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獎牌爭議插曲:一起令澳大利亞尷尬的游泳禁藥醜聞

Shayna Jack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莎娜·傑克未能通過藥檢,但仍堅稱自己清白。

澳大利亞游泳界正受到指責:有望成為該國奧運隊成員的女子泳將莎娜·傑克(Shayna Jack)表示,她的一次藥檢結果呈陽性;而就在幾天前,她的隊友馬克·霍頓(Mack Horton,賀頓)才以禁藥問題為由高調地抗議他的勁敵、中國游泳選手孫楊。

來自昆士蘭州的莎娜·傑克在剛剛過去的周日(7月28日)宣佈,她在6月末的一次藥檢中被對合成代謝藥物「Ligandrol」呈陽性——這是一種健身人士經常使用的藥物。之後的一份樣本再次確認,她的體內有這種被列為違禁藥物的物質。

20歲的傑克發表相關聲明之前幾天,霍頓在韓國舉行的世界游泳錦標賽(World Aquatics Championships)男子400米自由泳頒獎儀式上,拒絶與中國選手孫楊同台。以往霍頓也曾公開指孫楊是一個「嗑藥的騙子」。

霍頓這一行為引發激烈而廣泛的反響。中國官方媒體指責澳大利亞是「西方世界的二等公民」,指其奉行「白人至上」。霍頓則被形容為「小丑」,網絡上甚至有針對他的死亡威脅。

不過,傑克此番自認藥檢不過關,令事件火上澆油。她在網絡上受到鋪天蓋地的中英文評論謾罵。有些人指澳大利亞是「騙子國家」,有些留言則是一串藥丸的符號。

其中一條評論說:「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和這些游泳運動員一樣垃圾,你們又吃藥又丟人。」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頓(左)在頒獎儀式上拒絶與孫楊同台。

傑克聲稱自己無辜,並表示會證明清白。她堅稱自己並不知道這種違禁物是如何進入她的身體的,不過有消息指,她可能曾經服用過含有這些物質的補充品。

在一篇網絡長文中,傑克寫道:「我最近睡得很少,我感覺到一種空虛。」她還說,自己不得不面對「那些不認識我的人對我的評判」。

傑克奪得過四枚世錦賽獎牌。她那個形像質樸的Instagram帳戶現在被謾罵淹沒。

澳洲被指「偽君子」

澳大利亞人的處事方式一向是嚴苛卻公平。欺騙的行為,特別是來自別國時,肯定會在這裏受到遣責。然而,去年澳洲板球隊用沙紙削磨比賽用球的作弊醜聞卻是一次發人深省的提醒:澳大利亞有時候也跟其他任何國家一樣會做壞事。

傑克的醜聞曝光後,霍頓在韓國一開始是拒絶回應記者的有關提問,後來他打破了沉默。

他向澳大利亞的第七頻道新聞網(Seven News)表示:「我的立場仍然是堅定的——乾淨的體育必須是所有項目、所有運動員和所有國家的首要目標。」

在澳大利亞,霍頓抵制孫楊的立場曾受到廣泛讚譽,後者目前仍然否認違反藥檢程序的指控。不過,即使在傑克的事情曝光之前,霍頓也被一些人指責他雙重標凖。

上周,《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篇專欄文章指:「他(霍頓)似乎對其他違反禁藥規定的運動員都沒有意見,比如隊友托馬斯·弗雷澤-霍姆斯……就是2017年起12個月內缺席三次藥檢而被禁賽12個月的兩名澳大利亞泳手之一。」

在霍頓拒絶與孫楊同台之前,管理機構澳大利亞游泳協會(Swimming Australia)就已經知道傑克的藥檢結果。澳泳協的首席執行官麗·羅塞爾(Leigh Russell)表示,當時就知道這場藥檢醜聞即將會曝光,因此霍頓的抗議令他「很難看下去」。

「我確實在看著馬克,想到之後幾天或者幾星期將會降臨到莎娜和馬克頭上的事情,我當時感到很沮喪,」她說。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泳協首席執行官羅塞爾周日向記者回應事件。

澳大利亞反運動禁藥管理局前局長里查德·因格斯(Richard Ings)認為,澳泳協本應該更早就傑克的藥檢結果作出回應。

他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訪問時說:「因為包庇和不說出真相,就令這件事變得更大,更糟糕。」

對待中國需謹慎

中國粉絲們對於這一醜聞的反應激烈,而此時正值中國在體育領域取得越來越多的成功,還將主辦2022年冬奧會。

「我們知道,中國在世界體育領域裏的參與得到越來越大的關注,而中國的網民肯定是非常愛國的,」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際法教授唐納德·羅斯威爾(Donald Rothwell)說。

「孫楊對此作出了非常具體的評論,說馬克·霍頓不僅是對他不尊重,而且是不尊重中國。這無疑是火上加油。」

由於本國政治的博弈以及網絡攻擊引發的擔憂,澳大利亞與中國近年關係並不穩定。堪培拉最近也就中國對於維吾爾族人的方式以及拘留一名澳洲作家的事件表達了關注。

不過,據羅斯威爾說,堪培拉不大可能讓體育領域的爭議影響自己與這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之間的關係。

他說:「澳大利亞政府將會非常謹慎地試圖將這件事隔離,將它放在一邊。」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