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為何黑人教練如此罕見?

Aliou Cisse, Head coach of Senegal celebrates after the 2018 FIFA World Cup Russia group H match between Poland and Senegal at Spartak Stadium on June 19, 2018 in Moscow, Russia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塞(施斯)是本屆世界杯賽場上唯一的黑人主教練。

最近幾天,塞內加爾國家隊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這不僅因為他們小組賽首場比賽2-1戰勝了波蘭,是目前本屆世界杯上唯一贏球的非洲球隊,還因為他們的主教練西塞( Aliou Cisse,施斯)是32支參賽球隊裏唯一一名黑人主教練。

「我是這屆世界杯上唯一的黑人主教練。這是事實,但這些爭論真的在干擾我,」西塞告訴記者。「我認為足球是全世界的運動,你是什麼膚色並不是很重要。」

西塞以唯一一名黑人主教練的姿態登上頭條,但賽場上其實也有很多黑人球員,這種現象並不是世界杯歷史上的新鮮事,其實是一個慣例。

參賽隊伍變多了,但黑人教練沒有

黑人主教練在世界杯上一向少見。儘管世界杯決賽階段參賽隊伍從24支變成32支,但仍然沒能使情況好轉。

1998年法國世界杯上首次有32支隊伍參加比賽。儘管來自黑人人口為主國家代表隊的數量增加,比如非洲國家隊伍從三支變為五支,但沒有一名主教練是黑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0年世界杯在南非舉行,但沒有一支球隊是由黑人主教練帶隊。

從那時起到現在,世界杯歷史上只有七名黑人主教練帶隊參加決賽階段角逐。雖然2010年南非世界杯為非洲足球帶來了巨大勝利,但在那屆賽事上都沒有一位教練是黑人。

剛果民主共和國主教練伊本吉(Florent Ibenge)對黑人得到的機會十分不滿。「我們可以踢球,但不能執教。可能黑人就是為執行別人命令而生的吧,」他向法新社表示。

伊本吉現在仍是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主教練,曾帶領球隊贏得2016非洲杯冠軍。他還提到非洲國家有聘請白人做主教練的傳統,他們通常會選擇經驗豐富的歐洲或南美教練。

玻璃天花板?

2010年世界杯上南非隊的主教練佩雷拉(Carlos Alberto Parreira)便來自巴西,而1998年南非隊首次參加世界杯時的主教練是法國人特魯西埃(Phillipe Troussier)。

而在最近一次非洲杯(2017)上,16支參賽隊伍中只有三支由黑人執教。

但也有人認為,黑人主教練的缺位並不是源於偏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勒瓦爾(Herve Renard)是執教非洲球隊的歐洲教練之一。本屆他帶領摩洛哥隊參加比賽。此前他還曾於2012與2015年分別執教津巴布韋及科特迪瓦。

「這其實跟主教練的國籍沒有什麼關係,而跟主教練的能力有關。如果我們有一位可以帶領球隊奪冠的加納主教練,那當然好,如果我們有一個歐洲教練,那也很棒,」前加納足協主席恩揚塔基(Kwesi Nyantakyi)最近在一次電視採訪中如是說。

加納是非洲足球強國,但卻缺席2018俄羅斯世界杯。加納隊現任主教練阿皮亞(James Apiah)曾是加納隊隊長,他在加納獲得非洲杯第四後從以色列人格蘭特(Avram Grant)手中接過教鞭。

加納足球最大的榮譽要數歷史上曾四次獲得非洲杯冠軍(1963、1965、1978、1982),而這四屆比賽當時均為黑人教練帶隊。

工作上的少數群體

對於平權人士來說,世界杯上的種族差異只是冰山一角。

2014年,歐洲反種族歧視足球組織(Football Against Racism in Europe network, Fare )委托進行的大規模研究揭露了一個非常嚴峻的形勢:在調查英格蘭、法國和荷蘭的俱樂部與足球組織後發現,這些機構中只有3%的教練及其他職員工作職位由黑人及少數族裔擔當。

