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英中各有所求、各取所需的「黃金時代」

圖片版權 EPA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Theresa May)上周在任期內第十八個月首次訪華,在中英各界反響熱烈,但英國商界、政界和學界對中英 「黃金時代」的看法多有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梅首相與前任卡梅倫相比,對中國的熱情似乎沒有那麼高。

梅首相訪華是英國通過在歐盟之外打造新貿易伙伴關係來建立「全球化英國」的一部分。除了在三天行程中簽署九十億英磅的商業訂單以外, 由於英國政府自身在退歐談判進程中的困境和中國對英國過高的期待, 雙方在一帶一路上的分歧也被放到聚光燈下仔細觀察。

中國的期待

中國對退歐後的英國政府有三點明確期望,首先,希望英國繼續為中國企業提供穩定的投資環境,以此增加中資企業在英國更好的收購機會、增強企業的品牌附加值和企業產品技術含量,並減少中資企業在歐洲大陸和美國收購企業時常遭遇到的那種巨大阻力。

第二,在與美國和特朗普政府潛在的貿易戰中得到英國的支持。如果出現中美貿易摩擦, 在不以損害與歐盟其他27個成員國的關係為代價的前提下, 中國與倡導自由貿易和經濟全球化的西方大國,例如英國, 建立良好穩定的貿易伙伴關係。

第三,國家實力日益上升的中國希望得到許多成熟經濟體──也包括英國──的認可,以成為國際秩序的積極領導者和倡議者。中國希望英國現任政府像前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那樣力促英國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充當中國全球抱負,例如「一帶一路」倡議的領頭羊。

「一帶一路」引英疑慮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一帶一路」:中國市場是英國脫歐後的新希望嗎?

儘管中國的這三點期望,或者說一個穩定良好的中英關係能夠促進退歐以後英國經濟繼續繁榮,但是英國對「一帶一路」背後的中美戰略互疑、錯綜複雜的中俄關係, 國際體系競爭,環境、勞工等標凖和透明度等問題上仍然有巨大疑問。英國政府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戰略動機也非常焦慮,對非洲等海外市場擠壓頗有微詞,中英對接「一帶一路」合作仍缺乏制度化的機制性安排,因此沒有給出明確的書面答覆。

英國希望參與制定「一帶一路」倡議和其他基礎設施建設的相關規則,確保中國遵守西方在全球投資、貿易、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設定的人權、勞工、環保等各項標凖,從內部影響「一帶一路」相關規則制定、適用國際通行標凖選擇。這是英國政府對外交往一直以來的慣例,即用參與制訂國際規則為自身謀利。因此,雙方在重大項目決策方面會產生矛盾和摩擦,競爭和博弈在很長一段時期內無法避免。

梅首相自顧不暇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里莎‧梅內閣貌合神離?

另一方面,中國也應意識到,梅首相政權不穩, 保守黨內部黨爭不斷,在退歐政策上與眾多保守黨大佬和首相府高級顧問難有共識,首相的權威少得可憐。因此梅首相和她的幕僚團分身乏術,在梅的內閣閣員中更缺少知華派,她不可能花時間和精力積極處理對華關係。加上她自己曾任六年內政大臣,對外交事物涉獵甚少。凡是涉及國家安全的基礎設施投資,她一直都過於謹慎,矯枉過正。

這次中國對英國的良好期待多是由於去年十二月中兩國間雙邊第九屆「經濟財金對話」所達成的72項共識,碩果累累,許多倡議和雙邊合作項目都落實到具體的金額和時間長短。然而,英國財政部和首相府歷來行事方式方法不同。財相哈蒙徳和梅首相在退歐談判立場上多有分歧。對華關係缺乏延續性,只不過是他們內部分歧的一個表現而已。不僅僅是對華關係, 在許多英國政府對外交往過程中,由於缺乏政策延續性,讓合作伙伴任為英國不可信賴。

中國和英國有著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和機構設置。在梅首相訪華中的各種跌宕起伏未常對中國不是有意義的一課。怎樣處理多黨制政府的領導人更替,怎樣了解該國執政黨內部的分歧,怎樣向西方國家有效的推廣自己的倡議和主張。

目前,英國對中國的出口仍然處於有限的水平。中國一直仰慕英國在金融、法律和企業管理方面的專業技能,儘管這些優點仍然不大可能像「旅遊和教育」那樣成為直接出口產業,但服務業是英國經濟的支柱。如果梅首相和她的保守黨同僚認為英國可以在歐盟之外實現繁榮的話,那麼中國是一個必不可少的,長期的經貿合作伙伴。因此中英關係不管怎樣起伏,雙方應堅持互利互惠堅持原則繼續發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