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凝視兒子眼睛時 能看到那個強暴者影子

插圖

這件事發生前我是一名單身母親,已經有兩個孩子。

我們兩人是通過一個共同的朋友相識的。兩人成為了朋友,很正常的朋友,只是朋友而已,而且這種關係大約持續兩年左右。

我對他很坦白,我說我並不想發展成某種關係。我只想自己一個人,但我樂於與他做朋友。

有一天,我到他家去,突然我感覺他離我的距離太近了,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試圖躲開,並伸手推他。但一切都發生的太迅速。他的力氣很大,我根本無法招架。我當時一下了就懵了,一動也動不了。

我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我整個人都不知所措了。

之後,他一言不發,他站起身走了出去。他走出家門,開車走了。他一句話都沒有跟我說。

我自己走回了家,我受了傷。我當時也沒有多想就回到了家。

我只是想回到我所熟悉的環境中。 我當時把孩子托給我的鄰居朋友照管。

Image caption 我自己走回了家

我回家時孩子們在鄰居家睡覺,屋子裏空無一人,我略感到些安慰。

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這件事,因為我覺得人們會評判我,認為我是自找麻煩。

而且,因為我們兩人認識,我沒有把此事看作是跟在街上受到陌生人強暴一樣的嚴重。因此,我也沒有報警。

第二天,我去問他為什麼會那樣做。他聲稱他什麼都記不得了。

他並沒有否認這件事的發生,但說自己真的不記得發生了什麼。這聽上去很奇怪。

我當時無言以對,因為我不知道我該如何反應。

我只能把注意力都轉移到我孩子的身上。

但當我發現自己懷孕後,就把這一消息告訴了他。

他的反應更讓我感到吃驚,因為他並沒有說"這不是我的孩子"。

雖然他不承認導致我懷孕事件的真相,但他從未否認過這是他的孩子。

我當時並沒有考慮過墮胎,雖然我可以這麼做。

我個人並不反對墮胎。但我覺得如果我"殺掉"了我腹中的胎兒反而會讓我感覺更糟糕。

也許,我太自私了吧。我並沒有考慮到將來這個孩子的生活。我只是覺得如果那樣的話我會感到受到更大的傷害。

因為我是單身母親,而且又懷孕了。人們不免帶著評判的目光看我,我知道。但我也不想解釋。

我知道別人看我的目光,我也知道別人在背後議論我。但我不想告訴別人我懷孕是因為遭到了強姦。

我也不願意讓人們覺得我是因為一夜情懷的孕,雖然這樣說好像好聽點。

我當然也不想別人對我的孩子品頭論足。因為這會影響到他。

我想保護我的兒子,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能堅持下去。否則的話將無法忍受。

雖然我是強姦的受害者,但我的兒子是無辜的。

Image caption 父子倆的眼睛非常像

當我第一次抱他的時候,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他的眼睛和他父親一模一樣。

我第一次注視他的眼睛時,那一刻我感到毛骨悚然。

隨著孩子的長大,他的眼睛越來越像他的爸爸,即那個強姦我的人。

他們兩人都有著非常獨特的眼睛。

但憑良心說,我並沒有因為這個影響我和兒子之間的感情。但是有時他的眼神確實能帶給我痛苦的回憶。

我非常愛他,從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愛他。

他從不問我有關他父親的問題。

但有時學校會讓孩子們寫有關家人的文章或是展示父親的照片時,我就不得不跟他解釋。

遇到這種時候, 我會覺得很艱難。

我是在最近幾年才把身世告訴一些人的,那些我認識的人,並且認識我兒子的一些熟人。

我承認無論做出哪種選擇,都會面臨巨大的挑戰。但我從不後悔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也不想把他送給他人撫養。

有時,我會覺得非常孤獨,非常艱難。但我一直認為兒子是這一不幸事件中的唯一安慰。

(插圖:Katie Horwich)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