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英式桌球女一號吳安儀:「桌球不應該分男女」

  • 邵智傑
  • BBC中文記者
Ng On-yee in 2016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第一眼看見吳安儀,她略顯瘦削的身軀和大圓框眼鏡,更容易令人聯想到一個大學女生,而不是世界頂尖運動員。

就在上星期,27歲的她在斯陶爾布裏奇(Stourbridge)舉行的英國公開賽晉身四分之一決賽,成功取代了長年佔據世界頭名的英國選手瑞安·埃文斯(Reanne Evans,另譯「伊雲絲」),登上排名榜首。

在世界排名前15名的英式桌球(斯諾克)女子選手當中,還有另外三人同樣來自香港。

「很多人認為(英式)桌球一直是一個比較男孩的運動項目,」吳安儀說。在香港球手傅家俊(當今男子世界排名第九)等人的成功影響下,英式桌球算得上是這個700萬人口的城市最引以為傲的運動項目之一。

「而我覺得我證明了,女孩子打英式桌球一樣打得好——就算戴著這麼厚的眼鏡,」吳安儀說著露出爽朗的笑意。

近年香港體育界已經有足夠多的例證,去打破各種與女性運動員有關的刻板印象——繼兩年前時任香港東方足球隊主教練陳婉婷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率領男子職業足球隊奪得第一級別聯賽冠軍的女教練之後,在這個二月,吳安儀成為亞洲首個登上世界女子桌球總會(WLBS)排名第一的選手。

圖像來源,WLBS

圖像加註文字,

吳安儀在今年二月取代埃文斯(右)成為WLBS世界排名第一

上陣父女兵

吳安儀在13歲左右的年紀愛上了英式桌球。當時她是一個沉迷電腦遊戲的「宅女」,擔心不已的父親就開始去哪裏都帶著她,其中一次是帶她去看自己參加的一場業餘英式桌球比賽。

首先吸引吳安儀的是父親穿的一身馬甲背心加領結。「我見他穿那套桌球制服去打比賽,我覺得很有型,」吳安儀說,「我開始叫爸爸教我打球,覺得有機會穿上那套衣服也很好——其實就是從那套制服開始的。」

有一個作為業餘球手並且在香港上環一家桌球室工作的父親,不僅令吳安儀有機會免費練習,也避免了很多本地家長對這個遊戲的成見——吳安儀說,很多人都先入為主地覺得,桌球室就是壞人玩的地方;在電影裏也是,打鬥總是發生在那裏。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吳安儀如今是英式桌球新科女一號

「我自己覺得桌球一直都是一種很紳士的運動,男女以及不同年紀的人都適合。」

想和男選手競技

吳安儀記得,剛開始在桌球室練習時,「真的會有很多人看著你——為什麼會有個女孩在這裏練桌球?」有時候在訓練狀態不好時,吳安儀也曾躲在洗手間裏哭泣。

「現在的世界水平,男子職業球手的確比女子水平要高一些,」吳安儀說,「很多人都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區別?是不是力量的差距?」

「我自己反而覺得是因為比賽機會(不夠)——過往桌球都是比較普及在男子方面。女子比賽以往一年只有一兩次大賽,男子就一年有十幾個。」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吳安儀在18歲時贏得一項業餘斯諾克錦標賽冠軍

過去兩年,在世界錦標賽的預選賽以及2017年的香港大師賽表演賽上,吳安儀有很多機會與世界頂尖男子選手競技,其中包括吉米·懷特(Jimmy White)和已退役的史蒂芬·亨德利(Stephen Hendry)。

不過,即使在她至目前為止成績最好的2017年(奪得五個不同類別的女子世界冠軍),這位香港桌球女王在與男子選手對決時仍然未有明顯的進步。去年四月的世錦賽預選賽,她就以10比1的比分敗給奈吉爾·邦德(Nigel Bond),與一年前同一項比賽的比分一樣。

吳安儀說:「近幾年自己的目標都是想更多地與男子職業球手打比賽,和他們打, 我是會進步多一些的。」

心理遊戲

她形容,英式桌球是一項很講求心理素質的遊戲。

「我相信所有桌球手都是一樣,情緒一定要很穩定,」吳安儀解釋說,「很大部分球手對於控制自己的情緒都需要非常好。」

她承認,覺得自己在情緒控制方面尚可以有更多的進步。「可能女孩子特別想得多,是不是?」她笑說。

「說笑就說女孩子想得多,」她補充道,「其實我相信這些是經驗。一個球手腦海里都會有很多想法,控制力都是要在比賽當中訓練出來。」

在去年一場最具代表性的比賽當中,吳安儀繼2015之後再次奪得女子世界錦標賽冠軍,那一天的半決賽和決賽,無論對男女選手來說都肯定會是一個艱苦的過程。

圖像來源,Courtesy of Ng On-yee

圖像加註文字,

吳安儀表示,希望有更多和男選手比賽的機會

圖像來源,WLBS

在2016年敗於埃文斯的吳安儀,在2017年半決賽中面對同一個對手,在落後60分之多的困境中反敗為勝;然後她在只有45分鐘的休息時間之後與印度選手維迪亞·佩萊(Vidya Pillai)對決,最終以6-5取勝。在同一個周日進行的兩場比賽均進行到決勝局,總共歷時近15個小時。

本月較早前,吳安儀的其中一個教練韋恩·格里菲思(Wayne Griffiths)曾向香港媒體表示,吳安儀對自己的那份信念和爭勝的決心,是她成功的重要因素。

「這種信念,加上她的勤奮和對提升自己的渴望,令她現在當之無愧地成為世界排名第一。」

年輕的吳安儀覺得,桌球手的運動壽命會比較長,而她現在也找到了穩定自己情緒的方法。除了訓練和比賽,她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帶著自己的金毛尋回犬「Muffin」到處散步。

「以前練得不好、比賽輸了回家就會很不開心,而現在就算打不好,一打開門見到Muffin、抱上來的時候,就會忘記所有的事情,」她說。

圖像來源,Courtesy of Ng On-yee

圖像加註文字,

吳安儀和她的金毛尋回犬「Muffin」

作為這項運動的新科女一號,吳安儀相信,英式桌球在未來的性別差距會縮小。

「我自己覺得,其實桌球一直是不應該分男女的,」她說。

「如果能夠繼續在亞洲或者香港去舉辦一些大型的女子賽事,我相信也會繼續吸引到女子球手去打桌球,也能令人看到,原來桌球並非只是男人的運動。」

但是,作為女子球手,她會有擔負起為女性選手正名、打破「玻璃屋頂」的壓力嗎?

「我自己其實不會非常在意這些,」吳安儀說。

「桌球這個遊戲,我總覺得是在和自己打——你可以控制的就是自己走向枱邊時所能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