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中國本土科技革命的女性

Women "makers" in Shenzhen.

在中國高科技領域,一場本土發生的革命讓眾多女性站在了前沿。

在一個仍然由男性佔統治地位的產業裏,她們的創新是針對女性可能面臨的議題,比如以對抗性騷擾為目的的人工智能(AI)產品,或者開發一款女性在科技行業求職的遊戲。

她們的很多發明,都以其怪誕、玩鬧或幽默的玩法而與眾不同。

中國官方數據顯示,女性佔總創業者人數的四分之一。政府稱,正在積極鼓勵更多女性加入到新興行業當中並支持她們創新。

音頻加註文字,

任曉媛:創建中國水污染地圖的「90後」女學者

創客文化興起

近年,作為中國科技產業集中地的深圳已經成為年輕科技創業者會聚的地方,這些人常常被行業稱為「創客」。

這個正在壯大的亞文化群體,包括了發明家、開發者、設計師和藝術家。他們在以不同的方式改變外界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一個只會抄襲和生產廉價仿冒品的國家。

地方政府很積極地提供財政支持和工作場地來吸引這方面的科技人才。

2015年,總理李克強到訪初創公司柴火創客的辦公室,讓那裏科技創新活力受到外界的關注。

圖像來源,MG Space

圖像加註文字,

一位女創客在練習錫焊技術

付諸行動

大學生廖敬儀就發明了一個叫「See 4 She」的虛擬實境項目,讓觀者置身於一個充斥性騷擾和性別歧視工作場所中體驗。

「我開始這個項目,是因為我在一家公司實習時被一個搭檔騷擾過,當時我們是一起外出開會,」廖敬儀說。

另一名參與這個項目的女性也是一名性騷擾的受害者。

「我們的項目意在教會人們如何避免性騷擾,以及在這個#MeToo的時代,提高人們的意識。」

她的團隊還做了一個浸入式體驗(immersive experience)項目,體驗者扮演一個面試科技公司職位的女性。

在這個遊戲中,你會收到來自你母親和其他這個職位競爭者的信息,例如「女孩子不能做科技行業」,還會被面試官提出像「你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這樣的問題。

這個遊戲的結尾是,你求職被拒,但卻不是因為你的能力而是因為你的性別。

廖敬儀說她門希望引出一個話題,讓大家討論女性在中國會有怎樣的感受。

圖像來源,See For She

圖像加註文字,

China See for She project,的三位骨幹楊子曦、鄧科 和廖敬儀 (從左至右)

科技是藝術

女性創客創造的一些作品帶有社會議題的訊息,而另一些項目則是要更玩鬧一些。

比如由柴火創客實習生、來自新加坡的21歲學生宋傑琳(Samantha Song)創作的一種叫做「A Blooming Time(時間之花)」的機器。你觸碰這朵花的時候,它就會告訴你今天是星期幾,現在是幾點,還有當前的溫度和濕度。

位於深圳的柴火創客是第一個同類的工作空間,它的名字來自於中國諺語「眾人拾柴火焰高」。

這裏不僅有辦公室,還有很多用於「DIY(自己手工製作)」的器材和工具。

「在這個由男性統治的產業裏,要脫穎而出不容易,女性在科技領域裏被看作是不如男性,」宋傑琳說。所以她說,有這樣的工作室是很有幫助的。

圖像來源,See For She

圖像加註文字,

一位男性通過虛擬實景技術體驗「性別歧視」

記錄人生重要時刻

與她一起工作的是李麗英(Lily Li)是這個工作室的社區與傳播經理,在積極推廣創客文化的同時也在做自己的項目。

她說,她成長於一個有創造力的家庭。她的父親是一個木匠,母親則是給全家人做鞋穿。

她最新的一個作品是一個兔子時鐘,上面會顯示你朋友們的生日。

「我小時候非常喜歡看我們家牆上那個舊式掛鐘,聽鐘擺搖動的聲音。現在,電子鐘更加普遍,而我卻感覺我們正在忘記那些我們人生中的重要時刻。」

「我們常常忘記朋友們的生日。這就是為什麼我製作了這個鐘,讓你把時間和日期記在上面,還會有聲音提示你該去祝福朋友生日快樂,」她說。

工作室的營運總監、38歲的葉雨則製作了她所說的「人生記錄板」。在一條橫軸上,一些燈代表了她人生當中不同的關鍵階段,記下了她要在某個時間之前達成的成就,比如環遊世界等。一旦完成,板上的那個燈就會亮起來。

在完成十個目標之後,就會有一盞喜慶的燈來給你鼓勵。

「我真的是想做一個項目,來標記時間的流逝,」她說。

「我有一個成功的職業生涯,同時結了婚,做了母親,所以我想要用視覺化的東西將它記錄下來。」

圖像加註文字,

李麗英設計的生日提醒兔形時鐘

古怪的創意

關春霖是一名計算機科學系的畢業生,現在是在Seeed Studio工作室做一名應用程序工程師。該工作室給柴火創客的合作伙伴提供開源硬件。她特別自豪自己在今年給一個創客展會做的一件服裝。上面有一條機械魚,尾巴是會動的。

「在我的作品中,我總是會嘗試將科技和藝術結合起來,」關春霖說。

她的另一作品是「Frozen」,一條可穿戴的LED裙子,有一個遙控可以讓你調節裙子的顏色。

圖像來源,Chunlin Guan

圖像加註文字,

關春霖設計的可穿戴LED裙子

她還製作了一些古怪的機器人,比如有兩個頭的「瘋狂的毛毛蟲」,還有在萬聖節會追著人要糖果的「邪惡的南瓜」。

「就是那個項目,令我愛上了創客文化,」她說。

創客教育

除了做自己的項目之外,深圳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創客、工程師和數據科學家在幫助培養年輕人才,並且將此作為全職工作。

八年前,梁嘉儀(Carrie Leung)辭去了加州硅谷的工作,回到中國故鄉。

她說, 自己在深圳呆了下來是因為在此找到了歸屬感,也因為這裏能夠找到質高價低的電子零件。

現在,她經營著一個創客教育工作室,還在學校裏辦科技作坊和交流活動。

「我教電路,3D打印和前沿科技知識,」她說。

「我覺得,教會孩子們這些技能很重要,讓他們為未來凖備。目前學校裏能學到的的和將來工作裏用到的,有巨大的差別。」

廖麗婷(Lit Liao)和岳凌宇(Aisling Yue)也對教育滿腔熱忱。他們辦作坊,讓年輕學生可以學工程和科學技能,讓他們的想法付諸實踐。

但岳凌宇說,大多數來他們作坊的是男孩。

「在傳統的觀念中,他們認為女孩子應該學習跳舞或者畫畫,」她解釋說,「他們認為女孩子不能使用有力的工具。」

廖麗婷形容自己是一個由工程師轉型過來的教育工作者。她說,很難說服家長們信任像她這樣的老師。

「有時候家長很難相信有好的工科女老師,他們認為男性工程師會好有一些,所以這一點很難,」她說。

「人們還是有刻板印象,認為科技教育要講機器的事情,但是我認為我們需要改變觀念,它也可以是美的,是好玩的。」

圖像來源,LVxiaoyan

在深圳這個新興科技城鎮,女性正在擔當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她們的聲音也得到了更多的聆聽——無論是應對性騷擾,還是培養未來的女性科技創業者。

「當女人們看到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在運營一個創客空間時,就會得到啟發,」梁嘉儀說。

「因為她們會看到,她們也能在這個行業裏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