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英格蘭隊主帥索斯蓋特是怎樣煉成的

Gareth Southgate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加裏夫·索斯蓋特(Gareth Southgate,修夫基)被任命為英格蘭隊主教練之初,英國一份報紙形容公眾的反應是一片「絶望的哀號」。

當時,「三獅軍團」剛剛被2016年的歐洲杯上被冰島淘汰,新任命的主教練薩姆·阿勒代斯(Sam Allardyce,艾拿戴斯)又因涉嫌慫恿球員經紀人違規操作不得不在上任67天後匆匆離職,英足總做了一個在當時似乎是審慎穩妥的選擇。

索斯蓋特在成為英格蘭主帥之前,唯一的成年隊執教經歷就是帶領米德爾斯堡(米杜士堡)從英超降級,然後遭解僱。

但是在走向2018年世界杯的路上,他至今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得到了令人滿意的結果。

英格蘭隊進軍俄羅斯的預選賽之路無驚無險,韋恩·魯尼(Wayne Rooney,朗尼)的國家隊生涯也基本順理成章地結束,甚至在世界杯淘汰賽階段,英格蘭還第一次贏了互射點球大戰。

英格蘭隊這一次以樂觀的心態和務實的打法一路殺入四強,思路清晰、言談直率的索斯蓋特也變成了最稱職的主教練。

不過,在他的漫長職業生涯當中,曾經被批評沒有能力當職業球員,1996年的歐洲杯點球大戰中,他也成為罪人……這數十年發生了什麼?真實的索斯蓋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這些熟悉英格蘭現任領隊的人們,這樣講述這個「國家英雄」。

決心造就一切

索斯蓋特從小是一個曼聯隊球迷,而在中學時代,他就已經下了決心要成為球員。

他的中學體育老師大衛·帕爾默(David Palmer)表示,索斯蓋特從小就是一個對自己的前途非常肯定的人。帕爾默記得,在被問到將來要做什麼時,索斯蓋特非常肯定地說「我會去水晶宮」。

「16歲的他就已經帶著絶對的決心,」帕爾默說。

帕爾默表示,索斯蓋特是一個比較全面的運動選手,在學校同時踢足球和打英式橄欖球(rugby),200米是他最好的田徑項目,同時還保持過三級跳的學校紀錄。

「他非常有想法,頭腦聰明,腦子轉得很快,」帕爾默說,「不管是在教室還是運動場,他做什麼都對自己有很高的要求。」

「他可以走學術或者體育的道路。我知道很多人都希望走足球的路,但沒有人能那麼肯定。加裏夫當時很確定自己的路是對的。」

「我勸他去當個旅行社經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索斯蓋特(右)在1991年在水晶宮隊開始了職業球員生涯,1994年作為隊長帶領他們升上英超。

索斯蓋特曾經被淘汰出南安普頓(修鹹頓)青年隊,後來他吸引了水晶宮青年隊教練阿蘭·史密斯(Alan Smith)的注意。

不過當時,史密斯曾一度懷疑索斯蓋特能不能成為一個職業球員。

「有一場比賽我們輸了,我把他叫到辦公室,」史密斯回憶道,「我說:『加裏夫,我認為你對這份工作來說太聰明瞭。我覺得你應該做一個選擇。如果是我,我會說你應該去當旅行社經紀人。』」

史密斯記得,索斯蓋特當時很不好受。事實上,史密斯還確實給索斯蓋特介紹了其他工作,在訓練之後去地產公司做兼職。史密斯說,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他開開眼界,了解和足球世界以外的人打交道是怎麼一回事。

不久後,史密斯決定推翻自己所說的話,並將索斯蓋特任命為青年隊隊長。

「因為我覺得他有領袖氣質,不是因為他說了什麼,而是因為他對工作的態度。」

索斯蓋特與史密斯日後仍保持著很好的關係。在1996年歐洲杯半決賽,索斯蓋特在溫布利射失了那個點球,令英格蘭隊被德國隊淘汰。比賽之後不到24小時,索斯蓋特就拜訪了史密斯;後來在成為米德爾斯堡主帥之後,索斯蓋特仍然經常找史密斯「取經」。

「沒有人可以說他是容易的,哪怕他出身自克勞利的中產階級背景,他還是經過奮鬥才得到自己擁有的一切,」史密斯說。

「在1996歐洲杯射失點球,被米德爾斯堡解僱,這些都是能打擊你的事,但同時也練就了他更強大的人格。」

「他記歌名比踢點球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他在1996年歐洲杯對陣德國隊的半決賽上,射失了點球。

