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俄羅斯世界杯:誰發明了足球比賽中的紅黃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裁判肯尼思·阿斯頓受到了交通燈的啟發,將紅黃牌引入足球比賽

哥倫比亞球員卡洛斯·桑切斯(Carlos Sanchez,卡路斯·山齊士)在對日本隊比賽第3分鐘得到的紅牌,是俄羅斯世界杯的第一張紅牌,也是世界杯歷史上時間第二快的紅牌。

這張紅牌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本場比賽的格局和進程,最終日本隊在大部分時間多打一人的情況下以2-1取勝。

而你知道紅黃牌一開始是怎麼來的嗎?是誰發明了它?BBC西班牙語編輯部在這篇文章中為你回顧足球比賽當中這一重要元素的由來。

「我開著車在肯辛頓大街上走著,交通燈亮起了紅色。我想:『黃燈,你就要注意;紅燈,停,你不能再走。』」

就是在那一刻,英國足球裁判肯尼思·喬治·阿斯頓(Kenneth George Aston)第一次想到在足球比賽當中使用紅黃牌。

1960年代伊始,足球比賽當中的激烈行為一度使得這項運動變得失控。

當時已經不止一次有比賽演變成近乎你死我活的打鬥,那些受傷送進醫院的人為此感到憤慨不已。

1962年在智利舉行的世界杯就是這一切進入白熱化的時期。

「聖地亞哥之戰」

在蘇聯與南斯拉夫之間進行的揭幕戰當中,出現了多次衝撞,甚至有人骨折。

在西德對意大利的比賽當中,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

捷克斯洛伐克對西班牙的比賽,出現了一名守門員頭部被踢中,導致昏迷了幾分鐘;阿根廷對陣保加利亞的比賽,則有多名球員嚴重受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是紅黃牌第一次在世界杯賽上使用

情況已經糟糕至極,而後更是有了智利和意大利的對陣,一場歷史上稱為「聖地亞哥之戰」的比賽。

暴力一發不可收拾。球員互相之間踢打、拳擊,甚至連警察都走進場地介入。

智利以2-0贏得了比賽,但是裁判受到了猛烈的批評。

那一場比賽的黑衣判官是誰?正是肯尼思·阿斯頓。回想當時的情形時,他這樣說:「我根本不是在當足球比賽的裁判,更像是一場軍事演習當中的判官。」

球場上的暴力行為深深地影響了他,於是到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到來的時候,他終於及時找到了應對這一問題的方法。

憤怒是一種世界語言

阿斯頓在1963年退出了裁判工作,後在1966年成為國際足聯(FIFA)裁判委員會的一員(他還曾在1970至1972年擔任該委員會主席)。

1966年世界杯的一場四分之一決賽由阿根廷對陣英格蘭,由於阿斯頓的職務,應對一場即將到來的亂局便成為他的責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66年世界杯阿根廷對英格蘭的比賽,德國裁判克萊特雷恩不得不由警員護送離場

該場比賽的德國裁判魯多夫·克萊特雷恩(Rudolf Kreitlein)在第36分鐘將阿根廷的隊長安東尼奧·拉廷(Antonio Rattín)罰下場,之後他不得不由警員護送離場。

克萊特雷恩當時給了英格蘭隊一個任意球,拉廷上前抗議,克萊特雷恩要求他下場。

克萊特雷恩說:「拉廷當時那張臉已經足夠讓我明白他在說什麼。」

問題是,這名裁判不會說西班牙語,而拉廷也不會說德語或者英語。

拉廷拒絶離場,聲稱自己不明白裁判在說什麼。

比賽因此中斷了超過10分鐘,直到一名翻譯走到溫布利球場的草坪上,向拉廷解釋了情況,而此時阿根廷人陷入了暴怒。

「22名演員參與的戲劇」

在如今,你可以說,要罵一個人根本不需要說他能聽懂的語言。

另一方面,當裁判要將你罰出場的時候,他不需要用語言表達,你也應該明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紅黃牌出現之前,球場上的暴力行為非常普遍

但當你怒不可遏的時候,規則和程序最好還是明確一點,當裁判向球員發出警告時,最好也不是用口頭的語言。

阿斯頓當時負責管理所有的裁判工作,他用盡了自己所有的談判技巧,讓阿根廷隊長冷靜下來,避免了比賽中止。

但是到這個時候,英國人已經清楚知道,必須要設定一套規則,來阻止球場上的暴力,並且懲罰嚴重犯規的人。

最終,是交通燈幫助他找到了答案。

Image caption 阿斯頓在1970-1972年間是FIFA裁判委員會主席,這是他當時與BBC工作人員的合影

肯尼恩·阿斯頓在2001年10月23日去世,終年86歲,他對足球的熱情始終不減。

他曾經說過:「比賽應該是22名演員參與的戲劇,而裁判就是舞台的導演。」

「它沒有劇本,沒有預設情節,你也不知道結果,但是它的目的是要帶來快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