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病人」:全球首例艾滋病治癒者的其人其事

布朗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2012年時的布朗

全球首例艾滋病毒治癒者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本周去世,終年54歲。

2007年,布朗突然之間成為了全世界關注的焦點。

這一年,布朗接受了一名對艾滋病病毒有天然抵抗力者的骨髓移植。

但當時布朗接受骨髓移植並非針對艾滋病病毒。

布朗1966年生於美國,但1995年他生活在德國柏林時被確診出攜帶艾滋病病毒。

2007年他又患上了一種叫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cute myeloid leukaemia),它是血癌的一種。

為了治療血癌,布朗接受了骨髓移植。而為布朗捐贈骨髓的人恰巧攜帶一種罕見的基因突變, 這種基因叫做CCR5基因。

骨髓移植前布朗還接受了放射性治療,以摧毀他產生癌細胞的自身骨髓。

「柏林病人」與中國教授

CCR5的中文名為趨化因子受體5,它是白細胞表面的一種蛋白質,因此也稱為CCR5蛋白質。

R5型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又稱艾滋病毒)進入並感染宿主細胞的過程需要借助CCR5蛋白質,而控制CCR5蛋白質的基因則為CCR5基因。

BBC科學事物記者加拉格爾(James Gallagher)解釋說,CCR5是一組遺傳指令,可以成為HIV進入人體後感染細胞的一個通道。

但CCR5的突變就好像給門上了鎖,使攜帶這種基因變異的人對HIV具有抵抗力。

幸運的是,布朗的骨髓捐贈者就攜帶這種基因突變。

這意味著布朗在接受骨髓移植後意外地清除了體內的艾滋病病毒,不再需要終生服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

布朗也被人稱之為「柏林病人」。

而據中國新華網報道,北京大學教授鄧宏魁是HIV入侵T細胞的主要共受體CCR5的主要發現者之一。

為治療艾滋病帶來希望

國際艾滋病協會說,布朗給全世界帶來了希望:即治癒艾滋病是可能的。

布朗在2012年接受BBC採訪時說,他在接受骨髓移植後就不服藥了,3個月後身體中就測不到艾滋病毒了。也就是說布朗被徹底治癒了。

然而,最後導致布朗死亡的還是他的白血病。今年初,布朗的病情惡化,癌細胞已經轉移到大腦和脊椎。

布朗的伴侶蒂姆通過社交媒體宣佈了他死亡的消息。

蒂姆還表示,布朗一生致力於向公眾講述自己的艾滋病治癒故事,並成為傳播希望的大使。

離治癒艾滋病更近一步?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世界上艾滋病毒攜帶者有幾千萬

既然可以治癒布朗,那為什麼不能用於其他艾滋病患者呢?

原因是,這種方法太冒險、過於激進,無法用於常規治療。

別忘了,布朗接受骨髓治療是因為其白血病,並非因為要治療艾滋病毒。

而且,這種治療太昂貴,特別是對在欠發達地區的患者來說。

但是,布朗的故事給科學家、艾滋病患者以及全世界帶來了一線希望,最終可能會找到治癒它的辦法。

「倫敦病人」

圖像來源,Andrew Testa/New York Times/Redux/eyevine

圖像加註文字,

亞當·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今年初成為全球第二例艾滋病痊癒者。

亞當·卡斯蒂列霍(Adam Castillejo)今年初成為全球第二例艾滋病痊癒者。亞當被稱為「倫敦病人」,他接受了和布朗類似的治療。

澳大利亞墨爾本杜赫蒂研究所所長萊溫教授(Prof Sharon Lewin)表示,雖然布朗和亞當的病例作為大規模艾滋病治療並不可行,但卻代表著在尋找治癒艾滋病方面的一個關鍵時刻。

萊溫教授進一步表示,科學界希望將來有一天可以通過基因編輯或是增強免疫力控制,找到一種安全、成本低並能廣泛運用的方法來達到治癒和緩解艾滋病的目的。

她說,這樣也是對布朗最好的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