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歸化球員:一個「外國人」怎樣才能代表中國踢世界杯

艾克森在接受採訪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艾克森是歷史上第一個沒有華人血統而入選中國國家足球隊的球員。

這一周,中國國家足球隊再次走上爭取出線世界杯之路,征戰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有兩名球員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吸引著人們的目光。

一名26歲、原名尼可·延納里斯(Nico Yennaris)的球員在英國倫敦出生並長大,另一名30歲的前鋒埃爾克森·德·奧利維拉·卡多索(Elkeson de Oliveira Cardoso)兩個月前仍然是一個巴西公民。在中國男足國家隊出發前往客場對陣馬爾代夫的23人球員名單中,他們赫然在列。

兩人均被廣泛視為新一屆中國男足國家隊的主力球員。而在9月10日進行的比賽中,只要其中一人登場,就將創造歷史——中國足球第一次有歸化入籍球員代表國家隊參加國際足聯正式比賽。

這個14億人口的國家,現在首次接受有外國血統人士代表國家足球隊出場。

引入歸化球員代表國家隊是一個存在多年的想法,但直至2019年之前從未實施。據中國媒體報道,中國隊的意大利籍主教練馬爾切洛·裏皮(Marcello Lippi)在今年較早前同意重執國家隊教鞭的條件之一,就是球隊開始引入歸化入籍球員。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籍世界杯冠軍教練裏皮近年對中國足球的影響力非同一般。

這名世界杯冠軍傳奇教頭在今年1月帶領中國隊在亞洲杯出局之後一度離職,但是僅僅在119天之後就重新回歸。在那之後,歸化入籍球員是一直是中國媒體圍繞新一屆國家隊的一個熱門話題。

延納里斯現在的中文名叫李可,而埃爾克森則正式改中文名為艾克森。他們是目前中國隊名單中的兩名歸化球員,但在過去8個月,已經或正在辦理入籍中國的外國球員遠不止他們兩個。

這些球員都是誰?怎樣的「歪果仁」(中國內地網民對「外國人」的稱呼)才能代表中國隊踢球?除了需要符合一系列的中國法律和國際足聯(FIFA)規定之外,我們試著來解釋這些球員成為「新中國人」需要哪些條件。

1. 雙親至少有一個是華人

中國球迷總是開玩笑說,世上有兩種足球:一種是足球,一種是中國足球。中國人當然希望改變自己的足球現狀,但是卻並沒有打算改變其足球的中國屬性。

所以,當真正開始考慮歸化入籍球員時,中國首先關注的是在足球發達國家那些具有中國血統的球員。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2019年2月,侯永永首次代表北京國安在中國足協超級杯中出場,成為第一個在中國足協比賽中上場的歸化入籍球員。

今年1月,中國足球超級聯賽俱樂部北京中赫國安宣佈簽入來自英國的李可和來自挪威的侯永永(John Hou Saeter),兩人都被註冊為中國籍球員,不佔用在中超規定中有限的外援名額。

他們就這樣成為了中國足球歷史上最早的歸化入籍球員。

兩人此前都沒有在中國生活過,但是他們的母親都是中國人,因此按國際足聯規定,入籍後已符合代表國家隊出場的條件。

移居中國並在中超裏踢了幾個月之後,他們對於未來可能有機會代表中國隊踢球的願景,都給出了積極的回應。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侯永永(左)和李可是中超歷史上第一批歸化入籍球員。

「我的母親出生於中國,代表中國踢球對於我的家庭來說也是一種榮耀,」侯永永在今年較早前向中國媒體表示。

而李可則表示,他「始終都知道自己的根在中國」。

目前入選國家隊大名單並且很可能成為主力的是李可,而且他已經在6月的友誼賽中代表中國隊出場過一次。不過,21歲的侯永永仍然被看作是未來的候選人。

2. 出身歐洲知名俱樂部

雖然歸化入籍球員在今年已經無異於是中國足球的一項新政策,但是並不代表中國足協和各俱樂部會為任何符合法律條件的球員爭取入籍。

一直以來,中國足球發展的首要目標,都是要讓男足國家隊打進世界杯決賽圈,但是中國隊自從2002年打進韓日世界杯之後,就再也沒有從外圍賽中出線過。甚至在20歲以下的「青年」世界杯,中國也有14年未曾入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李可來自英超俱樂部阿森納的青訓梯隊。

在酷愛足球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看重的足球改革方案中,有投入大量資金的青訓規劃,但引入歸化球員意在短期內為國家隊取得成功,比如出線卡塔爾世界杯。

李可是英超勁旅阿森納(Arsenal,阿仙奴)青訓體系的產品,而侯永永則保持著挪威俱樂部羅森伯格(Rosenberg,洛辛堡)成年隊歷史上最年輕出場球員的紀錄(16歲零101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侯永永來自挪威羅森伯格俱樂部。

而且,在英格蘭和挪威,他們都各自代表過出生國的青年國家隊比賽。

今年2月,七屆中超冠軍廣州恆大簽下英超埃弗頓(Everton,愛華頓)的布朗寧(Tyias Browning)。中國媒體在6月報道,他已故的外祖父是廣東江門人,1960年代移居英國,因此他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

