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比利時與法國超越邊界的球場對決

Belgian and French supporters gather at a cafe on July 9, 2018 near the French-Belgian border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周二的半決賽前,兩國球迷都熱情高漲;但有時候,友誼是相對的。

對於爭奪2018世界杯一個決賽席位的兩個國家來說,周二(7月10日)的比賽不僅僅是跨越國界這麼簡單。

法國與比利時兩國國土相連,法國在南邊,比利時在北邊,在有些地方,兩國邊界甚至會將一些城鎮一分為二。

就拿科米訥(Comines)來說吧,一條河加上歷史上的一次意外事件,將這個小市鎮分成了兩邊。無論是支持高盧雄雞還是比利時紅魔,因為安全理由,那裏的居民都不能像其他比賽一樣用大屏幕來觀看周二的比賽了。不過,氣氛仍然是友好的,兩國的國旗都出現在了咖啡廳和住宅的門窗前。

在足球場上,兩國是老對手了。自1904年以來,兩支國家隊曾73次碰頭,其中3次是在世界杯上。

「非勝不可的比賽」

比利時是一個說三種語言的國家——法國、荷蘭語和德語,不過科米訥和比利時一邊的科米訥-瓦爾納通(Comines-Warneton)都是說法語。因此在這裏,應該不會有什麼誤會。

但有時候,你真的會懷疑是不是這樣。

雖然這可能只是90分鐘的比賽,但是在法語當中,「90」這個詞也會有不同的說法,這取決於你哪裏。在法國,人們會說「Quatre-vingt-dix」(四個二十再加十),但是在比利時以及瑞士的法語區,更普遍的說法是「nonante」(九十)。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讓-米歇爾·德瓦勒(Jean-Michel de Waele)接受法國《星期天報》(JDD)訪問時表示:「這對於說法語的比利時人來說是一場非勝不可的比賽。」

他認為,比利時人一直都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愛恨交織感。「荷蘭人曾經是我們的頭號歷史敵人,然後法國也變成了一個足球強國。」他說。不過,他們真正不能忍受的是法國人的居高臨下。

丁丁與阿斯泰利克斯

周二在聖彼得堡的半決賽之前,兩國交界處的居民情緒都相當高漲。

在科米訥的一家咖啡館,酒保貝特蘭德·奧貝爾(Bertrand Obert)很樂意同時支持兩支球隊:「這件事情最好的是,反正會有其中一隊進入決賽。」

法國一份報紙將這場比賽形容為朋友間的決鬥,說它是「丁丁對阿斯泰利克斯」、「葡萄酒對啤酒」的較量。

而《隊報》(L'Equipe)則扮演了一把埃爾熱(《丁丁歷險記》作者),在頭版登載了一幅模仿《丁丁歷險記之奔向月球》的漫畫。

漫畫中,法國隊主教練德尚(Didier Deschamps,迪甘斯)、前鋒吉魯(Olivier Giroud,基奧特)和法國足協主席坐在一輛車上,駛向前面由比利時球員盧卡庫(Romelu Lukaku,盧卡古)、凱文·德布勞內(Kevin De Bruyne,奇文·迪布尼)和庫爾圖瓦(Thibaut Courtois,古圖奧斯)守護的火箭。

該報稱,這是一場「世紀德比」。

當然了,比利時隊的陣容主要由來自弗拉芒大區和瓦隆大區的球員組成,他們當中一些人通常都用英語溝通,而不是母語荷蘭語或者法語。

比利時隊中的法國元素

不過,他們又有像埃登·阿扎爾(Eden Hazard,夏薩特)這樣的球員。他來自比利時的布雷恩-勒孔泰(Braine-le-Comte),但是14歲就去了法國,加入里爾隊。

他一家三兄弟都是足球員,而且他們小時候一張身穿法國隊球衣的照片被傳到網上之後,社交網民大肆調侃了一番。埃登的弟弟托甘(Thorgan Hazard)同樣在比利時隊陣中。

關於那張照片,埃登·阿扎爾解釋說,他們是看著1998年世界杯冠軍法國隊長大的,當時沒有人穿比利時隊的球衣——人們只知道法國隊。

另一方面,法國隊有本傑明·帕瓦(Benjamin Pavard,帕華)。這個16強戰對阿根廷時的英雄在法比邊境旁邊的市鎮熱蒙長大。

該市市長本傑明·聖埃勒(Benjamin Saint-Huile)將這場比賽看作一次跨越國界鞏固友誼的機會。

「我希望這會是一場偉大的派對,我們會和鄰居、朋友和比利時兄弟們一起:這是一次絶佳的機會,讓我們將鄰里友好變成每天日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亨利是比利時隊的助理教練,這一點令一些法國足球媒體感到忌諱。

不過,一些鮮明的對抗元素還是存在的。

比利時由亨利(Thierry Henry)擔任助理教練,他曾經是法國隊奪取世界杯時的一員。亨利是西班牙人馬丁內斯(Roberto Martínez,馬天尼斯,現比利時隊教練)的助手。

亨利在1998年時的隊友德尚在談到亨利時有一些顧慮,他說:「這有點奇怪,他是法國人,而他會坐在對手的教練席上。我相信這對他而言也是怪怪的。他作為球員時的經驗將會對比利時有很大幫助。」

《巴黎人報》的網站則抱怨說,法國足球歷史上最好的前鋒現在要成為法國隊的對手;法國電視台記者維爾代(Gilles Verdez)甚至說,亨利應該被禁止參與這場比賽。

法國隊後衛盧卡斯·埃爾南德斯(Lucas Hernández)則較為圓滑:「他現在是為比利時隊工作,不過我仍然覺得,如果我們贏了,他也會高興——說到底,亨利是法國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