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重出江湖 出錢反脫歐遭斥「管閒事」

George Soro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英國一個春寒料峭的星期一,不久前宣佈退休的金融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在倫敦切爾西富人區自己家裏設晚宴,客人裏包括六名資助保守黨的"財神爺",還有幾個"親歐派"要員。

杯斛交錯間,賓主商議了一件大事:阻止英國脫離歐盟;戰略、策略和行動綱領已形成文件,宣傳攻勢即將啟動。

索羅斯的頭像兩、三天後遂見諸英國各大、小報章頭版。報上也披露了反脫歐陣營凖備再次扭轉大局的行動計劃細節。

所有的報道都提到,25年前,正是這個索羅斯在匯市翻雲覆雨,最終迫使英國退出歐洲匯率機制,英鎊狂跌,經濟受重創。

這個「擊敗英國央行」的金融大亨2018年1月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宣佈徹底退休,餘生不再叱吒對沖投資市場,而將致力於推動慈善事業。

阻止脫歐

根據媒體披露的備忘錄內容,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OSF)向反脫歐運動組織 Best for Britain(BfB) 捐款40萬英鎊。

開放社會基金是索羅斯1979年成立的慈善基金,主要在東歐等地捐助推動民主、制度建設方面的活動,現在是世界第二大慈善基金。

政治組織 BfB成立於2017年4月,宗旨是爭取英國留在歐盟。

新披露的材料顯示,BfB凖備發起一場全國範圍的宣傳攻勢,"喚醒民眾,宣告現在制止脫歐為時未晚",推動就是否脫歐舉行第二次公投。

時間定在二月下旬,主要目標群體是年輕人。

計劃中的行動還包括游說保守黨的主要資助人,由此削弱梅首相的力量;要做國會議員的工作,說服他們反對最後的脫歐協議,由此觸發再次公投或大選。

具體手法包括採用市場營銷中的各種游擊戰術來營造聲勢,組織一系列標誌性的公眾集會和音樂會。

圖片版權 Reuters/Hannah McKay
Image caption 反脫歐遊行,是Best for Britain 的下一步行動計劃的一部分。

再起硝煙

不過,《每日電訊報》引述未具名消息來源透露,當晚赴索羅斯私家晚宴的保守黨捐助人對上述計劃反應冷淡,沒答應出錢加盟。

BfB聯合創辦人馬洛赫-布朗勳爵(Lord Malloch-Brown)證實確實凖備繼續努力反對、阻止脫歐,證實索羅斯確實贊助了它的下一次行動,不過其它支持者的捐助更多。

馬洛赫-布朗勳爵提醒大家,BfB成立的目的就是反脫歐,這不是秘密。

《每日電訊報》2月8日關於索羅斯介入反脫歐行動的報道,聯合作者之一是尼克·提莫西(Nick Timothy),是特里莎·梅首相的前高級助理,唐寧街首相府前幕僚長。

他在文章裏說,BfB的反脫歐宣傳攻勢旨在「說服國會議員們投票反對特里莎·梅與布魯塞爾談成的協議,不管內容怎麼樣。」

他說,「馬洛赫-布朗和他的支持者相信,如果議會拒絶脫歐協議,政府就會垮台,脫歐就會停止。」

英國發行量最大的全國小報《每日郵報》在「索羅斯晚宴」故事曝光後的次日,跟進報道說億萬富翁支持破壞脫歐行動,招致憤怒;評論版更是立場鮮明,直呼「索羅斯先生,少管閒事!留著你那些不幹不淨的錢吧」。

BfB反唇相譏,斥《每日郵報》手法「卑劣」。江湖又起硝煙。

圖片版權 Screen grab
Image caption 《每日郵報》標題毫不含糊:少管閒事!

雖然只是反脫歐運動贊助者之一,但索羅斯在諸多媒體報道中還是成了這則英國脫歐新聞的主角。

這裏有歷史原因。索羅斯在過去幾十年裏投資作風兇猛、推廣民主理念的做法爭議不斷,頭上貼著金融大鱷、干涉內政的破壞者、麻煩製造者的標籤,被指責引發危機並從中牟取暴利。

而英國是他的成名之地,是他的起點。

"黑色星期三"

索羅斯給英國人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25年前"讓英格蘭銀行破產"。他1992年做空英鎊,最終迫使英國退出歐洲匯率機制,直接損失逾33億英鎊,他獲利逾10億英鎊。

針對英國央行的那次豪賭,索羅斯押注英鎊固定匯率難以為繼,必將貶值並退出歐洲匯率機制,通過量子基金做空英鎊。

英國央行奮力抵抗,到1992年9月16日外匯儲備告罄,英鎊潰敗退歐。英國經濟衰退雪上加霜。

那天是星期三,史稱"黑色星期三"。

「麻煩製造者」

索羅斯1930年出生在匈牙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佔領時期的倖存者,戰後為逃離共產黨政權移民美國,今年87歲,是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據估計身家逾250億美元(180億英鎊)。

