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博客:梅西的右腳與阿根廷的命運

Messi celebrati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後衛從裏奧內爾·梅西(Lionel Messi,美斯)的左側靠近,試圖擋在阿根廷人和球門之間,這是十多年裏絶少防守隊員樂於面對的狀況,而在世界杯,這樣的瞬間又幾乎和一個國家的命運相連。

隊友的斜直線傳球來到梅西腳下之前,他已經向前全速起動,那是在他最具威力的進攻線中間偏右側。和所有頂尖的前鋒球員一樣,第一下觸球決定了一切。梅西用他的左腳將球輕輕向前一趟,在球與人同時高速向前的狀態下,皮球精凖地「停」在他自己身前一步之遙。從他左側拼命追趕的最後一名防守隊員最後的伸腳成為徒勞的背景——你慢我快、你快我停的「跳蚤」屬性在那半秒間顯露得舉重若輕。

有了之前的完美鋪墊,梅西的下一個動作或許已經不那麼關鍵,但因為他是左撇子,右腳射門竟又顯得有些不平凡。反正結果似乎是注定的,梅西的低射穿過守門員倒下的身軀彈進網窩。阿根廷人進球了,看台高處那個被一個國家奉為神的矮胖子俯瞰著這一切,振臂高呼……

那是2006年6月16日的蓋爾森基興,梅西的第一場世界杯比賽。2018年這個周二(6月26日)的聖彼得堡,在很可能是梅西最後一屆(甚或是最後一場)世界杯比賽中,人們見證了如輪迴般的相似一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只不過這一夜的狀況與12年前又有著天壤之別——梅西已經從一臉稚氣的19歲少年長成了大鬍子;當時的他在阿根廷3-0領先塞黑的情況下替補上場錦上添花,現在陷於世界杯小組出局邊緣的藍白軍團必須戰勝尼日利亞,而梅西是不再強大的球隊如今唯一的希望。

對於阿根廷人來說幸運的是,那決定性的半秒和12年前是相似的。幾乎處在相同位置和角度的梅西,在高速奔跑中將球控制下來。因為這次是來自隊友巴內加(Ever Banega,班尼加)的中場長傳,梅西比上次多做了一個動作:他用左腳大腿將球輕輕卸下——假如你不夠了解這項運動,或許並不會理解那樣做的難度,因為他讓這看起來如此輕易——皮球精凖地落在他身前一步之遙。之後的一切,大概世界上大部分的後衛都會告訴你,是注定的,在尼日利亞22號奧梅魯奧(Kenneth Omeruo,奧美魯奧)的全速追趕下,梅西左腳將球向前一趟,然後起右腳施射——這次是遠門柱。

阿根廷人進球了,整個國家沸騰,看台高處的馬拉多納(Diego Maradona,馬納當拿)雙手放在胸前,仰首望天,嘴裏嘀咕著你只能腦補的西班牙語……

前兩戰一平一負的阿根廷艱難地領先了,但就像過去兩周的所有比賽告訴你的一樣,世界杯絶沒有那樣簡單的劇本。下半場一開始尼日利亞就在一次角球進攻中獲得點球,維克托·摩西(Victor Moses,域陀·摩西斯)命中,令阿根廷人再度處於被淘汰的懸崖邊。

急於求勝的他們彷彿又回到前兩場戰術混亂無序的狀態當中。換上所有進攻隊員之後前場依然找不著北,後防線卻因為大舉壓上而失誤頻頻,梅西找得到的空間也越來越小。而視頻助理裁判(VAR)又再一次搶戲,阿根廷後衛羅霍(Marcos Rojo,洛荷)在禁區內閉眼頭球頂在了自己的手臂上,裁判停下比賽查看回放之後,作出了與前一天葡萄牙對伊朗的比賽當中不一樣的判決,阿根廷人躲過了點球。

圖片版權 Reuter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看台上的馬拉多納在阿根廷隊打入領先一球之後仰首望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6年,梅西第一次參加世界杯,在對塞黑一戰打入一球

一切似乎是命。在伊瓜因(Gonzalo Higuain,希古恩)、阿圭羅(Sergio Aguero,阿古路)、帕文(Cristian Pavón,帕方)都找不到球門的困境下,另一隻左撇子的右腳不可思議地挽救了阿根廷——躲過一劫的中後衛羅霍在第86分鐘在本不屬於他的禁區內找到了梅爾卡多(Gabirel Mercado,梅卡度)的傳中,搶在點球扳平的摩西之前凌空將球打進右下角。

梅西第一時間衝上去跳到羅霍背上的畫面說明了一切。12年和三屆世界杯之後,梅西還是那個梅西,他才華出眾,但從來不是一個天生領袖,無論他如何努力,他仍然需要隊友。你或許無法改變一個固執地呼喚上帝和英雄的民族,但你同樣無法否定一個視足球為生命的國家在命懸一線時的戰鬥力——這一夜的他們與以往任何時候一樣,內外交困、悲喜交加,卻成功續命。

2006年的阿根廷和梅西沒有贏得一切,但那時的他們滿懷希望;2018年的阿根廷和梅西依然未有贏得一切,但這時的他們希望未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