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格告別阿森納:再見,曾經的足球改革家

Arsenal manager Arsene Wenger waves farewell to the Arsenal fans at the end of the Premier League match between Arsenal and Burnley at Emirates Stadium on May 6, 2018 in London, England.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阿爾塞納·溫格(Arsene Wenger)已經完成了他執教英超球隊阿森納的最後一場主場比賽,這個即將離任的法國人給英格蘭足球留下寶貴的財富,也給中國一代球迷留下對理想主義的無限憧憬。

與半個月前溫格宣佈將在賽季末離任時相比,在倫敦酋長球場(Emirates Stadium)的這個周日(5月6日),球迷的心情或許已經不那麼複雜。法國人以一場勝利完成他作為阿森納俱樂部主教練的主場告別,就像7876天前他上任的時候一樣。

從1996年執教球隊第一場比賽在艾伍德公園球場2-0擊敗布萊克本以來,溫格不僅給這支球隊帶來了冠軍獎杯和全新的格調,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英國足球。

周日,溫格率領的球隊以5-0大勝本賽季表現出色的伯恩利。他亦以826場英超聯賽當中的第475場勝利,為一個時代劃上句號。

假如你是在最近五年才看英超,你不會理解溫格為什麼會在最近幾個星期的不同場合受到如此高規格的致意。今年對於阿森納來說,不可能是一個令人滿意的賽季——就像過去未能染指英超錦標的14個賽季一樣,它充滿了各種怨氣,時不時還出現公開的對抗和指責。

在4月20日宣佈離任的決定後,執教「兵工廠」22年的溫格曾指望以一個歐羅巴聯盟杯(Europa League,另譯「歐霸杯」)冠軍作為完美謝幕,但是一星期後作客負於馬德里競技,令他們止步半決賽,加上英超前四名爭奪已無望,溫格在阿森納的最後一個賽季再度四大皆空。

然而,溫格在過去22年給一支倫敦足球隊甚至一個國家的職業聯賽所帶來的貢獻,足以令最戰績卓著(比如弗格森)和最唯我獨尊(比如穆里尼奧)的同行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於是在周日,阿森納球迷在主場留給法國人的最後回憶是一致的掌聲,而溫格則留給了他們一場酣暢淋灕的大勝。這是一個不完美卻恰如其分的結局。

足球變革家不再

68歲的法國人在22年當中早已成為阿森納的代名詞。他率領球隊奪得三次英超冠軍、創紀錄的七次足總杯冠軍和六次慈善盾(後更名為「社區盾」)冠軍,並在2006年見證球隊從海布裏球場轉移到英超第一票價的酋長球場。

在技戰術指揮、青訓梯隊培養以及現代足球俱樂部經營等全方位領域,他是英國足球貢獻最大的人物之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4年,阿森納成為第一支全賽季聯賽不敗的英超球隊

1996年,那個從日本J聯賽球隊名古屋八鯨隊招來的法國人在英國幾乎沒有人認識,球迷和球評家都認為阿森納在作一場巨大的賭博。但是很快,人們就明白,他們正在見證一個將永遠改變英格蘭足球面貌的外國教頭。

從技戰術到球員飲食再到職業足球文化,溫格很快就開始從每一個細節當中改革一支足球隊。他一上任就禁止球員再在賽前吃巧克力,結束了眾所周知的球員飲酒習慣,並全面引入科學手段進行訓練。

在他的第一個完整執教的賽季,阿森納就奪得了聯賽和足總杯雙料冠軍。他也成為第一個在英超奪冠的外籍教練。

在他之前,只有阿根廷人阿迪萊斯(Osvaldo Ardiles)和荷蘭人古力特(Ruud Gullit)兩個外國人在英超執教過;在溫格進入英超之後,1997年至今共有54名非英國人執教過至少一場英超比賽。

在這一點上,他被認為是外國教練在英超的開拓者。

在第一個賽季執教的30場聯賽中,溫格的勝率是46.7%——12個月後這個數字就變成了60.5%,英超奪冠奠定了他改革家和戰術大師的地位。

他繼承了前任主帥喬治·格拉漢姆(George Graham)時代硬朗的後防線和中場屏障,同時以近乎點石成金的個人指導,先後將博格坎普(Dennis Bergkamp)、亨利(Thierry Henry)、阿內爾卡(Nicolas Anelka)、法布雷加斯(Cesc Fabregas)以及範佩西(Robin Van Persie)等球員培養成世界級球星。

