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世衛溯源報告引來的讚賞,爭議和質疑

Members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team tasked with investigating the origins of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visit Huanan seafood market in Wuhan, Hubei province, China January 31, 2021.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世衛專家團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他們的調查全程都受到了各界高度關注。

世界衛生組織(WHO)周二(3月30日)發佈了國際科學家團隊對於新冠病毒源頭的研究報告,但這份備受關注的報告卻引發了外界質疑,甚至連該組織的領導人也意外地公開表達了擔憂。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承認團隊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遇到困難,希望未來進行「更及時、更全面的數據共享」,他還稱,對於新冠病毒是否來自於實驗室的說法需要進一步調查。他的發言被解讀為發出了和書面報告不同的聲音。

美國、韓國、以色列等14個國家在同日發佈聯合聲明,對該報告的延遲發佈和完整數據的缺失表示擔憂。

北京一直否認有關實驗室洩漏的指控,並稱邀請世衛組織來華體現了中國「開放、透明、負責任的態度」。官方媒體還稱,現在「輪到美國邀請世衛專家赴美開展溯源考察」。

世衛專家團中方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在周三(3月31日)的一場記者會上回應譚德塞的言論時表示,「這個問題的提法是不成立的。」

他表示,中國和外國專家組一直在一起工作,掌握的信息是相同的,但他表示「可能有些數據按照中國的法律是不能帶走的,但我們在武漢分析時,數據庫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報告說了什麼?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恩巴雷克等國際專家1月31日訪問了武漢的白沙洲市場。

中國和國際科學家組成的溯源團隊在武漢進行實地考察一個多月後,這份研究報告終於發佈。

120頁的報告中稱,新冠病毒「非常可能」是通過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的,但是科學家們認為,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確定具體物種。

專家團隊還認為,許多早期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明顯聯繫,可能表明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疫情的最初源頭,但關於該市場在疫情起源中的角色以及疫情是如何傳入市場的,目前還沒有定論。

由於相當一部分武漢早期病例都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這個位於武漢鬧市的大型市場一直被懷疑是疫情的最初爆發地。

音頻加註文字,

WHO新冠溯源團隊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

根據報告中提及的銷售記錄,該市場銷售梅花鹿、蛇、鼬獾、蠑螈、鱷魚及其他動物,但在這裏並未發現任何陽性的動物樣本。

該報告還表示,病毒通過冷藏食品傳入是「可能的途徑」,而從實驗室洩漏的說法「極不可能」。

報告稱,武漢從事冠狀病毒工作的實驗室「管理良好」,並具有高質量的生物安全水平,在此前幾個月也沒有報告人員出現與新冠有類似症狀的呼吸道疾病。

科學家們在報告中對未來的研究提供了一些建議,包括對中國和東南亞的蝙蝠和穿山甲進行更多研究,一些其他的野生動物——例如果子狸、鼬類等——也應被納入調查,還應進一步追蹤病毒在武漢從農場到市場的路徑,並對相關人員進行血清檢測。

世衛組織還號召通過國際合作進行聯合溯源研究,包括在廢水中檢測出陽性結果的地區開展調查。

音頻加註文字,

世衛特使:病毒溯源很少能找到明確路標

譚德塞:「所有假設都有待商榷」

不過,在世衛組織發佈該報告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似乎表達了略有不同的看法。他稱,「需要進一步調查」實驗室洩露論。

「我認為這一評估還不夠全面。需要更多的數據和研究來得出更有力的結論,」他說。

圖像來源,Getty

圖像加註文字,

2017年譚德塞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第一個非洲籍總幹事。

疫情爆發後,一些國際政客、科學家提出有關新冠病毒可能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生事故後才出現的。儘管大多數科學家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但很多人支持進行詳盡的調查,以排除這種可能性。

「讓我說得明確一點,就世衛組織而言,所有的假設都有待商榷,」譚德塞補充說。

譚德塞還意外在總結講話時委婉批評北京,承認專家團隊在中國獲得數據時遇到困難。

「在我與團隊的討論中,他們表達了在獲取原始數據時遇到的困難。我希望未來的合作研究包括更及時和全面的數據共享,」譚德塞說。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疫情的最初爆發地武漢已經恢復活力。

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有超過100個國家要求對疫情源頭進行獨立調查。在經歷多次拖延後,今年1月,世衛組織牽頭的國際專家團隊前往武漢調查病毒的起源。他們由多國科學家組成,包括來自美國、英國、俄羅斯、卡塔爾等國的流行病學家和動物學家,以及中國自己的科研人員。

