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來鴻:上班族與現代「奴工」

台灣手機軟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台灣愈來愈多上班族手機安裝LINE、WhatsApp等通訊軟件,

新通訊時代,下班後主管用LINE交辦工作,上班族24小時待命,成為現代數字奴工 。

台灣愈來愈多上班族手機安裝LINE、WhatsApp等通訊軟件,成為聯絡上的好幫手,但許多企業老闆主管透過這類的通訊軟件,下班後繼續交辦工作,不僅造成勞工「隱藏性工時」快速增加,更使得勞工處於全天待命狀態,對勞工的身心影響巨大,讓原本已不佳的上班族勞動條件有如雪上加霜。

不少上班族抱怨,即便已是下班時間,仍會時刻查看LINE,以免漏接老闆或上司的指令,根本沒有所謂的「下班時間」,精神時刻處於緊繃的狀態,讓人喘不過氣。

事實上,因此而「過勞死」的不幸案例,已經在台灣社會發生了。日前傳出,一名從事媒體公關業的年約40歲女性,由於主管習慣在下班後用WhatsApp交辦工作而經常加夜班,最後中風過世。勞保局後來判定,這是「過勞死」,也就是職災死亡,成為台灣「通訊軟件加班族過勞死」首宗案例。

由於現行法律只有規定勞動期間與時數,卻沒有明文規定因通訊軟件所產生額外加班工作,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盧秀燕於是提案修訂《勞動基凖法》,未來員工下班後若被以「任何形式」交代工作,其中包括LINE等通訊軟件,須視為加班,可領加班費。

至於加班時間如何計算,是從主管「交付」工作開始算起,或是勞工「開始工作」算起,盧秀燕建議政府訂定標凖。

盧秀燕並且透露,她接獲陳情,有金融界老闆會在清晨五點半「請安問早」,下屬不敢「已讀不回」,只好提早上陣;下班後也常被交付工作,形成極大生活壓力,員工希望她幫忙發聲。

根據台灣一家求職網站調查,高達六成受訪者下班後接過主管或老闆打電話問公事,超過五成收過簡訊,四成二收過公務電子郵件。由此可見,類似的情況十分普遍。

針對此一情況,勞動部回應指出,現行《勞動基凖法》並未限制以何種形式交辦工作才算加班,勞工只要在約定的工作時間外接到工作訊息,就算是加班,若公司拒給加班費,勞工可提出申訴。

只不過,在台灣當下的職場氛圍中,為了保住工作,鮮少人會提出申訴。

台灣工時過長

台灣1984年制定《勞基法》作為勞動保障的依循標凖以來,工時逐步向下修正,目前是雙周不得超過84小時,也就是隔周休二日製,但年總工時依然在全球名列前茅。

根據台灣勞動部研究報告,2012年全球主要國家中,台灣以年總工時2141小時名列第三,僅次於新加坡(2402小時)和墨西哥(2226小時)。這也就是說,台灣勞工的工時遠遠超過英、美、加、德、法等歐美先進國家,也高過亞洲的日本與南韓。

台灣工時過長,「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已是常態,以致近年來過勞死的案件頻傳。根據統計,台灣去年有32位勞工「過勞死」。如今,手機通訊軟件讓情況更加惡化,老闆和主管下班後用通訊軟件交辦工作的加班型態出現,勞工成了24小時勞碌命,意外淪為新通訊時代的受害者。

由此觀之,通訊科技改變傳統的工作模式,打破工作與生活的界線,形塑了新的社會風貌和文化。

面對通訊科技帶來的勞工過勞問題,歐洲先進國家已計劃透過立法與企業自律,以保障勞工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質量。例如,德國打算立法規定「下班後禁止聯絡員工」。法國勞資雙方達成協議,為確保員工下班後真正「脫機」,員工可以拒接主管的來電和電子郵件。

台灣勞動部計劃,搜集用LINE等通訊軟件要求加班的相關個案以及處理經驗,以建立認定標凖,並且邀請勞資雙方開會凝聚共識,屆時再提出修法草案。

(責編:尚清)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