他在培養球員方面的最突出的例子,是以50萬英鎊購入的阿內爾卡,兩年後以2250萬英鎊出售給皇家馬德里。

在2003-04賽季,阿森納以全賽季38不敗的戰績奪得英超冠軍,溫格帶隊的勝率達到68.4%。

現在已是球評家的加裏·內維爾(Gary Neville)當時在溫格的主要對手、曼聯主帥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麾下效力。內維爾向BBC體育部形容,當時溫格手下是一支「恐怖」的球隊,將有個性和才華的球員培養得更具風格,「忽然間,他們用的球員集力量、速度和細膩技術於一身。」

圖片版權 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 維埃拉(左)是溫格擔任阿森納教練後培養的球星之一

在中國,溫格被一代球迷稱為「教授」。在世紀之初,一支將足球升華為藝術的職業俱樂部球隊在經濟進一步開放、越發全面接觸歐美體育和娛樂文化的中國培養了一代球迷。溫格帶領的這支外號「兵工廠」的球隊不僅打漂亮的現代進攻足球,並且不以高價收購球星為手段,戰績同樣所向披靡。

在中國的球迷中間,阿森納一度是以「理想主義」對抗資本世界的代名詞。

後來,這種「信仰」隨著俄羅斯富商阿布拉莫維奇入主切爾西以及阿布扎比財團入主曼城而逐漸褪色。2004年,以執行力超強的防守足球打天下的穆里尼奧(Jose Mourinho)開始執教切爾西,沒有人想到,溫格從此未能再奪英超冠軍。

2004-05賽季,阿森納勝率仍然達到65.8%之高,但是穆里尼奧的切爾西卻以76.3%的勝率傲視英超。直到去年5月阿森納擊敗曼聯之前,溫格與穆里尼奧的球隊對陣的12場聯賽當中無一戰績。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溫格的阿森納輝煌歲月(英文)

「金元足球」並非是溫格的阿森納戰績滑落的唯一原因——甚至未必是決定性因素。如今連阿森納球迷自己都清楚的一點是,溫格拒絶從自己過去的成功模式當中走出,這使他日漸落後於新一代的英超領隊——切爾西的孔蒂(Antonio Conte)、利物浦的克洛普(Jurgen Klopp)、熱刺的波切蒂諾(Mauricio Pochettino),以及最突出的曼城主帥瓜迪奧拉(Pep Guardiola)。

瓜迪奧拉代表著當今世界足壇的新一代變革者,而曾經的變革者溫格相形之下則顯得頑固不化。

前切爾西球員、BBC體育部球評人帕特·內文(Pat Nevin)評價說:「回望歷史,人們會去看穆里尼奧入主的時候。足球變得很快。」

「在過去10到15年,特別是戰術方面,改變的速度非常驚人。它隨著形勢而改變,而人們也會隨著它改變。阿爾塞納的問題是他沒有改。」

圖片版權 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 穆里尼奧(右)是溫格執教後期難以戰勝的對手

在新的時代裏代表著「理想主義」的是巴塞羅那——梅西、哈維、伊涅斯塔(甚至包括出身於巴塞羅那青訓體系、後在阿森納成名的法布雷加斯)等一批從小在拉瑪西亞足球學院成長起來的頂尖球員同處一個時代,以最華麗和無敵的方式引領世界足球。

如果要證明溫格和阿森納不能再以「理想主義」自居,最常被球評家提起的一場比賽或許是2011賽季歐洲冠軍聯賽16強第二回合,瓜迪奧拉率領的巴塞羅那主場3-1(總比分4-3)擊敗阿森納。兩支被認為是足球哲學相似的球隊彼此對抗,但19比0的攻門次數(阿森納攻入的一球是對方的烏龍)令新舊兩代的「技術流」高下立見。

也是從這一個賽季開始,阿森納連續7年止步歐冠16強。

曾經,溫格的到來徹底改變了英格蘭足球,而現在,他可能正正因為無法改變自己而離開。

為了前進的紀念

於是,5月6日的酋長球場不是要慶祝單場比賽的勝利,而是為溫格在過去22年給這裏的球迷帶來的快樂而慶賀。不管是場上還是場下,每一個人都交足了功課。貫穿整個賽季的分歧在這一天被擱置一旁,全場上下都在最後一次讚頌溫格的偉大。

在酋長球場外,巨大的橫幅寫著「Merci Arsene(法語:謝謝您,阿爾塞納)」,六萬件T恤同樣印著這句話,放在了每一個座位上。

基本沒有人懷疑,尚有12月才合約到期的溫格並不是自願離開主帥之位。但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當他最後一次以阿森納主教練身份走進這座球場時,主客兩隊的球員,包括伯恩利主帥肖恩·戴奇(Sean Dyche)在內,都集體列隊迎接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溫格在酋長球場接受球員列隊歡迎

