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消失的動物和傳說中「死而復生」的幸運兒

恐龍迪皮在多塞特博物館展出 圖片版權 Matt Cardy/Getty
Image caption 英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卡內基梁龍骨骼化石複製品是根據1878年在美國懷俄明州發現的一套梁龍化石複製的,蘇格蘭裔美國鋼鐵巨頭卡耐基資助了這支考古隊。這類梁龍是人類第一次發現,就用卡內基的名字命名。

物種滅絶,這個詞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的或許是恐龍、猛瑪,似乎離自己、離現在很遙遠。實際上,物種滅絶從未停止發生。

非政府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說,地球上每年有大約1萬個動物物種滅絶,瀕危動物物種數量翻倍。

WWF承認,每年地球物種滅絶的精確數字很難統計。原因較複雜。

有些物種在一個地區一度絶跡,被認為絶種,但在其他地區不為人知地存活著,後來被發現。

而這種「復活」也許被人發現並記錄在冊,也許無人知曉。

地球生物進化史上曾發生過6次物種大滅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人類活動給地球留下的傷痕
  • 5億年前,寒武紀末期,約50%動物科滅絶;
  • 3.5億年前,30%動物科消失,包括許多無頜類魚類和盾皮魚類;
  • 2.5億年前,二疊紀末,約40%動物科滅絶;朽木死樹形成現代的煤田就發生在那個時候;
  • 1.85億年前,80%爬行動物消失;
  • 6500萬年前,白堊紀,恐龍滅絶;
  • 1萬年前,更新紀開始,特點是島嶼型物種、大型哺乳動物和鳥類滅絶。

自18世紀中葉第一次工業革命以來,地球物種因人類活動影響而滅絶的現象日益突出。

冰島大海雀、北美旅鴿、印尼巴厘虎、澳洲袋狼、直隸獼猴、高鼻羚羊、台灣雲豹等許多動物物種永遠消失了。

瀕危物種名單上列著四分之一的哺乳動物,千餘種鳥類和數萬種植物。

下面來看看一些永遠消失的和暫時絶跡的動物。

瓦頓小姐紅疣猴(加納和科特迪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桑給巴爾的紅疣猴是瓦爾頓小姐紅疣猴的近親。後者從1978年以來就蹤跡全無,沒有任何被正式發現的記錄。

沃爾德倫紅疣猴,別名瓦頓小姐紅疣猴(Miss Waldron's Red Colobus),大約10多年前被認為絶種了。

它們生活在非洲加納和科特迪瓦交界地區,最大的特點是沒有大拇指。

這個種群的紅疣猴性格脾氣溫和,成群而居,通常生活在密林中巨大的樹冠上。

隨著它們賴以生存的原始森林因人類砍伐而面積迅速縮小,這些珍稀猴子的生活習慣被迫改變,更容易受到自然界天敵和偷獵者襲擊,而近親繁殖導致遺傳缺陷,最終導致絶種。

非洲桑給巴爾紅疣猴是瓦爾頓小姐紅疣猴的近親之一,也是非洲最珍稀的瀕危靈長類動物之一,目前大約只有1500隻。

白鱀豚(中國)

Image caption 白暨豚據信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淡水哺乳動物之一

白鱀豚(Yangtze River Dolphin),又叫白暨豚、白鰭豚、白鰭鯨、白鰭、白旗、白夾、青鰭、江馬、揚子江豚、中華江豚及長江河豚等,是中國特有的淡水鯨類,僅產於長江中下游。

2006年,白鱀豚被宣佈絶種。據信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淡水哺乳動物之一。

雖然外形似乎不如海豚流落、優雅,但它的聲納定位系統高度發達,在豚類家族中出類拔萃,無與倫比:它可以精凖鎖定一條魚的位置。

然而,這種優越性卻成了殺死它們的兇手,密集的漁船、集裝箱貨輪、拖網漁船和各種人類活動造成的污染,使得高度敏感的白鱀豚無法忍受,難以生存。

加勒比僧海豹(牙買加和尼加拉瓜之間的小塞拉納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諾福克郡海豹保護區的小僧海豹。加勒比海的小島上曾經生活著它的近親。

