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密克戎亞型變異株BA.2:大流行疫情結束的開端?

病毒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進入第三年,左右全球疫情走勢的主導病毒株從德爾塔(Delta)變異株變成奧密克戎(Omicron),而奧密克戎本身持續演變,亞型株 BA.2 迅速取代了最初流行的 BA.1。

奧密克戎是迄今為止變異程度最深、突變最多的新冠病毒變體,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列為關切變異株(VOC),已知特點包括最容易傳播,但整體而言症狀較輕,導致住院重症或死亡的病例明顯少於之前各種變異株,這其中不能排除全球疫苗接種普及和自然免疫產生抗體的因素。

奧密克戎亞型株包括 BA.1、BA.2、BA.3 ,世界衛生組織(WHO)稱目前全球疫情中的主導株是 BA.1 和 BA.2,後者在亞洲更普遍。

世衛組織和醫學界普遍認為,在新冠疫情結束前還會有更多變異毒株出現,也有不少人認為奧密克戎變異株開啟了新冠疫情的尾聲。

奧密克戎亞型株 BA.2 有什麼特點?有多可怕?奧密克戎(包括它進化出來的亞型株)是否會導致長新冠?它是不是新冠疫情進入尾聲的標誌?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不斷發生病毒變異

為什麼稱它「隱形」變異株?

奧密克戎BA.2亞型也被稱為「隱形變異毒株」,因為它沒有奧密克戎「標凖亞型」 BA.1 所具備的基因標記,該基因標記能讓研究人員確定感染病例是奧密克戎,而不是德爾塔(Delta)毒株。

和其他變異毒株一樣,奧密克戎BA.2感染者能夠用抗原檢測(快篩測試)或PCR檢測來確定是否確診陽性,但這兩項檢測目前還不夠,需要更多檢測才能確定是否 BA.2。

另外,南非和英國的數據顯示,大部分奧密克戎 BA.2 感染者是無症狀感染。

BA.2 更易傳染、毒性較弱?

根據現有數據來看,和之前其他變異毒株相比,奧密克戎 BA.2 更容易傳染。

WHO 說,BA.2與BA.1的不同之處在於基因序列,包括刺突蛋白和其他蛋白質的一些氨基酸差異。研究顯示,BA.2 比 BA.1 具有增長優勢,背後的原因還在研究。

再感染風險 —— 有病例顯示曾經感染 BA.1 的患者再次感染 BA.2,但初步研究數據表明,感染 BA.1 提供了對 BA.2 再感染的強大保護,至少在一定時間內如此。

醫學界較普遍認同的一個觀點是,由於奧密克戎病毒已經變得較溫和,在大多數人已通過接種疫苗或自然感染而獲得免疫力的國家,感染新冠很可能不比得流感更致命。

世衛組織說,對奧密克戎 BA.2 的評估曾參閲了日本一項實驗室研究結果 —— 對新冠無任何免疫力的倉鼠在實驗室環境下感染 BA.2 和 BA.1 亞型株,前者引發的病症更嚴重;但南非、英國和丹麥的臨牀數據顯示兩種亞型株引發疾病的嚴重程度沒有差異。

這些國家的疫苗接種和自然感染獲得免疫力非常高。

疫苗對 BA.2 有效嗎?

BA.2 的病死率和重症率明顯較低,這其中有疫苗接種率普及、加強劑注射和自然感染獲得免疫等因素。

英國數據顯示,目前新冠死率比最疫情剛開始時降低七倍,為 0.03%;作為對比,英國季節性流感的平均感染死亡率為0.04%。除了病毒毒性改變之外,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包括疫苗和加強劑普及、群體感染、曾有大量高風險患者病死。

新加坡衛生部數據顯示,截至 3月15日的四周內,新冠感染死亡率為 0.04 %,感染者 99.7% 都是輕症或無症狀。新加坡人口的 92% 都已接種兩劑疫苗,70% 打過加強針。

香港最新一波疫情數據顯示,死亡病例中大部分未接種疫苗或只打了一針,約 10% 接種兩針以上,且大部分病死患者生前有基礎疾病,或者是 80歲以上的老人。

上海傳染病專家張文宏3月11日的個人微博上寫道:「我們統計的上海近六個月收治的2266例病例中,大多數是海外輸入性病例,94%打過疫苗。這2266個病人中,重症的只有0.1%,危重症(需要插管)和死亡的一例也沒有。」

至於 94% 的患者打過疫苗,他認為可以理解為屬於突破性感染。突破性感染是目前新冠研究的課題之一。

BA.2 將成為疫情終結者?

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株最早在南非被發現和確定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內擴散到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且迅速成為主導毒株。世界衛生組織(WHO)稱傳播速度之快「前所未見」。

隨著世界各地通過接種疫苗和感染獲得抗體的比例不斷上升,具有新冠抗體的人口比例正在接近或已超過90%的國家越來越多。

那麼,這是否標誌著新冠疫情即將在全體免疫的情況下進入收尾階段,最終銷聲匿跡?

