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來鴻:外籍勞工在台灣的悲歌

阮國非的父親在台北公開要求台灣政府給死者家屬一個公道。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阮國非的父親在台北公開要求台灣政府給死者家屬一個公道。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與立場)

一起逃逸越南外勞被警察開槍擊斃的案件,遠赴異鄉打工卻化成一盒骨灰回家,背後顯示的是外勞在台灣的社會地位以及管理出現了問題。

外勞在台灣的勞動力市場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除了是照顧老齡人口的主力,台灣的工廠、建築工地、漁船甚至飲食店都可以看得到他們的身影。以台北為例,在晚間收集垃圾的地點都可以看到手提垃圾袋的外勞在等垃圾車的來臨。

但是,外勞在台灣的重要性卻似乎沒有受到相等的重視,外勞沒有工會維護他們的權利,只能靠民間團體為他們發聲,但是這些團體規模小,必須依附在一般的勞工團體之下,所能夠發揮的力道有限。

只有忍耐

法律對外勞而言似乎也是不能夠提供足夠的保護。當外勞受到僱主虐待、性侵或者其他不法待遇的時候,輸家大多是外勞,因為他們很可能在調查期間就被遣返。而外勞通常在來台灣之前必須貸款支付仲介費,如果被遣返,不但沒有辦法賺錢改善生活,也許還要背負巨額的債務、也斷了以後出國打工的機會,所以許多外勞在受到不公平待遇或者虐待的時候選擇了隱忍。

根據台灣官方的數字,全台灣大約有5萬名左右的逃逸外勞,這些逃逸外勞只能打黑工,這次被警察射殺的越南外勞阮國非就是如此。但是媒體選擇形容這些逃逸外勞是"國安隱憂",政府則採取提供獎金鼓勵民眾舉報的方式來對應。

舉報之後,接到舉報的單位通常是警察單位。按照台灣的法律,警察單位也不能不予以處理取締,但是警察在裝備、人員還有能力上都有所不足。有退役的​​警察就說,也許由懂得越南話的專責單位來拘捕阮國非,或許能夠溝通安撫就不會出現這次憾事。

專業執法

以英國、美國取締非法移民的做法來看,都是由移民事務主管單位負責,取締的人員都具備語言、法規、證照查驗等等的執法訓練,而不是由經驗不足的基層警員帶著不具司法人員身份的民防人員前往處理。

不可諱言,也許有些外勞到台灣打工是別有目的,以往的確也有外勞到台灣之後沒多久就脫逃,然後從事色情行業的例子,也有外勞吸食毒品、賭博、械鬥等治安問題發生,但是絶大多數的外勞在台灣是希望能夠安定地打工賺錢、改善家人的生活。

而一樣不可否認的是,即便在自我號稱"最美麗的風景就是人"的台灣,也有不是那麼美、希望以最低的價格取得最大勞動力供應的"惡老闆",以前也有發生這些僱主以不同名目剋扣外勞薪資、毆打外勞等等不法事例。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越南政府要求台灣盡快查明案情、確保阮國非的合法權益,顯然這個事件已經演變成國際事件。

照顧外勞

有的僱主因為擔心外勞逃逸而扣住他們的護照、甚至限制他們外出,這些行為都引起本地勞工團體的關注,但是有關的主管部門卻沒有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法,外勞的議題也幾乎沒有民意代表關心。

而台灣社會本身對外勞其實也並不算友善,以這次阮國非事件為例,雖然媒體有報導,但是沒有在社會上引起多少注意,以前外勞周末在台北車站聚集,卻引來民眾抗議,而擔任照護的外勞違規地被用來當成家中的傭人更是屢見不鮮。

現任的台灣政府是標榜"人權治國"的民進黨,而針對越南、印尼、菲律賓等東南亞外勞來源國家的"新南向"則是台灣總統蔡英文大力推動的政策。外勞的權利在台灣是否能夠受到保障、地位是否能夠受到尊重,未來都會影響到這些國家對台灣的觀感,終結外勞的悲歌似乎也成了台灣不可迴避的挑戰。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