「當你看到底層機會貧乏的現象後,再看最高層這種低代表度就不足為奇了,」Fare負責人鮑瓦爾(Piara Powar)稱。

「歐洲各大聯盟應該對此負責。他們一直有用黑人球員,但卻沒有為他們成為教練提供支持。這是一種存在已久的偏見,認為黑人運動員可以有很好的表現,但不能成為領隊人,」鮑瓦爾說。「數百年來,黑人教練們都在與為奴隸制正名的偏見和科學種族主義作鬥爭。這種種族主義植入歐洲足球後,又擴散到非洲等其他地區,在那裏聘用歐洲教練是十分普遍的現象,尤其是那些曾在歐洲執教過多個國家隊的資深教練。」

低代表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克里斯·休頓是2017-2018賽季英超聯賽中的唯一黑人主教練。

在英格蘭,2017-2018賽季四個專業聯賽的92家俱樂部裏只有3名教練是黑人或少數族裔,而在英超聯賽中則只有一人——布萊頓的克里斯·休頓(Chris Hughton)。

與此同時,至少25%的英格蘭職業球員為黑人。

但在國際賽場上,巴西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之一。

這個世界杯歷史上最成功的國家有超過50%的混血人口(其中47%為黑人),且憑借貝利(Pele,比利)、加林查(Garrincha,加連查)、羅馬里奧(Romario)與羅納爾多(Ronaldo,朗拿度)等非白人球員,巴西隊共五次奪得世界杯。

然而巴西從未在世界杯賽場上聘用過黑人教練。

「這從未阻止我成為一名教練,但我也理解一些黑人教練可能覺得競爭不公平,」前巴西球星吉爾伯托·席爾瓦(Gilberto Silva)說。席爾瓦是2002年巴西國家隊奪冠時的一員,現在是一名電視評論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前巴西球星吉爾伯托·席爾瓦建議黑人教練員直面偏見。

「我可以給出的唯一建議就是,如果有偏見存在,黑人應該抬起頭來,直面這種偏見。就像我們在球場上踢球時聽到種族主義的咒罵時的反應一樣,」席爾瓦說。

1998年法國贏得世界杯冠軍時,那支隊伍以多種族特點聞名,但教練行業仍然排除了大部分的非白人球員。

那支隊伍,白人球員布蘭科(Laurent Blanc)與德尚(Didier Deschamps)後來都曾執教法國隊,齊達內(Zinedine Zidane,席丹)也帶領皇家馬德里三次歐冠奪冠,而維埃拉(Patrick Vieira,韋拉)知道最近才打破「階級天花板」,於6月11日出任法甲尼斯隊主教練。

無意識的偏見

荷蘭記者兼作家西蒙·庫珀(Simon Kuper)是足球書籍《足球經濟學(Soccernomics)》一書的共同作者,他認為這種現象是由無意識的偏見導致的。

「當各家俱樂部和足協選擇主教練時,他們也在考慮公關宣傳。他們會擔心新的主教練會不會被接受,所以他們會選擇『看上去像教練』的人,」庫珀說。

「這就意味著,這個人是白人男性,40歲到60歲之間,同時擁有強勢男性心理。俱樂部和足協是為穩妥起見,因為如果他們找了一個打破常規的人,他們要在結果不如人意時面臨批評。」

在書中,庫珀與合著者西曼斯基(Stefan Szymanski)發現,教練對贏球的影響遠低於傳統觀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庫珀與西曼斯基認為,為球隊贏球的不是教練,而是球員。圖為塞內加爾隊在同波蘭的比賽中慶祝進球。

「為塞內加爾贏球的不是西塞。95%的勝利要歸功於球員。但教練是一個球隊的門面。公眾與媒體都與教練打交道,會在記者會上看到他。除了膚色外,我們還可以討論性別。因為黑人女性也可能會成為很好的教練。」

新一代

「但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人們會笑。這種偏見很瘋狂,但也更是無意識的。人們永遠不會為了公關考慮而決定一個前鋒,但是卻可以這樣決定一教練。可悲的是,足球不是一個會在這方面自己反思的行業,在其他領域這種情況不會被容許,」庫珀說。

西塞在世界杯期間被問及這個話題時,大可避開爭議,沒有人會責怪他,但這位塞內加爾主教練仍然選擇在與波蘭的比賽前夕回應了這項爭議。

「足球是一項全世界的運動,我代表了希望在非洲和世界足球中佔有一席之地的新一代。我們(非洲人)是優秀的球員,技術精湛,我們有權利參加國際頂級賽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