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CEO:阻斷美企在中國的研發弊大於益

Microsoft chief executive Satya Nadella 圖片版權 EPA

微軟在中國所做的研發,比美國以外任何地方都多。但是,隨著中美關係在貿易和網絡安全等問題上持續惡化,微軟與中國間長達數十年的關係正在受到嚴密審查。

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向BBC表示,儘管出於國家安全考慮,但是退出中國,損失的東西還是要比解決的問題多。

「許多人工智能研究都是公開進行的,整個世界都將從這些公開的知識中獲益。」

「對我來說,這一點從文藝復興和科學革命以來都是如此。因此我認為,設置障礙很可能在實際上傷害多於提升,無論在哪裏。」

微軟在中國的第一個辦事處由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比爾·蓋茨(Bill Gates)於1992年開設。主要位於北京,聘用超過200名科學家,並有超過300多名訪問學者和學生。目前,它正在招聘機器學習等領域的研究人員。

據《金融時報》 4月報道,微軟的研究人員正在與中國國防科技大學的團隊合作,從事人工智能項目,一些外部觀察者警告,這些項目可能被用作壓迫手段。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向媒體表示,「美國公司需要明白,在中國開展業務會帶來巨大且不斷加深的風險。」

他補充說,「除了可能被中共以間諜活動為由打壓外,美國公司也可能暴露在助長中共的人權暴行的風險之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去年初,中國鄭州的鐵路警方率先使用一款警務眼睛,該眼鏡與警方數據庫相連,可進行面部比對。

當技術成為武器

納德拉承認存在這種風險。

「我們明白任何技術都可以成為工具或武器。」他向BBC表示。

「問題是,你如何確保這些武器不被製造出來?我認為有多種機制。首先,作為創造者,我們應該從設計一套道德原則開始,確保我們所創造的人工智能是公平的、安全的、私密的和沒有偏見的。」

納德拉稱,他感覺微軟有足夠的控制權,來決定如何使用那些有爭議的新興技術。他還表示,由於技術上的不可行性或者出於道德考量,微軟曾經拒絶過中國及其他國家對一些項目的要求。

「我們的確可以控制誰來使用我們的技術。我們也有原則。不只是如何創造技術,還有人們如何使用它,我們通過使用條款來控制。而且我們還在不斷完善使用條款。」

「我們也認識到,無論是在美國,在中國,還是在英國,都會對自己接受或者不接受的東西進行立法,我們也都將遵守。」

圖片版權 MEHAU KULYK/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人工智能學科的奠基石之一是1940年代美國神經科學家和邏輯學家聯合提出的神經元數學模型

保爾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的馬特·希恩(Matt Sheehan)研究了加利福尼亞的技術領域與中國經濟之間的關係。他說,微軟的努力,特別是其北京辦事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它極大地推動了該領域的發展,並幫助美國和歐洲最好的AI研究實驗室進一步發展。」

「但是同樣的進步也進入了計算機視覺領域,這是中國監視設備的關鍵技術。」

他還特地引用了一篇論文,強調與中國合作以及在中國工作的複雜性。《圖像識別中的深度殘差學習》(Deep Residual Learning for Image Recognition)於2016年發佈,由微軟的四位中國研究人員撰寫。

根據谷歌學術搜索的論文索引,這篇論文在2014-2018年間被引用超過25256次,比其他任何研究領域的任何論文都要多。

「論文的主要作者現在為一家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美國科技公司工作。」希恩根據「臉書」上的發現稱。

「另外兩位在一家中國公司工作,這家公司涉及與監控有關的業務。最後一位作者試圖在中國製造自動駕駛汽車。」

「所有這些應該讓我們怎麼想呢?老實說,這讓我撓頭和疑惑,我認為其他人也應該為此撓頭和疑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的人臉識別監控系統有多厲害?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