他在世界上許多國家政府的眼裏也是個惹麻煩的人,插手別國內政,引發危機牟取暴利。

他旗下的五個對沖基金中最廣為人知的是量子基金,是世界頂級大型對沖基金之一。

量子基金是索羅斯1970年與華爾街另一位投資大亨吉姆·羅傑斯(Jim Rogers)共同創辦,頭十年每年回報率約142.6%, 成立後前31年平均回報率高達30%以上。

2000年,在經受了幾次重大失利、虧損嚴重之後,索羅斯關閉量子基金和配額基金,整合資產,基金更名為量子捐助基金(Quantum Endowment Fund),改走低風險路線。

他們1990年代在國際貨幣市場狼奔冢突,以做空外匯市場+做多股票和指數的組合狙擊基礎薄弱國家的貨幣,財大氣粗,作風兇猛,屢屢得手,成為國際社會聚焦的金融大鱷。

圖片版權 sorawit123/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泰國的泰銖1997年被量子基金狙擊,貶值60%。

亞洲戰場

英國央行之後,量子基金盯上墨西哥比索。墨西哥經濟高度依賴中短期外資貸款,比索匯率高估並與美元掛鉤。

1994年,在量子基金的強勢攻擊下不堪一擊,墨西哥外儲很快告罄,被迫與美元脫鉤,貨幣和股市旋即崩潰,危機爆發。

然後,他到亞洲搜尋獵物。當時許多亞洲小龍小虎也跟墨西哥一樣,高度依賴中短期外資貸款來維持國際收支平衡,匯率與美元掛鉤。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源起泰國,迅速擴散,波及東南亞諸國,並席捲日本、韓國、菲律賓、香港、台灣、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乃至全世界,都受到輕重不等的衝擊。

量子基金和索羅斯雖然不是直接肇事者,沒有直接造成亞洲各國經濟危機,但他帶頭攻擊這些國家的貨幣,並推波助瀾,步步緊逼,致使事態無法收拾。

現在一般認為馬來西亞當年就是敗在索羅斯的量子基金手下。林吉特在投機者圍攻下貶值45%,馬來西亞政府損失數百上千億美元,總理馬哈蒂爾公開斥責索羅斯是個惡棍。

泰國的泰銖被索羅斯的量子基金和羅伯森的老虎基金聯手狙擊,泰國央行無力招架,貨幣貶值60%,經濟癱瘓,支柱產業全線崩潰,千百萬人頓失生計。

那年7月,索羅斯又試圖攻擊港幣,遇香港金管局頑強抵抗。最後索羅斯鎩羽而歸,損失慘重。

時隔5年,索羅斯的學生貝森特執行了對日元的狙擊。2012年11月到2013年2月,日元兌美元匯價下跌近20%,貝森特伺機做空日元,狂賺10億美金。

圖片版權 EPA/MALTON DIBRA
Image caption 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2018年1月爆發民眾反政府示威,遊行者高舉印著索羅斯頭像的牌子

慈善事業

1979年,索羅斯成立慈善基金開放社會基金會,逐年向它捐資,2017年捐資180億美元,使他對該基金會的個人捐款總額達320億美元。

開放社會基金會目前是僅次於蓋茨和梅琳達基金會的世界第二大私人慈善基金,2017年預算約9.4億美元。

這個基金會自成立以來,一直在東歐前共產主義國家資助旨在促進自由民主、制度建設和公民社會發展方面的項目。公開資料顯示,東歐國家大量政府官員曾得到索羅斯基金會的資助到西方國家的大學深造。

過去35年裏,OSF花出去的錢總計約140億美元。

但是,不少國家把開放社會基金會視為索羅斯干涉別國內政的工具,指責它從事顛覆政府的活動。

格魯吉亞和烏克蘭政權更替,普遍認為開放社會基金會是幕後推手之一。俄羅斯和烏茲別克斯坦為此對它下了禁令。但索羅斯的支持者辯駁說,這種指控是無中生有,出於政治動機。

匈牙利的強硬派總理維克多·奧班也公開抨擊索羅斯,說他企圖在匈牙利掀起「極端自由派聖戰運動」。

匈牙利是索羅斯的母國。面對奧班的指責,他毫無退讓的表示。基金會主席克里斯·斯通已經表過態,在東歐的工作將"持續數十年"。

最近又有指稱說,美國一些反特朗普的公眾遊行抗議,背後的主要推手之一是索羅斯。

索羅斯一年多前就曾發出警告,稱西方開放社會現在處於民主危機之中,連世界民主的領頭羊美國都選出了一位"潛在的獨裁者"來做總統。

2018年1月,索羅斯在瑞士達沃斯經濟論壇上公開指責美國總統特朗普企圖把美國演變成"黑幫國家"(mafia state),把美國擺在"通向美朝核戰的道路"上。

也是在這次達沃斯論壇的一次晚宴上,索羅斯宣佈退出金融江湖,不再管理投資,而將全力推動慈善事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