當他走到球場中圈時,巨大的掌聲在酋長球場內迴響——而這座球場的存在本身,就已經可以作為溫格的足球智慧和經營實力的明證。

雖然阿森納近年的戰績乏善足陳,球迷的不滿亦隨之而來。但到了這一天,人們願意記住的,還是三次英超冠軍——包括1997-98和2001-02賽季的聯賽、足總杯雙料冠軍,以2003-04那個38場聯賽不敗的「無敵」賽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溫格在賽後將領帶送給了一名小球迷

在他率領下奪得的七座足總杯冠軍也同樣令他載入史冊——立下這些戰功的歷代球員,有很多都來到了現場向溫格致敬。

退役的馬丁·基翁(Martin Keown)以及法國中場球員佩蒂特(Emmanuel Petit)都來到了酋長球場的後台,而或許最令人五味雜陳的是大衛·戴恩(David Dein)的出現,這位將溫格招致阿森納俱樂部的前副主席,11年來第一次在主席台上出現。

這彷彿是令人心酸的重逢——兩人的搭檔為阿森納帶來了一段所向披靡的歲月,或許在2007年戴恩因為「不可挽回的分歧」而離開之後,一切就注定不再一樣。

現任主席斯坦·克倫克(Stan Kroenke)也在現場。戴著墨鏡的他與現在的阿森納董事會成員坐在一起,看著這一切。如今,克倫克要尋找另一個人取代溫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與這個賽季的很多時候都不一樣,這一天的阿森納球迷看到了他們喜歡的進攻足球,那正是在那段輝煌歲月裏溫格最標誌性的風格。

加蓬國腳奧巴梅楊(Pierre-Emerick Aubameyang)和法國前鋒拉卡澤特(Alexandre Lacazette)在上半場就早早奠定勝局,之後科拉西納克(Sead Kolasinac)、伊沃比(Alex Iwobi)錦上添花,拉卡澤特最後的梅開二度為溫格貢獻了告別演出。

在比賽頭兩分鐘,球迷們一直高喊著溫格的名字。然後就換成了帕特里克·維埃拉(Patrick Vieira),他被認為是溫格可能的接班人之一。

之後先後響起的還有亨利、基翁和博格坎普的名字。

賽後,萊曼(Jens Lehmann)、皮雷(Robert Pires)、卡努(Kanu)和索爾·坎貝爾(Sol Campbell)等阿森納前球星都參加了賽後的告別儀式。

在比賽過程當中一度有伯恩利球迷向兵工廠球迷喝倒彩——「是你們想炒掉他」,但在終場哨吹響後,沒有阿森納球迷離開。

阿森納前守門員鮑勃·威爾遜(Bob Wilson)出場向「我們最偉大的領隊」致敬。然後,溫格長年的助手帕特·萊斯(Pat Rice)將一個代表那個「無敵」賽季英超冠軍的複刻獎杯頒贈給溫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溫格獲贈一座代表2003-04不敗賽季的金色獎杯

然後到溫格發言,酋長球場安靜了下來,人們靜候他在這座球場作為主帥的最後一番話。一如他一貫的儒雅和謙遜,他首先說的不是自己,而是向日前因腦出血緊急入院的老對手、老朋友弗格遜爵士(Sir Alex Ferguson)致意。

就在七天前,溫格在曼聯的主場老特拉福德球場(Old Trafford)接受了弗爵爺的致敬。

我會想念你們

溫格站在印有自己肖像的巨大旗幟前面,沉靜而動情地作了演講,最後的結語是:「我會想念你們。」

然後,他繞場一周,球迷給他充滿愛戴之意的掌聲。過去幾個月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一名小球迷整個下午都舉著一場紙牌,上面寫著:「阿爾塞納,能把您的領帶送給我嗎?」他如願以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酋長球場內到處都掛起感謝溫格的橫幅

一星期後的英超末輪,溫格還會帶領阿森納作客對陣哈德斯菲爾德。在那場比賽之後,他與阿森納的主顧關係將正式終結,而這家在溫格經營下躋身歐洲頂級行列的俱樂部,將要開始踏出後溫格時代的第一步。

「Merci Arsene」的橫幅已經在他身後,他在走進球場更衣室通道之前最後一次向酋長球場的球迷揮手致意。他與阿森納,將各自翻開新篇章。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