他們在武漢訪問了幾家最早收治新冠病人的醫院,並前往了華南海鮮市場和武漢病毒研究所。但科學家們承認,他們的研究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國官方提供的數據。

中國讚賞,多國質疑

在世衛組織報告發佈後,美國、英國、韓國、日本、以色列、丹麥、立陶宛、拉脫維亞等14個國家政府發佈聯合聲明,對世衛團隊的調查結果表示擔憂,並呼籲中國給予專家「完全的訪問權」。

聲明稱,這些國家對於溯源專家團隊的研究「被嚴重拖延」,並且「無法獲得完整、原始的數據和樣本」表示關切。

「像這樣的科學任務應在能產生獨立客觀的看法和發現的條件下開展工作,」聲明說。

世衛調查團團長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周二(3月30日)說,他的團隊感到了政治壓力,包括來自中國以外的壓力。但他表示,自己從未被要求從團隊的最終報告中刪除任何內容。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世衛組織溯源團隊成員在武漢還參觀了抗疫成就展。

他表示,他的團隊沒有發現武漢的任何實驗室與此次疫情有關的證據。

恩巴雷克還稱,早在2019年11月或10月,新冠病毒「非常有可能」已經在武漢周邊傳播,這可能意味著病毒傳播到海外的時間比目前記錄的更早。

中國連夜對該報告的出爐表達支持。中國外交部在聲明中說,中國「對參與此次溯源合作的中外專家展現出的科學、勤勉、專業精神表示讚賞」。

北京還表示,中方為專家組在武漢的順利工作提供了必要協助,「充分體現了中方開放、透明、負責任的態度。」

世衛專家團成員如何看待此次調查?

在該報告發佈前,世衛專家團成員、荷蘭病毒學家瑪麗安·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教授曾於2月接受BBC的採訪,介紹了專家武漢之行與溯源報告撰寫的一些細節。

庫普曼斯表示,該報告涵蓋大量人力,經過了數個月的調查。在國外專家團隊抵達武漢訪問前,中國科學家便進行了凖備工作,隨後「雙方審查了數據和分析,並提供了建議和進行廣泛討論」。

她表示,從追溯病例到檢測動物,再到深入調查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及其供應鏈,「1000多人在這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

「的確,這些研究沒有提供原始數據,但這並不是說它們不會提供……移交數據是有規定的,」她說道。

她承認,該報告並未涵蓋所有方面,一些工作仍在與中國談判和推進的過程中。例如,專家團隊在武漢時曾向中方提出,要對獻血的歷史樣本進行檢測,以進行血清調查,判斷新冠病毒在武漢流傳的時間。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荷蘭病毒學家瑪麗安·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

「在中國有非常嚴格的使用標凖,但是我們和血庫的高級官員開了個會,看起來這(血清調查)確實將被研究……據我所知,(中國)國家衛建委已經確定將為這個目的保留樣品,因為法定的用於保存樣品以供回溯的時間可能已經過了,」她說道。

她當時表示,根據目前的研究,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很明顯」在武漢有廣泛的社區流動,市場充當了一個「放大病毒傳播」的地方,但也有其他沒有關聯的傳播鏈。

她解釋說,科學家們通過供應鏈追溯到了不同的地區,包括在蝙蝠身上發現與新冠病毒非常接近的冠狀病毒的地區,併發現了與一些易感野生動物的聯繫。

當被問及新冠病毒是否有可能來自中國境外時,她表示:「是的,有可能。想想蝙蝠作為宿主的情況。它們不會在邊界上保持不動。」

針對外界對於中國政府在提供信息方面不透明的指控,庫普曼斯表示,她已「試圖遠離政治舞台」。

「很明顯,這個話題是『緊張的』,並且處於聚光燈下。這包括各種各樣的觀點和政治辯論,這並不容易……但我確實覺得我們成功地開發了一種專注於科學的合作方法,並不迴避就所有可能的議題進行艱難的討論,」她說。

中國一直駁斥病毒起源於實驗室的說法,強調儘管武漢是發現首批病例的地方,但它不一定是病毒的起源地。

音頻加註文字,

新冠病毒:世衛組織首次赴中國武漢調查起源

官方媒體稱,病毒可能是通過進口冷凍食品抵達武漢的。中國外交部還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暗示,2019年7月美國馬里蘭州德特裏克堡(Fort Detrick)的美國陸軍實驗室突然關閉與疫情有關。

武漢當局在2019年12月31日發佈公告,首次公開新冠疫情,隨後的幾個月內,中國通過快速的大規模檢測、嚴格的檢疫措施成功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但截止目前,全世界已有超過1.27億人感染了這種病毒,超過270萬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