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模特的辛酸:光鮮靚麗且債務纏身

Getty creative image of catwalk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早春二月,世界幾大時裝之都又開始流光溢彩,紐約、倫敦、米蘭、巴黎,時裝周接踵而至。

對於無數時裝模特而言,這意味著繁忙的工作旺季開始了,他們要在幾大時裝周之間穿梭奔波,打工揾食。

如果以為這些美女帥哥在這一季走秀之後都能賺一大筆,那就想錯了。大部分人其實是賠錢倒貼的。

安娜(化名)17歲開始當模特,為普拉達(Prada)、邁寶瑞(Mulberry)和川久保玲的Comme des Garcons 和很多其他品牌走過秀。

她從出道第一天就背上了債務,模特經紀行借給她10000英鎊。3年後,她還沒有還清這筆債。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的旅行和其他相關開支通常從經紀人那裏預支,事後需要償還。

安娜簽約的第一家模特經紀行預支給她350英鎊用來支付攝影費用。

稍後,她從本國飛到倫敦參加面試,那筆開支也算在她的借貸賬上,包括吃住行等日常開支。她很快就債台高築。

她記得,「他們會問我要不要僱一個司機,但不提這很貴,而且這筆錢需要我自己付。」

時裝圈裏的常規做法是經紀人墊付模特與工作相關的旅行和日常開支,但這筆錢屬於借貸,需要償還。

如果一個模特從外地、外國飛到倫敦,希望在倫敦時裝周找到走秀的工作,但最後沒有成功,經紀人預支的這次旅途開支就成了他/她的欠債。

安娜18歲時就遇到過這種情況。她當時飛到美國去面試紐約時裝周走秀的工作,但到了那裏就病了,根本無法上T台。

連著兩年,她幾乎沒有分文收入,因為她在巴黎、倫敦和紐約的經紀人把她走秀掙來的錢用來償債了。

圖片版權 Aurélien Nobécourt-Arras
Image caption 法國第一個模特權益組織的聯合創辦人葉卡特林娜•奧奇佳諾娃說,模特們通常不願意透露自己掙多少錢。

葉卡特林娜•奧奇佳諾娃(Ekaterina Ozhiganova)覺得模特債台高築的問題到了必須正視、必須設法解決的程度。

她是俄羅斯模特,在巴黎工作,是法國第一個模特行會 Model Law 的聯合發起人。這個行會旨在保護模特的權益。

模特行業的禁忌,她說,曾經是性暴力,現在這個問題已經再公開不過,人人都在談論性剝削。

」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談錢。每個人在這件事上都守口如瓶。「

因為這跟形像有直接關係:模特的事業成功與否,衡量標凖之一就是掙錢多寡,因此還在走秀的模特寧願不提債務纏身的苦惱。

不過,奧奇佳諾娃的行會組織在幕後做了不少努力,幫助模特們了解和掌握自己的財務事項。

最大的問題是資訊,她說。」模特們不知道她們應該得到多少酬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2月紐約時裝展

債務不分國籍,但來自較貧窮國家的模特在這件事上處境更糟糕。

奧奇佳諾娃解釋說:」這跟外國勞工到發達國家謀生一樣。語言不通是最大的困難。他們看不懂合同文件,閉著眼就跳進去了。「

雪上加霜的是模特市場人才濟濟,供大於求,薪酬高低相差極大 。

比如,雜誌刊物的一些廣告就不付模特酬金。付費的工作,有的是一天50英鎊勞務費,或者1000英鎊在時裝周上走一場秀;參加某個品牌的廣告營銷屬於肥差,酬勞可以是數萬英鎊。

圖片版權 Aaron J Hurley
Image caption 霍納(右一)說,如果模特決定改行,退出這個行業,那她/他欠的債就成了經紀人的壞賬註銷,也不用還了。

不過,模特背負的債務跟普通意義上的個人債務還不一樣。

據英國時裝模特協會(BFMA)會長約翰•豪納(John Horner)解釋,如果哪個年輕模特出道後事業始終沒有起色,決定退出這個行業,那麼她的「欠債」就不必還。她的經紀行會把這筆投資作為壞賬註銷。

經紀行墊付、預支、借貸的錢跟英國借貸機構Wonga的高利貸不一樣,他說。最終承擔這筆債務的是經紀行。

他自己在倫敦開經紀行,Models 1,賬上有60000英鎊的模特欠款,如果欠債的模特最終也沒能掙錢,就得作為投資失利處理。

他還說,經紀行必須每個月提供一份開銷明細單,逐項列出預支款額,至於模特是不是每份月接單都仔細過目,那就不得而知了。

絶大部分成功的模特都很快還清債務,開始給自己個人賬戶掙錢。

圖片版權 jakub koziel
Image caption 艾瑟爾•金尼亞-德朗斯(右)認為,為模特們提供必要的個人財務知識是時裝行業的責任

倫敦有一家規模不大的模特代理公司,Linden Staub,3年前成立,聯合創辦人之一叫艾瑟爾•金尼亞-德朗斯(Esther Kinnear-Derungs)。

這家公司希望嘗試改善模特的待遇。

金尼亞-德朗斯說,預支和回收是這一行的特點。

問題在於許多經紀行或代理人把模特視為」可拋型「商品;行內一個公開的秘密是,時裝週期間,許多大經紀行採取的策略是把數百個模特撒出去,」甩到牆上,看哪些能粘著不掉下來「。

她說,通常最容易陷入債務泥潭的是來自東歐的模特。

這些姑娘年齡不大,她們的父母還以為自家閨女終於時來運轉,也沒過多打聽清楚各種細節,而模特們自己又不懂自己的財務,也不會管理自己的職業生涯。

金尼亞-德朗斯說:「我們認為我們有責任從一開始就為模特們提供教育,不管她來自西伯利亞、非洲還是倫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們通常不善於管理自己的財務

坎迪斯(化名)是法國時裝模特,祖籍東非。她承認自己剛出道時不知道經紀行為她支付旅行和其他費用開支是借貸,她日後要償還的。

你第一次拿到工作,完了去跟他們要酬金,然後被告知「你沒有錢,因為你還欠著債呢」,這時你就知道,一切都不是免費的。

在她看來,即使最終承擔財務風險的是經紀人,模特們自己也是有心理負擔的。

」每次去時裝周,心裏都覺得像是一場賭博,不知道自己回家時欠債是比出發前多了還是少了。「

焦慮由此而起。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