睾酮過盛的女運動員參賽須受限 塞門亞案標誌性判決意味著什麼

Caster Semenya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塞門亞最近轉而參加5000米長跑項目,這個距離的項目並不要求她降低自己的睾酮水平。

國際體育仲裁庭(The 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簡稱CAS)就一宗標誌性案件作出裁決,允許國際田聯(IAAF)在部分項目強制限制女性運動員的睾酮水平。

國際田聯此前規定,睾酮過盛的運動員必須強制進行抑制治療,並稱這是「有歧視但卻必須」的做法,南非女運動員卡斯特爾·塞門亞(Caster Semenya)以反歧視為由對國際田聯的規定提出反對。

這名28歲的奧運選手曾向國際田聯發起挑戰,反對其在400米至一英里之間的賽跑項目中對女性跑手睾酮水平作出限制的決定。

周三(5月1日),體育仲裁庭駁回了塞門亞的訴求。

塞門亞在她的800米跑項目中過去29次出賽均贏得第一,而她天生具有兩性人特徵——意味著她身體所分泌的睾酮水平高於常人。

而國際田聯的決定則意味著,這名跑手與其他天生有所謂性別分化異常(DSD)的運動員一樣,她必須服用睾酮抑製劑,才能繼續參加這些中短跑項目的比賽,否則就只能轉向其他項目。

對於體育仲裁庭的裁決,塞門亞表示,自己是被針對的對象。

「十年來,國際田聯一直試圖讓我慢下來,但這實際上令我更加強大。CAS的決定不會令我退縮,」她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我會再次站起來,繼續激勵年輕女性,和南非以及全世界的運動員。」

CAS表示,他們也認為對有DSD的運動員作特別規定是帶有歧視性的,並且對於條例的實際執行有顧慮,但是他們表示,這種「歧視」是「必要、合理以及比例均衡的」,是為了「保護女性體育的廉潔」。

南非田徑協會則指,這一裁定是讓歧視「合理化」。

什麼是DSD?

有性別分化異常的人,在性別上並非沿著一般男女的典型發育過程。

他們的荷爾蒙、基因、生殖器官可能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特徵,這有可能導致較高水平的睾酮分泌——這一荷爾蒙因素會提升人的肌肉、力量和影響耐力的血紅蛋白。

DSD的全寫原本是「disorders of sexual development」,但當中意指「紊亂」的「disorder」一字引來爭議,帶有這種特征人更傾向於用「兩性人」的說法,或者將DSD說成是「differences(不同) in sex development」

國際田聯的新規定將在5月8日開始生效,意味著受影響的參賽者們,要在一星期內開始藥物使用流程,才能趕及參加今年9月在多哈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

國際田聯表示,不會強制要求運動員進行任何評估,且任何治療方式都是由運動員個人來選擇。

塞門亞的律師此前曾表示,塞門亞的身體特徵是她的「基因天賦」,應該得到讚頌:「有性別分化異常的女性,所具有的基因獨特性與體育運動中的其他基因特性沒有區別。」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塞門亞在2018年的國際田聯鑽石聯賽上輕鬆贏得女子800米冠軍。

卡斯特爾·塞門亞案敗訴,對女性和體育意味著什麼?

- BBC性別議題記者梅加·默漢(Megha Mohan)、BBC國際部體育總編本·薩特蘭(Ben Sutherland)分析

在瑞士,三名體育裁判官用了超過兩個月的時間作出這一裁決,同時提及了這一案件當中的敏感性和複雜性。

你對此的看法取決於你的意識形態,而無論你選擇如何看待它,理由似乎都非常充分。

支持塞門亞的人認為,這名跑手被懲罰的原因僅僅是她與生俱來的身體特徵。她沒有作弊,也沒有被裁定使用了提升運動表現的藥物。

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LGBT(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人士)項目研究員凱爾·奈特(Kyle Knight)表示,對於荷爾蒙水平超出接受範圍的女性運動員來說,使用國際田聯要求的抑製劑「既沒有醫學上的必要,也令人覺得羞辱」。

人權活動人士指出,在2019年,有關身份認同的光譜已經遠遠超出二元的維度,所以塞門亞的身體特質,難道不應該像尤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的身高或者邁克爾·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的臂展一樣被誇耀嗎?

國際田聯表示,這一決定並不針對塞門亞個人。但事實上,這條規定覆蓋的項目正是在塞門亞所參加的女子中短距離賽跑,而不是所有的田徑項目,這令人覺得,塞門亞成為了一個靶子。

但是,國際田聯卻堅持,他們設下這些界限是為了保護體育的廉潔——特別是女性體育。

國際田聯主席塞巴斯蒂安·科(Lord Sebastian Coe)向澳大利亞版《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表示:「我們之所以用性別區分項目,就是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分,女性就永遠不會再贏得冠軍或者獎牌,不會再打破我們這項運動的任何紀錄。」

這場爭議當中的關鍵點是睾酮的水平。國際田聯表示,每升血液當中的睾酮水平高於五個摩爾濃度的女性,在運動表現中會佔有很大的優勢——她們在總體的女性人口當中也屬於異數。換句話說,她們不能代表總體的女性,而這會對女子體育的概念造成影響。

所以他們說,塞門亞應該服用藥物,將她的睾酮水平降到規定範圍以內。

但是,塞門亞的團隊則回應指:「塞門亞不希望通過藥物的介入,來改變她原本生來如此的自己。她想要自然地參與競賽。」

這之後會發生什麼,沒有人會知道。如果睾酮水平在女子項目當中需要作規定,那麼它在男子項目當中可能也同樣需要。跨性別(性別與出生時不同)的運動員,並沒有被包含在這場討論當中。

不管怎樣,這場裁決意味著,這場爭論還遠遠沒有結束。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