在1996年的歐洲杯,索斯蓋特踢滿了英格蘭隊所有比賽,英格蘭隊最終以他射失點球終結。

上任英格蘭隊主帥時,索斯蓋特曾說,他相信自己不會再經歷比那一次更糟糕的事。

1996年時的英格蘭隊前鋒阿蘭·希勒(Alan Shearer,舒利亞)知道,時至今日,那一個點球仍然是索斯蓋特心底的痛。

「他去射那一個點球,就是因為他很勇敢,」希勒回憶說,「教練在看所有人,看誰能去踢,有一兩個人當時低頭了,不想踢。」

希勒表示,五個點球手選好之後,教練問誰是下一個時,加裏夫就舉了手。

「我永遠不會去批評有這份勇氣的人,特別是在那樣的情形下主動舉手去射點球,」希勒說。

兩年之後的法國世界杯,當球員們想出方法來找點樂子的時候,就想到了看誰能把歌名加插到訪問當中。

希勒回憶說,當時球員休息室就在現場訪問的電視直播室旁邊,一旦有球員在回答採訪問題時加入了歌名,就能聽到隔壁房間裏傳來嗚呼聲。

加裏夫將「Club Tropicana」和「Careless Whispers」兩首歌名放到了一次訪問當中。

「他絶對是比較聰明的那種人,所以他做這個做得比大多數人都好,」希勒說,「他記歌名肯定要比射點球要好。」

「他當時已經像個教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埃里克森(右)執教英格蘭隊期間,索斯蓋特出場16次。

瑞典人埃里克森(Sven-Goran Eriksson,艾歷臣)在2001年上任英格蘭隊主教練時,索斯蓋特顯然已經在與裏奧·費迪南德(Rio Ferdinand,裏奧·費甸南)和索爾·坎貝爾(Sol Campbell,蘇·金保)的競爭中落後了。

埃里克森記得,索斯蓋特當時直接要求和他開個會,想知道自己可以怎樣改善表現。

「這不容易,」埃里克森說,當時的索斯蓋特很難追得上兩名主力中衛的水平了,但他仍然在努力。

「這有點不尋常——在我的經驗當中,球員一般不會主動來找教練。」

後來,索斯蓋特進入了2002年世界杯的英格蘭隊大名單,但是沒有上過場。最終在2004年對瑞典的比賽,是索斯蓋特最後一次代表英格蘭國家隊出場。

埃里克森表示,索斯蓋特是一個非常喜歡思考,也很有禮貌的人,在訓練當中也會研究到底為什麼教練會讓球員做某一件事。

「他很渴望學習,所以如果說當時他已經在想著未來要當教練的話,我也不會感到奇怪,」埃里克森說。

「他還是球員的時候就已經像個教練和領隊。我相信他過去肯定和很多教練交流過經驗,嘗試得到一些秘訣和建議。他是一個很會說的人,但是他更加會聽。」

在米堡,他的外號是「保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6至2009年間,他擔任米德爾斯堡主教練。

索斯蓋特在2006年夏天結束球員生涯,成為米德爾斯堡的主教練。當時他35歲,是英超最年輕的主教練。

之後的兩個賽季,他率領的球隊分別排在英超第12和13位;然而到2009年,他們降級了。

當時米堡的隨隊心理醫生邁克爾·考菲爾德(Michael Caulfield)記得,索斯蓋特還是米德爾斯堡隊球員的時候,就有一個外號叫「保險(Insurance)」,因為隊友們知道,不管中前場發生什麼,索斯蓋特都在後方頂著,就像是買了保險一樣。

在同一年的五月,索斯蓋特還是個球員,到了六月就成了主教練。

在2008-09賽季的最後一個主場比賽,米堡必須擊敗阿斯頓維拉(阿士東維拉),否則就基本鎖定降級。最終比賽只能打平。

「終場哨響的時候,全場響著噓聲,很多教練都會只去握個手然後消失在通道當中,」考菲爾德說。

「加裏夫卻走到了球場中央,向球迷鼓掌。雖然他沒有得到很好的回應,但還是堅持向球場四個方向致意。」

向海軍陸戰隊學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索斯蓋特上一任即任命霍蘭德為他的助理教練。

在2016年被冰島淘汰的比賽以及之前很多屆大賽當中,英格蘭隊其中一個敗因都是後防線。

那一年秋天接任阿勒代斯留下的帥位之後,索斯蓋特和助理教練斯蒂夫·霍蘭德(Steve Holland,賀蘭特)就一直在想辦法改變這一點。

霍蘭德表示,過去的英格蘭球員組成起來的整理並不如每一個個人的總和,這可能是由於應對壓力的能力造成。

「我們和海軍陸戰隊有一些聯繫,」霍蘭德說。英格蘭隊向他們取經,不是學習怎麼爬樹和穿泥潭,而是學習他們如何應對在夜裏空降到另一個國家,面對那種偏離計劃一步就可能要喪命的壓力。

「他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壓力,知道怎麼去應對,我們學習了這些,」霍蘭德說。

與此同時,霍蘭德表示,索斯蓋特和他在上任之後看的英格蘭俱樂部比賽,比歷任國家隊主帥都要多。如果周六有早場和晚場,他們會一天看兩場比賽,然後周中會看歐冠,周五和周日的比賽也會看,這成為了常規。

每一個周一,他們就會開會研究過去一周所看的比賽。

在2017年夏天的聯合會杯,索斯蓋特和助理教練研究了世界杯上的潛在對手,比如德國隊的3-4-3陣型,想像英格蘭隊如何與不同的對手較量。

英格蘭隊在預選賽打的是4-2-3-1陣型,但是索斯蓋特在很早的時候就決定要嘗試改變打法。

「我們還是要先出線,所以不想太早做這些改變,」霍蘭德說。

確定出線資格之後,英格蘭隊在最後一場比賽嘗試了三中衛的踢法。

「從那之後,我們就一直這樣踢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