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水鼠精凖開膛剖腹 毒蟾蜍心肝變美食

Water rat and dissected fro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種澳洲水鼠叫Rakalis,抓到劇毒的蔗蟾蜍,乾淨俐落地開膛剖肚,啖食無毒的心臟,精凖堪比外科手術高手。

澳大利亞「土著」水鼠家族中的一員成了世界明星。它們可以精凖嫻熟地把劇毒蔗蟾蜍開膛破肚,挖出無毒的心和肝當美食吃。

這種水鼠(Rakali,土著語言「河鼠」之意)因此成了蔗蟾蜍的天敵。在澳大利亞蔗蟾蜍泛濫成災而人類科學家計窮無奈的今天,它們就成了人類的救星。

澳洲水鼠對付劇毒美味的精湛本領讓科學家驚訝不已。

為了取食蔗蟾蜍的無毒心臟,必須開膛剖腹,用利爪劃開有毒的肌膚和腔體。完成開膛掏心、啖食美味之後還能安然無恙,除了下爪精凖,還有其他奧秘嗎?

為什麼澳洲水鼠是唯一具有這種神奇本領的哺乳動物?

墨爾本大學的科學家們找到了答案。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蔗蟾蜍劇毒,據說還好色、好到處遊蕩,導致巨蜥蜴成了瀕危物種

威脅

蔗蟾蜍不是澳大利亞土著,是 1935年從美洲「移民」到澳洲的。它們當時肩負著一項重大使命,要幫助東北沿海地區的蔗農消滅甘蔗地的害蟲。

這種兩棲動物適應能力很強,繁殖相當快,愛到處遊蕩,一年時間可以遷徙60公里。

因此,2011年和2012年,它們從澳大利亞東北沿海跋山涉水,遷徙抵達西部的金伯利地區。

從那時開始,這種劇毒蟾蜍在新的疆土所向無敵,令若干猛獸的數量大幅減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劇毒的蔗蟾蜍卻有一雙無辜的大眼

在部分地區,鱷魚、斑尾虎鼬和幾種不同的蜥蜴完全不是蔗蟾蜍的對手,已經絶種 -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它們不知深淺,吞食了蔗蟾蜍,被毒死了。

蔗蟾蜍的唾液腺裏藏著劇毒的毒液,很少一點就能讓許多野獸家禽送命。

科學家曾做過試驗,給蟾蜍的天敵餵少量的蔗蟾蜍肉,它們吃了之後只是感到不適、嘔吐,但不會死。這種訓練的目的是讓這些動物提高認知,不再去捕食蔗蟾蜍。

然而,適者生存理論再次得到印證,澳洲水鼠自學成才,掌握了安全享用蔗蟾蜍無毒心、肝的本領。

誰幹的?

生物學家瑪麗莎·帕羅特(Marissa Parrot)多年研究河鼠習性。她說:「2014年,我們發現一條溪流中漂浮著許多蔗蟾蜍的屍體,很明顯是被殺死的。」

她說,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五隻蔗蟾蜍的屍體,胸腹部都有一道相同的切口,就像是手術刀的切口。問題是,誰幹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蔗蟾蜍還讓鱷魚家族丁口大減。當然也的怪鱷魚嘴饞。

於是,科學家們開啟偵探模式,用遙控相機監控拍攝,同時分析研究蔗蟾蜍身上的傷口,最後找到了兇手 -- 河鼠。

帕羅特說,蔗蟾蜍屍體解剖結果顯示,開膛剖肚的尺度視蔗蟾蜍的體積大小而定:個子較大的屍體心臟和肝臟都被摘除,膽囊(內含有毒的膽汁鹽)則被乾淨俐落地移出胸腔。

在中等體積的屍體中,除了心、肝被摘除,還有一條腿或兩條腿的皮被扒下,腿肉被吃掉;皮有毒,肉無毒。

有幾種蛇和禽鳥,比如烏鴉,也能獵食毒蟾蜍,但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現哪種哺乳動物吃了蔗蟾蜍後還能安然無恙地怡享天年。

她說,有些鼠類或許可以獵食體積較小的幼蟾蜍,但沒有鼠類獵食大型毒蟾蜍的存檔案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估計澳大利亞的蔗蟾蜍數量已經超過15億隻

15億毒蟾蜍

在河鼠殺蔗蟾蜍這件事上,顯然鼠的目標是大個子蟾蜍,屍體標本中四分之三體長都超過10厘米。

在野外,中等身材和小個子蔗蟾蜍數量遠遠超過大個子。

目前研究人員還不清楚的是,河鼠究竟是沿用了它們歷來用來獵食澳洲本土毒蟾蜍的技能,還是「發現並掌握」了安全食用蔗蟾蜍的本領。

但無論如何,科學家們希望其他水鼠也能學會這種本領,一方面為自己防身之用,另一方面也可以幫人類解決毒蟾蜍泛濫的難題。

1935年從海外引進澳洲,派到甘蔗地「巡邏」的蔗蟾蜍是101隻,現在全國蔗蟾蜍已經超過15億隻。

有些蔗蟾蜍甚至千里跋涉,跑到到離74年前它們的祖輩抵達澳洲的「入境地點」2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定居。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