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美國逼表態站隊 英國怕迫吞「毒丸」

脫歐

「滴答,滴答」。時間正一秒一秒地接近2019年3月29日格林尼治時間23點整。

到那一刻,英國將正式啟動歐盟《里斯本條約》第50條款,開始脫歐程序。屆時無論英國與歐盟是否達成協議,開弓沒有回頭箭,英國將脫離歐盟。

懸崖「崩脫」

2019年3月29日,是一個懸崖。如果在此之前達不成協議,掉下懸崖,後果不堪設想。或更凖確點說,難以設想。

英國的商賈政客,專家學者,各行各業有頭臉的人物,都警告達不成協議可能給英國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然而,英國政府內仍在爭吵,吵成了一鍋粥。「硬脫」、「軟脫」、「半脫不脫」,坐而論道;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土耳其模式、加拿大模式,左顧右盼。

時間在流逝。一個可能性顯得越來越現實:「崩脫」。即與歐盟談不攏,赤條條而去,「無協議脫歐」(No deal)。

10月底,來自英倫三島的70萬人匯集倫敦街頭,要求選民,而不是英國議會,對脫歐談判的結果有最後的發言權。脫歐二次公投呼聲漸勁。

Image caption 英國的商賈政客,專家學者,各行各業有頭臉的人物,都警告達不成協議可能給英國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特朗普的「定心丸」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安撫大家說,與歐盟的談判已經談妥了95%。批評者立刻譏諷說,剩下的談不妥的5%才是關鍵。

歐盟也不給梅首相面子,說哪怕1%談不妥,已經談妥的99%也是白談。

這個火燒眉毛的關頭,美國總統特朗普挺身出手,一面斥責歐盟是「非常的保護主義」,要歐盟「住手」!一面給特里莎吃了一顆定心丸。

特朗普許諾,英國脫歐後,可以「立即」開始與美國的貿易談判,而不是前總統奧巴馬警告的要回到隊尾排隊。

實際上,特朗普說,英國與美國已經在凖備「一個重大的貿易協定」。未來的英美貿易協定將是「非常非常大的且令人激動的」。

這個「定心丸」,特朗普形容是「巨大而美麗」的。但英國的有識之士警告,在定心丸吃到嘴裏之前,英國將會被逼迫先吞下特朗普設計的一顆「毒丸」。

「毒丸條款」

「毒丸」是什麼?這就要說到看似與英國無關的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重新簽訂的貿易協定。

10月初,美國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簽署了《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取代已經執行了20多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達成框架協定一宣佈,特朗普連續發推文,給自己戴的高帽子一個比一個大: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了不起的交易」。

「這是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貿易協定」。

「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將給美國和北美帶來大量資金和就業機會」。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加拿大墨西哥簽署協議,等於被迫吞下了特朗普設計的"毒丸"。

但是,專業人士一致的看法是,重簽的協議基本保持了與加拿大、墨西哥原三邊貿易協議的框架,修改的成分「不大」(moderate)。

特朗普的批評者們指責他是在嘩眾取寵,新協議換湯不換藥,改了個標籤而已。

但是,許多人甚至沒有注意到的是,新協議裏有一個「32.10條款」。這個條款,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本人把它形容為是一顆「毒丸」(poison pill)。

「針對中國」

Image caption 分析人士認為,"毒丸"條款是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戰白熱化的關鍵時刻祭出的殺手鐧。

「32.10條款」規定,美加墨貿易協議中的任何一個簽約國如果與其它「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則協議中的任何一個成員國都可以在6個月後退出貿易協定。

換成直白的表述,如果加拿大、墨西哥與美國眼裏的「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了貿易協定,那美國就可以退出美加墨三邊貿易協定。

誰是「非市場經濟國家」?在美國眼裏,至少是眼下,針對的是中國。

美國毫不掩飾「32.10條款」是為中國量身定制的。羅斯在接受路透採訪時表示,「毒丸」條款是「一項堵住貿易協定中漏洞的舉措」。

圖片版權 Reuters

羅斯所說的漏洞,是要防止中國商品借道加墨曲線進入美國市場,削弱美對中的貿易壁壘。

分析人士認為,「毒丸」條款是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戰白熱化的關鍵時刻祭出的殺手鐧,旨在全球貿易格局中孤立中國。

對這顆「毒丸」的毒性,中國有清醒的判斷。《美墨加貿易協議》簽署一宣佈,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隨即發表聲明,譴責其"非市場國家"條款是美國「公然干涉別國主權的霸權行徑」。

劃線站隊

路透社評論說,「毒丸」條款實際上賦予了華盛頓對加拿大和墨西哥與其他國家簽訂的自貿協定的否決權。中國一直未獲得國際社會承認其「市場經濟國家」地位,這意味著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想和中國達成自貿協定,就要承擔與美國自貿協定破裂的風險。

北美貿易協定帶來的貿易額佔加拿大和墨西哥兩國GDP的40%-50%,但只佔美國的5%。這種不平衡使兩國缺少對美談判的籌碼,加拿大墨西哥簽署協議,等於被迫吞下了特朗普設計的「毒丸」。

先例即開,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預言,美國以後與其他國家簽署貿易協定時要求加入「毒丸條款」是順理成章的事。羅斯說:「人們會明白過來,這是你想(與美國)達成交易的前提」。

羅斯的意思,說透了可以這樣表述:美國與中國勢不兩立,有它沒我有我沒它。想與美國做生意?你自己掂量吧。

Image caption 英國的有識之士警告,脫歐後想與美國達成自貿協議,英國將會被逼迫先吞下特朗普設計的一顆"毒丸"。

「魚與熊掌」

英國人在掂量,掂量後心驚膽顫。

英國國際貿易部(DIT)前助理部長戴維·漢寧把美加墨貿易協議中的「32.10條款」直呼為「中國條款」,預言英國官員將不得不做出「及具爭議性的決定」。

漢寧說,英國脫歐後「一開始簽貿易協議,就不得不迅速縮小選擇的範圍。我們不想說我們不同中國做生意,但中國條款會是個麻煩」。

英國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委員克里斯·萊斯利說:「美國顯然是要阻止英國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

英國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恩格斯·麥克內爾的判斷是,美國在與中國的角力中,是不會顧及美國與英國的所謂「特殊關係」的。

麥克內爾說:「美國人已經清楚地表明,在雙邊談判中他們會顯示肌肉,獲得他們想要的。貿易談判中特殊關係不算個事」。

特里莎·梅的政府雖然不再像前卡梅倫政府那樣言必稱「英中黃金十年」,但中國市場是條大魚,尤其是脫歐後的英國,更是急於抓住。

但是,特朗普設計的毒丸,把美國市場和中國市場,變成了英國被迫面對的「魚與熊掌」的選擇。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特朗普拿出了「毒丸」,英國恐怕只能「舍魚. 而取熊掌者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