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這個美國記者在俄羅斯體驗了FIFA使用的監獄

Detention facilities are common in Russian stadiums, according to the World Cup Organising Committee 圖片版權 Molly Zuckerman

「永遠,永遠不要和FIFA(國際足聯)過不去。」

莫莉·扎克曼(Molly Zuckerman)說,2018俄羅斯世界杯開賽的第一個星期,她就得到了教訓。

在俄羅斯對埃及的比賽之前,有七個人被關到了聖彼得堡體育場下面的「地牢」,這名24歲的美國人就是其中之一。在那裏,她在多名安保人員的看管下度過了五個小時的時光。

借朋友的「球迷證」

她犯了什麼事?莫莉試圖借用一個朋友的「球迷證(fan ID)」——那是一個由俄羅斯當局發放的證明文件,球迷須用它來進入球場觀賽,同時它也是賽事期間在俄羅斯的旅遊簽證和身份證明。

2018俄羅斯世界杯的門票是個人實名制的,不過當時在聖彼得堡的那場比賽,球迷證的原主覺得太累,就把它借給了莫莉,讓她去看球。

圖片版權 Molly Zuckerman
Image caption 莫莉說,她當時在球場入口被多名安保人員包圍

其他朋友建議她乾脆把證件也借過來用,於是她就想這樣混進球場。

「我以為最差也不過是他們在門口把我攔下來,」莫莉接受BBC巴西部訪問時說。

但事實上,她被拘留了。

被保安包圍

當一個國家獲得世界杯比賽的主辦權時,就必須向國際足聯作出一系列的讓步,包括財政豁免,以及賽事相關的特殊立法等等,當中也包括票務事宜。

在八年前的南非,FIFA甚至讓主辦國政府准予開設帶有爭議性的特別法庭,處理假冒產品等等世界杯事務。

不過,俄羅斯本身的法規已經相當嚴厲:一個地方組委會發言人向BBC透露,幾乎所有的體育賽事場館都設有拘留室。

圖片版權 Molly Zuckerman
Image caption 在拘留期間,她用自己的手機拍了照片

「所謂總體安保措施的一部分,俄羅斯的大部分體育場都有臨時的拘留所。它們是用來處理違紀案件的。我們發現其他一些國家也有同樣的設施。」

當其中一名安保人員在球場門口查看扎克曼脖子上掛著的證件上的照片時,她就遇到了麻煩。很快,這名自由撰稿記者就被安保人員包圍了。

「當時恨不得有30個人圍著我。其中一個保安搜查了我的包,找到了我的真實證件。」

這場「地下之旅」就是這樣開始的。

關在地牢裏

聖彼得堡體育場是俄羅斯最現代化的球場之一,位於波羅的海一個小島上,花費超過11億美元和10年時間建造。

扎克曼回憶說:「那不是一塊很大的地方,有很多警察守著我。一名墨西哥女士將她的票給了一個導遊,也被捕了;此外還有另外四個男人,其中兩個已經喝得大醉。」

她說,那裏有三個牢房,那兩個喝醉的人就關在那裏。其他人被叫到另一個獨立的區域,坐在折疊椅上。一個警察在一張桌子上錄口供。

國際足聯向BBC巴西部確認,該名美國人確實曾被扣留在「地牢」裏。

圖片版權 Molly Zuckerman
Image caption 在聖彼得堡體育場的地下層,有人被關在牢房裏

FIFA一名發言人表示:「根據從組委會和俄羅斯當局得到的信息,在對她的信息進行確認以及撰寫報告期間,該名女子被要求在該區域等候。」

「該名女士自己當時已經意識到,她違規使用球迷證。」

扎克曼會說俄語,她表示自己當時能夠和保安溝通,也聽得懂保安之間在說什麼。

被指控為間諜?

「我聽到了其中一個人說我可能是美國間諜。什麼樣的間諜會在一個全是保安的地方使用別人的證件,然後還帶著自己的證件呀!」扎克曼說。

雖然是被拘留,但是扎克曼和其他被拘人士並沒有被沒收手機——她用手機拍了一些登載在本文中的照片。在她作為個人陳述並承認自己犯錯之後,這名美國被送到了警察局。她在那裏支付了50美元罰款,然後被釋放。

「我當時擔心的是,我有一個工作簽證,而他們可能會不讓我留在俄羅斯。我經常來這裏工作和看望朋友。」

組委會方面向BBC巴西部表示,他們希望提醒人們,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我們希望球迷為了自己和所有入場人士的安全,在任何時間都要遵守規定。」

扎克曼肯定是不敢再犯了。

「我太天真了,以為不會有什麼嚴重的事情發生。FIFA或許是世界上最腐敗的機構之一,但是他們對於安保是非常嚴苛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