奧密克戎 BA.2 將成為疫情終結者?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月24日發出警告,奧密克戎的出現並不意味著新冠疫情最嚴重階段進入尾聲;這種假設是危險的,各國防疫抗疫行動不可鬆懈。

他說,奧密克戎絶對不是最後一個新冠病毒變異株,「相反,從全球看來,目前恰恰是更多變異毒株出現的最佳時機」,因此不能讓疫情在「恐慌和漠視(兩個極端態度)之間持續搖擺」。

最樂觀的展望是達到「新冠均衡」(Covid equilibrium)狀態,即SARS-Cov-2病毒仍舊存在,但不再對社會和生活常態造成重大干擾。如果一個國家絶大多數人對新冠病毒都有了免疫力,那說明新冠大流行進入了尾聲。

圖像來源,Reuters

與之相對的觀點認為,最壞的的情況還沒有出現,比如對抗體具有逃逸能力的超級變異毒株通過突變產生,再比如新冠長期症狀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仍無救治方案,或者新冠病毒在人類和動物之間跳來跳去,產生全新的毒株或變種,等等。

畢竟有先例: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病毒的蹤跡在整個20世紀斷斷續續地隱現。

英國劍橋大學教授拉維·古普塔(Ravi Gupta)說:「Beta (主要特點)完全是免疫逃逸,沒有別的,Delta 具有傳染性和適度的免疫逃逸,(Omicron)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兩者兼而有之。」

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的數學流行病學家亞當·庫查爾斯基(Adam Kucharski )認為,SARS-CoV-2 在與疫苗和抗體角力的過程中會如何進化,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它將如何向地方性傳染病毒過渡。科學家說,可以預期這種病毒很可能會引起不同規模的爆發和流行疫情,就像流感和大多數其他常見的呼吸道感染一樣。

新冠疫情最終何時結束、如何結束,歸根結底還是取決於世界各地的疫情控制、疫苗和藥物研發進展程度、集體免疫程度,以及公眾對病毒的認知、防範意識和行為。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奧密克戎會導致長新冠嗎?

所謂長新冠,是指一系列身體、神經和認知症狀,可持續數月,並損害日常生活。

對於科學家來說,要了解奧密克戎、疫苗接種和長期新冠之間的關係還為時過早。疫情早期的研究並沒有得出明確的線索。

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迄今2022年1月,英國有大約130萬人自述出現某種程度的疑似長新冠症狀,但這仍然是一個界定相當模糊的概念。

英國劍橋大學教師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說(英語視頻),現在推斷奧密克戎變異株是否會以及會如何演變成長新冠為時尚早。

根據之前新冠病毒各種變異體的表現可以看到,更有可能出現長新冠症狀的包括35-69歲群體、女性、煙民、體重超重、體質孱弱或有慢性病的人。

但是,他強調,這並不包括奧密克戎,只符合奧密克戎之前的毒株。

有專家表示,與其他變異株相比,奧密克戎引起的初始疾病可能不那麼嚴重,但並不等於不會演變成長新冠,而奧密克戎的基本感染症狀與其他變異株相似,因此也可能導致相似的長期症狀。

靶向疫苗研發

輝瑞和 BioNTech 的新疫苗正在進行臨牀試驗,牛津阿斯利康也開始研發奧密克戎疫苗,美國莫德納公司計劃很快開始類似項目。WHO曾謹慎表示,現有新冠疫苗對預防奧密克戎感染重症和死亡仍有效,該組織正在與相關機構合作研究疫苗對奧密克戎的作用。

許多國家現在已經提供了加強或第三劑他們原來的疫苗,這已被證明可以提供良好的保護水平,防止嚴重疾病和死亡 - 甚至對奧密克戎變異株也如此。現有疫苗完全接種再加上加強劑已經證明可以提供有效預防重症和死亡的免疫保護,但對感染和輕微症狀的保護低得多,並且可能會更快下降。

英國研究人員分析了新冠疫苗加強劑對奧密克戎可能產生的影響,稱它可以對重症提供至少80%的保護力。英國目前的加強劑接種計劃使用輝瑞和莫德納疫苗。

英國劍橋大學2021年一項研究顯示,接種了三劑疫苗後感染奧密克戎,住院風險可降低81%,英國公共衛生與安全署的調查則顯示接種三劑疫苗可降低奧密克戎住院風險 88%。但目前不清楚這種保護能持續多久,以及在未來幾個月內是否需要加強疫苗。

在南非進行的初步研究表明,即使在接種兩劑疫苗幾個月後,輝瑞疫苗也能防止大約 70% 的住院率,在第三劑加強劑後增加到 90% 以上。但南非也使用了其他疫苗,許多人接受了強生公司的疫苗,因此需要更多的研究來證明不同疫苗對不同群體的有效程度。

目前還沒有足夠數據顯示其他主要疫苗對奧密克戎變異株提供免疫保護受影響程度。不過,針對奧密克戎感染的免疫保護似乎在大約10周後減弱,對重症的預防可能會持續更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