據報道,他在7月已取得中國國籍,不過國際足聯仍在審核他的中國國家隊比賽資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侯永永曾代表挪威青年隊。

3. 又或者,在中超鶴立雞群

8月,中國又向前走了一步,幫助沒有任何中國血統的艾克森完成入籍,並將其召入國家隊。這名前鋒已經以外援身份在中超效力6年,符合了國際足聯對無血統移民須在歸化國居住滿5年才能代表國家隊出場的規定。

他的入選意味著,即使你完全沒有中國血統或中國親人,中國國家隊還是有可能對你敞開大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高拉特(左)和艾克森(中)在2015年曾作為隊友幫助廣州恆大奪得亞洲俱樂部冠軍聯賽錦標;未來,他們與鄭智(右)在中國國家隊相聚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艾克森是中超聯賽歷史射手王。

當然,在一個漢民族意識佔絶對主導地位的國家裏,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

為什麼艾克森可以成為先例?他是中超聯賽歷史上進球最多的球員,至今已打入103球。

如今看來,中國球迷和裏皮都期待他能夠與留洋西班牙甲級聯賽的武磊組成中國隊的前鋒組合,在關鍵時刻為球隊攻城拔寨。

假如這還不夠怎麼辦?與艾克森一樣效力廣州恆大的另一名高產前鋒裏卡多·高拉特(Ricardo Goulart)已經宣佈放棄了巴西國籍,正在等候申請中國護照。

4. 當然,要放棄你的原國籍

裏奧內爾·梅西(Lionel Messi)可以在持有西班牙護照的同時繼續為阿根廷國家隊效力,但是在中國,這種操作行不通。

中國國籍法並不允許公民擁有雙重國籍,因此一旦得到批准入籍中國,就必須放棄其他任何一國護照。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李可(右)在6月已代表中國隊出戰與菲律賓的友誼賽,在此之前他須先放棄英國國籍。

前往中國工作的外國人近年一直呈上升趨勢,但是如今有人為了代表中國隊踢球而放棄英國或者挪威這些國家的公民身份,仍然從側面反映了中國護照的影響力似乎正在上升,或者至少這個國家足球領域的報酬足夠吸引。

就在兩年前,中超俱樂部在引進外援球員方面投入的金錢令世界足壇側目,以至於中國足協開始採取措施,對任何外籍球員的轉會費徵收100%的「調節費」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艾克森在入籍中國之前,已經以外援身份在中超效力六年。

在2019年,艾克森在廣州恆大的最新年薪是1000萬歐元。

他過去曾經被巴西國家隊徵召過一次,但是在那場友誼賽中並未出場。現在,他在30歲的年紀迎來一個機會,同時為他自己和為中國一圓世界杯夢。

5. 還要有個正經的中文名字

如果歸化入籍球員一時還不能掌握流利的中文,那他至少要有一個讓全中國球迷叫起來更親切的名字。

對於1990年代和21世紀初的亞洲足球有印象的人們會記得,當年日本國家隊中那些巴西裔球員的日本姓名。

魯伊·拉莫斯(Ruy Ramos)的名字變成了瑠偉,瓦格內爾·洛佩斯(Wagner Lopez)則變成了呂比須,而亞雷山德羅·桑托斯(Alessandro Santos)則成為了三都主。

現在入籍中國的這些歸化球員,名字也要經過類似的「漢化」。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艾克森或將繼續在中國足球開創歷史。

李可的名字來自他的英文名「Nico」的音譯,艾克森的名字也是採取了相類似的邏輯。

而侯永永則是完全是他本來的中文名字,隨母親姓侯。

而一個未入選國家隊,受到媒體關注也相對更少的歸化球員,卻被一些人認為是名字漢化最恰如其分的一個。

效力於中國第二級別足球聯賽中甲廣東華南虎的阿洛伊西奧(Aloisio dos Santos Goncalves)在今年7月獲得中國國籍,媒體披露的註冊文件當中,他的中文名字是洛國富。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布朗寧(左)是廣州恆大運作歸化入籍球員,不過他的國家隊參賽資格需待國際足聯審核。

而媒體在報道布朗寧的中國尋根之旅時則曾提到,他外祖父姓蔣,根據家族譜系,布朗寧的中文名字可能會叫「蔣光泰」。

或許,這些會是日後入籍球員姓名漢化時更多使用的邏輯。

6. 最重要的一點,要會唱國歌

「起來!起來!起來!」

這是在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裏最標誌性的一句歌詞,也可能是對李可和艾克森來說最容易學的一句。

不過,在他們披上中國隊球衣站在賽前奏國歌儀式的隊列當中之前,他們要學會的不僅是這一句,而是要能唱整首完整的國歌。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歸化入籍球員需要遵守中國足協的多項規定。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最終,歸化入籍政策的成效需要在賽場上驗證。

這是中國足協對于歸化入籍球員的其中一條管理規定,也是他們在成為中國球員之後需要做到的事。

剩下的,當然是需要他們在賽場上幫助球隊獲勝。

據中國媒體報道,李可和艾克森目前會說的中文都不多,但都在「努力學習」,而除了唱國歌,他們最被寄予厚望的貢獻當然是要讓中國國歌在卡塔爾世界杯賽場上響起。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