不得破傷風的。

媽媽、祖母以及姑姑等都不太相信疫苗這類東西。她們更相信依靠自身的癒合能力來抵抗疾病。

編造謊言

我小時候生活在新西蘭,如果感冒了,媽媽會說去吃根黃瓜吧。

記得我3歲的時候經常出現癲癇,醫生診斷我是低血糖。當時醫生給我開了藥,交給了媽媽,並告訴我媽我長大後也可能會不治而愈。

但我媽媽嚇唬我說,如果我吃了這個藥會渾身長毛。她還編故事嚇我,說這些藥本來是給小狗做實驗用的等等。可想而知,我小小的年紀就對吃藥產生了恐懼感。

現在回想起來,這些都是我媽媽試圖向我灌輸吃藥如何如何不好,讓我懼怕服藥的謊言伎倆。

我11歲那年,學校給學生注射麻疹、腮腺炎和風疹三聯疫苗(MMR)。 通常,學校會給學生家長寫信,要求家長簽字同意。

每當我媽媽接到這樣的通知時,都會回復說"不同意"。但我媽媽也有疏忽的時候。這就是為什麼我跟同學一起接種了MMR疫苗。

但我回家後還是被媽媽發現了。我跟她解釋所有人都接種了疫苗。但她還是大發雷霆。

她立即開車去學校「大鬧了一場」。從此,我也離開了這所小學,離開了我的朋友、同學。我連跟他們道別的機會都沒有。

3周以後我們就搬到了鄉下。我當時感到很自責,覺得是因為自己才導致了這一切。

從來沒有人坐下來,向我解釋什麼是疫苗,我們為什麼要接種疫苗等。

我媽媽則告訴我,疫苗是用小雞胚胎和青蛙細胞製作的。當時還沒有互聯網,因此我無法核實她講的是否是真的。

Image caption 我男朋友不理解為什麼我家人不讓我打疫苗。

新生活

2009年,我和男朋友從新西蘭搬到了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我男友從小就接種各種疫苗。他無法理解我們家人怎麼會是這樣,這簡直讓他難以置信。

疫苗話題還是因為我們倆計劃到國外旅行時提起的。

2016年,我得了百日咳。我咳了6個星期後才得到正確診斷,因為通常這是小孩得的病。在飽受了很長時間的煎熬並看了不同的醫生之後,才最後確診。

媽媽知道我得的是百日咳,但卻不吭聲。媽媽還提出來要照顧我,被我男朋友拒絶了。

媽媽雖然知道百日咳有多嚴重,但她似乎並沒有把我得百日咳與沒接種疫苗聯繫起來,這種病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幸虧我們沒有讓她來照顧我,我們擔心她很有可能被傳染,因為她也沒有接種過百日咳疫苗。

而我一直都沒有告訴她我去年得破傷風的經歷。因為,一提起這事我就很傷心,所以也不想跟她提這件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補打疫苗

補打疫苗

我最近才開始補打那些本應在兒童時期就接種的疫苗,但作為成人再打疫苗價錢要貴得多。

我妹妹比我幸運些。她曾在日本住過幾年,臨行前需要接種一系列疫苗。

有一天,媽媽、妹妹和我通視頻時妹妹說漏了嘴,提到打疫苗的事。我媽媽大吃一驚。幸虧,妹妹靈機一動撒了謊才蒙混過關。

現在,我感覺媽媽對疫苗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仇恨」了。15年前,她感染了敗血症,但經過治療之後好轉。

然而,一提到疫苗這樣的敏感問題我媽媽仍然會拒絶開口。她會不開心,還會哭泣。遇到這樣情況,我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不過,我真希望自己能幫助她打消顧慮。如果將來有一天能夠說通她,該有多麼美好啊。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