加勒比僧海豹(Caribbean monk seal)曾經在墨西哥灣、中美洲東海岸和南美洲北部海岸地區出沒。

因為它們的脂肪可以提煉海豹油,所以遭過度獵殺。同時,它們賴以充饑的魚蝦類海生物也因人類過度捕漁而日漸稀缺。

加勒比僧海豹的數量因此銳減,最後被人見到是1952年,在西加勒比海的小塞拉納島,位於牙買加和尼加拉瓜之間。

阿拉巴馬豬趾貽貝(美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淡水貽貝外形更像巨大的蛤。這些是2014年10月在流經布拉格的伏爾塔瓦河中發現的鴨貽貝,屬於瀕危物種。

阿拉巴馬豬趾貽貝(Alabama Pigtoe)原產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的莫比爾河,2006年被宣佈絶種。

因外形像豬蹄而得此名的這種貽貝具有過濾污濁河水的功能。但是,河流污染嚴重到超過它們過濾能力時,豬趾貽貝就絶跡了。

它很不起眼,但它的絶種揭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真相,那就是這條河被附近化工廠排出的廢水污染到無以複加的程度。

渡渡鳥(毛裏求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渡渡鳥成了因人類活動導致物種滅絶的象徵

渡渡鳥(Dodo) 可以說是最著名的、已經絶種的鳥。

它和遠古時代的恐龍一樣,在今天人們的腦子裏成了物種滅絶的同義詞,一種象徵符號。

這種體態有點像鴨子的鳥曾經生活在毛裏求斯的海島上,無憂無慮,沒有任何天敵。

後來,人類登上了這些島。人類和他們帶去的其它動物成了渡渡鳥的天敵,最後導致它們絶種。

據記載,最後一隻渡渡鳥死於1700年代。

大海牛 (白令海峽,阿拉斯加和俄國之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741年,自然生物學家喬治·斯特拉(George Steller)和探險家維圖斯·白令(Vitus Bering)的探險船在現在的白令島觸礁,意外發現了這個龐然大物。

大海牛(Steller's Sea Cow),又名巨儒艮或斯特拉海牛,是已滅絶的巨型哺乳動物。

自然生物學者喬治·斯特拉(George Steller)1741 年在白令海峽發現了大海牛。他也是已知唯一見過活著的大海牛的生物學家。

大海牛是海牛、儒艮的近親,看著很像,只不過體型巨大,據信可以長到9米長。

因為體格龐大、皮韌脂厚,大海牛成了人類獵殺的目標 - 看來它的肉是美味,有點像杏仁油浸漬的牛肉。

大海牛的絶種比渡渡鳥晚了沒多久,原因主要是人類獵殺和它們的覓食環境發生了巨變。

斑驢(南非)

Image caption 1883年8月12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阿蒂斯動物園去世的阿姆斯特丹斑驢肖像

斑驢(Quagga)之所以絶種,據信就是因為它美得不同尋常。

它來自非洲,前半身像斑馬,斑馬紋,後半身像馬,是純粹的棕色。

為此,斑驢成了搶手貨,被偷獵者四處捕獵,終至絶種。

最後一匹斑驢1883年死於荷蘭一家動物園。

大角鹿(愛爾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傳說中的愛爾蘭麋鹿,就是一個巨型版的麋鹿

大角鹿(Irish Elk)又名巨大角鹿、巨型鹿或愛爾蘭麋鹿,是已知體型最大的鹿。

它長得跟現在的鹿差不多,但尺寸巨大,身高2米,兩具鹿角跨度達3.65米。

這種巨型版的麋鹿大約7700年前滅絶,原因很可能是氣候變化和被天敵獵食。

白尾海雕(英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白尾海雕被獵殺到絶跡時,歐洲大陸仍有它們棲息之地

白尾海雕(White-tailed Eagle)是少數「死而復活」的絶跡物種之一。它雙翼張開時可達2米寬。

20世界早期,白尾海雕在英國被無情獵殺。

到人類意識到這種海鳥所剩無幾、立法禁止獵殺時,已經為時太晚。

嚴格說來,白尾海雕並沒有絶種,只是在英國被斬盡殺絶,而歐洲大陸還有它們的同族同種在繁衍生息。

後來,英國從歐洲大陸「請」回了白尾海雕。

當然,它屬於幸運的物種。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