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幗百名:觀點:例假時就該凖請生理假

中國一些省份已經有法規允許患痛經症女員工每月月經期間可以請一、二天假。職業女性鄭楚然自己每月經歷痛經折磨,經常在經期請假,並且認為每一位職場女性都應該有這種選擇。

Image caption 鄭楚然說,在中國月經不是一件可以隨便掛在嘴邊的事。

作為一名經歷原發性經痛的職業女性,我每個月都會承受經期不適的困擾。作為一名女權主義者,我又樂於把「月經去污名」作為我日常生活倡導的一部分。每個月我經痛時,我總會在我的微博、朋友圈上po上一張出處不明的圖片並配上「經痛」文字。圖片上,一位被綁在隱形十字架上的女性,下腹處被插著無數支利箭——儘管我幾乎每月一次發這張圖片,但每次仍然會得到很多個「讚」,因為它實實在在地描繪了女性經痛的苦楚。

確實,在月經的前一夜裏我就能夠感覺到下腹沉重地痙攣。清晨醒來時,伴隨著下身的濕熱而來的,則是小腸大腸被擰在一起般的痛楚。那種痛楚會讓我每次都會想像自己把這些腸拉扯出來扔掉、或者拿一把剪刀剪斷這些組織的念頭。除此之外,我還會感到想嘔吐。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之後,我幾乎每一個月都會吃止痛藥,讓自己舒服一點——但是,吃止痛藥後的我會覺得全身無力,昏昏欲睡。

這種時候我一般是無法專心工作的。儘管我的腦子非常清醒,可以勝任文職工作,但是我的意識就比較脆弱,會神遊般開始邊工作邊詛咒自己的性別。期間我還需要用熱水袋敷著我的小腹和腰部,而且仍然要吃止痛藥——有一次我為了開一個重要的會議,在一天之內吃了四顆止痛藥,才能在會議上保持魄力。

幸好我所在的公司 - Pride Planning - 有一個月一次申請一天帶薪月經假的機會,女員工無需到醫院開醫生證明,也無需擔心暫停工作半天或一天會扣被工資。如果不用出差,或者沒有非常重要的工作,我會選擇申請半天或一天的月經假,讓自己不致於太辛勞。這一天我要不然會在服用止痛藥之後躺著牀上昏睡,要不然就會在家躺著繼續工作。除非出差,則是無奈無法請假休息的時候。

一些人認為女性放月經假會讓企業吃虧,從而讓企業在招聘時更加歧視女性,減少聘用女性。但根據我的經驗,我所在的公司並沒有因為絕大部分是女性、幾乎每一位女性都會每隔一兩個月就申請一次月經假而受到多麼重大的損失。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鄭楚然

我們會把常規工作提前凖備好,或者在放假後補回來。公司的男員工也不會因此覺得心理不平衡。工作氛圍反而因為人性化管理而更加積極友好。

企業的性別歧視問題是社會結構問題,應該通過各種反歧視行動去改變,而不應該讓女性讓渡權利來保全飯碗。

中國有一些地方法規帶有社會主義時期的遺產氣息,提及了對女職工可以申請月經假。有的人認為,這種月經假是對女性的過度保護,會讓社會對月經更加污名,讓人更把女性堪稱弱者而造成歧視,甚至會讓女性不痛裝痛,偷懶不工作。

但據我的見聞,沒有經痛的女性一般不會貿然請假,因為國企以外大部分女職工,無論是文職白領還是工廠女工,都很在意本來已經不高的底薪和加班費,如果為了偷懶而請假,那個月份的收入就會減少。即使是在我們有帶薪月經假的公司裏亦然——因為請假意味著要在假前假後趕工,補齊因為放假而落下的工作量,這種趕工其實會帶來更多的壓力。

奇怪的是,即便是今天,給女性一天帶薪例假也還會引起激烈辯論和非議。社會尊奉利潤和效率至上。

大自然不能免除女性經期的痛楚,但社會能為女性作些什麼補償呢?這讓我不禁想像,如果來月經的是男人,那麼月經假這種東西可能會第一時間被寫進憲法裏吧。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