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英國家庭主婦追擊「戀童癖」的故事

Stock image of man walki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切爾西(Chelsea,化名)每天傍晚,都會照顧下課的孩子,為他們烹煮晚餐然後哄他們上牀睡覺。她日間大部分時間是一個普通的35歲無業主婦,但在小孩睡著以後,她會化身成10來歲的女孩克洛艾(Chloe),在網上追查那些試圖侵犯兒童的人。

切爾西向BBC記者琳達‧塞克(Linda Serck)分享了她的經歷。

圖片版權 Chelsea Hunter
Image caption 每晚手機不離手已成為切爾西的習慣。

切爾西以「克洛艾」的名義,結識了74歲的阿卜杜勒拉烏夫(Abderraouf Qutteineh),兩周以來,他們交流了幾百段信息,內容愈來愈露骨,阿卜杜勒拉烏夫甚至會談及對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想像。

一個年過70歲的男子,與一個虛假的10來歲小女生進行了一系列的色情對話。

「你深入認識他們後,他們會把所有東西告訴你,」切爾西說。

然後,兩人相約見面。阿卜杜勒拉烏夫在火車站等待年紀和他的孫兒差不多的小女生,但最終出現的,是35歲的切爾西。

圖片版權 Shadow Hunters UK
Image caption 阿卜杜勒拉烏夫

這是切爾西對戀童癖發動的鬥爭。切爾西把對話等證據交予警方,警察即場把阿卜杜勒拉烏夫拘捕。

「我們沒有想過,他這般年紀也會出現。」

「當我與他對峙時,我不是感到憤怒,我是覺得有點對不起他的家人,有點內疚感,事實上他才剛和太太從醫院離開。」

「多數的情況下,嫌疑人的家人也毫不知情。但突然之間,有警察上門,取走了他們家的電子用品,才知悉事件,他們其實也是受害者,會為他們感到難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來自英國肯特(Kent)的切爾西從去年8月起,一直過著雙面人生,白天她是平凡的家庭主婦,打理家務、照顧孩子,夜裏則是一個愛在網上找人聊天的小女孩。

「作為一個14歲的小女孩,對其他人來說,我白天應該在學校。」

「我要令他們相信我只是一個小女生,所以有時我會說要做功課和晚餐,那段時間其實我在照顧小孩。」

至今她已結識了逾50名男人,曾經向她表示想發生性關係,這些男子20來歲到70來歲不等。阿卜杜勒拉烏夫是當中年紀最大的一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但切爾西的行徑也被指妨礙警方調查。

是甚麼驅使切爾西這樣做,她回答說:「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幫忙的事情。作為一個主婦,除了日常生活的雜事外,我沒有甚麼事情可做。」

「未當誘餌之前,我是完全不知道,原來世上有這麼多戀童癖在線狩獵。」

「有些人長得很帥,我心想:你在做甚麼?你不如把我屏蔽,但他們就是執意這樣做。」

「在第一次成事後,我回家痛哭,感覺很糟糕,感到既釋懷又憤怒的百感交集。」

「你要裝備好自己,心裏要很清楚即將面見的人,以為你是一個小孩。」

「第一次捉拿那些人時,我其實不太能想像會發生甚麼事,但最後,他們真的站在那兒等你,你要面對這個現實,當下我感到很懊惱,因為他們會在你面前說謊試圖瞞騙自己的行徑。」

Image caption 切爾西不是唯一一個做誘餌的人。

切爾西說,以前每晚,她都無事可做,只是看看電視,但現在則是手機不離手,繁忙地收取和發放訊息。

「我晚上生活徹底不一樣了,這樣說有點傻,但如果現在我晚上不當誘餌,就會覺得有點不自在,或是感到苦悶。」

「我當然繼續看肥皂劇,仍然會照顧好小孩,當小孩需要我時,我就要告訴那些戀童癖,我媽在叫我,你等一下。」

切爾西與丈夫同樣隸屬一個名為「影子獵人」(Shadow Hunters)的組織,這是一個由大人組成的組織,在社交網站上偽裝成小女生,在全國追擊那些想邀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那些人。

警方雖然會配合他們的行動,但不鼓勵他們這樣做,指他們的活動會阻礙正在進行的調查。

切爾西在「影子獵人」中得到很大支持,形容組織猶如她第二個家。

「我們開會工作時特別認真,但聖誕節等日子,我們會有聚會,一起開懷大笑。」

「當我們收到一些超越尺度的圖片,便會在群組中分享,一起取笑,讓大家放鬆心情,有助工作。」

圖片版權 Chelsea Hunter
Image caption 她一直過著雙面人生。

切爾西的臉書圖像是一個少女,為求她採集的證據能夠在法庭上使用,她遵守一套清晰的指引,不能夠弄成一個主動引誘別人的圈套。

「我們不主動加任何朋友,是他們主動要求加我們,」她說:「我們答應他們的朋友邀請,不會主動發訊息,而我們第一件事告訴那個人的是虛假年齡,看他們會如何說下去。」

「指引訂明在首8至10個訊息中,我們要告訴他們那個虛假年齡至少3次。」

「我們不能夠套他們講話,是那些男人自己主動談及色情內容,也是他們主動邀約見面,這是他們的選擇,我們不鼓勵任何事情。」

切爾西向BBC分享了一些截圖,顯示這些對話如何迅速地變得充斥著性的內容。大部分內容越界得不能在此公開。

圖片版權 Shadow Hunters
Image caption 首8至10個訊息中,切爾西要告訴他們虛假年齡至少3次。
圖片版權 Thames Valley Police
Image caption 希克斯1988年起,有18宗性侵紀錄。

其中一宗案件涉及有多次性侵紀錄的彼得‧希克斯(Peter Hicks),這個人對切爾西是一場惡夢。

當時有一位母親知道女兒與希克斯有接觸後,把希克斯的資料放到社交網站,所以希克斯成為組織追蹤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

希克斯真的加了切爾西的少女帳號。

「他要求小孩做的事情是難以想像,作為一個成年女性,我覺得很嘔心,特別是知道他以為與他聊天的是一個小孩。」

最後希克斯被判監4年,不過當時審案的法官不滿切爾西等追擊戀童癖的人士及組織,認為他們本身和希克斯完全沒有關係。

切爾西反駁說:「這明顯是警方的工作,但警方也承認,他們沒有辦法執行類似我們的工作。我們目的是和警方合作,不是搞對抗,我們會把所有資料、每樣證物都全盤交給警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根據當地警方資料顯示,嘗試誘惑小童發生性行為的罪案由2015年的9宗,升到2017年的90宗。BBC此前也報道過,數字顯示,愈來愈多案件使用類似切爾西等人及組織自發提供的證物。

警方發言人表示,不鼓勵這種行為,以免影響戀童犯罪網絡的調查工作。

一些兒童福利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同意警方說法,認為這會構成風險,令犯罪者更加隱秘,影響警方調查和法律程序,甚至牽連無辜的人。

面對批評,切爾西說:「我希望批評我們的人的小孩,不會被有戀童癖的人看上。」

「如果我能夠作出改變,我不會管警方喜不喜歡,少一個有戀童癖的人在街頭,感覺更釋懷,我慶幸這些有戀童癖的人是跟我說話,不是與一個真小孩聊天。」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