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行會一瞥:隱秘、富可敵國、歷史千年

The Lord Mayor of the City of London, Alderman Peter Estlin, waves from his carriage during the Lord Mayor's Show on November 10, 2018 in London, England.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倫敦金融城市長通常是一位行會成員。

倫敦貿易行會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它們擁有數十億英鎊的資產。但它們是否忘記了初衷之一——把錢花在公益事業上?

倫敦的金融城也是個古老的中心。在玻璃摩天大樓之間,有一些看上去非常宏偉的低層建築大廳,它為找到這座城市的一部分不為人知的財富寶藏提供了一個線索。

倫敦金融城的同業公會曾經一度是個大雜燴,包括游說組織、監管機構和工會。現在它們變成了大不一樣的組織,也專注於獎學金、教育和慈善。

它們代表了曾經主導倫敦的老行業。很多從名字看就容易辨認,比如屠夫行會,他們可以追溯到公元975年,還有魚販。

還有一些名字是已經消失的交易,比如針線布匹和制弓,它們過去主要從事布匹和長弓交易。所有的行會都會為它們的商品制定標凖,並經常對它們所在城市的有關貿易擁有專營權,從而延伸到掌握運用其政治權力。

它們工作的另一面是福利和慈善,包括為已故成員舉行葬禮、為窮人建立醫院和住家。

如今,它們坐擁上百億英鎊的資產。這些資產是數十世紀以來由其成員捐贈的,其中包括前倫敦金融城市長迪克·惠廷頓的財富。

早在 1884年,經過一個皇家委員會的調查後,它們就被勒令在公益事業上花費更多的錢,否則就有可能面臨解散。

但他們做到這點了嗎?他們現在也是這麼做的嗎?

大衛·費里斯是酒業行會的成員,對這些行會的歷史與潛力很有興趣。他認為它們現在做得很不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可能是最著名的倫敦行會成員是理查德 (迪克)·惠廷頓爵士,他為了倫敦城市的利益而把他的財產都捐贈給了布匹行會去經營。

紳士俱樂部

他說:「我最喜歡它們的方面是:這些是很古老的機構,仍然很有活力地存在至今,並傳承著古老的優秀傳統。它們是文化瑰寶。」

然而,他說在這些最古老的機構中,有不少已經忘記了它們從中世紀以來的立身之本之一:公益。

他說:「它們大約從1700年開始就變成了紳士俱樂部。而且它們還擁有巨富。」

費里斯先生認為,這些古老的機構可能並沒有發揮出它們的社會作用。

其中許多機構都投資於上市的公司裏。有些機構擁有大量土地產權。其中最富有的是布匹行會,他們在科文特花園擁有許多條街的地產。

無公開帳目

商業地產數據公司 Datscha的數據顯示,事實上,布匹和金匠行會分別是倫敦第55大和第73大的地主。在倫敦,它們是比英國第二大連鎖超市Sainsbury's或者英國國家電網更大的土地所有者。

但這些公司不必向公眾公開賬目,許多老機構也不必提供賬目。

儘管如此,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調查還是從公開資料中發現,涉及到8家公司及其慈善機構分支一部分資產的公共記錄顯示出11億英鎊的資產。費里斯先生估計,倫敦110家同業公會公司的總資產加起來至少價值50億英鎊。

費里斯先生自己的行業公會——酒業行會的年度報告顯示,在其2017年的210萬英鎊開支中,21萬英鎊用於慈善捐贈。費里斯先生說,這個數字太低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金匠行會是倫敦最大的地主之一。

不同目標

雖然說在慈善支出方面,這些公司沒有必須遵守的規則,但酒業行會告訴BBC,更好觀察這方面情況的是看它的收入。酒業行會將20%的收入用於慈善,它的目標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今後還要增加其慈善捐贈比例。

該公司表示,它為了慈善活動免費出租行會大廳,因此在過去三年中已經籌集到250萬英鎊的善款。

費里斯過去就曾提意見。他說,為此它的公司曾暫停他參加活動的資格長達5年。在一封BBC看到的信件中,公司勒令費里斯"停止以任何方式質疑公司的治理和行政管理"。

但他說,他不會停止提意見。因此,他的行會成員資格仍無法恢復。他的公司拒絶對此做出評論。

每個行會公司對行業都有不同的目標和不同的關注。因此,就它們的業績情況,將不同的行會公司放在一起一刀切看其業績是愚蠢的。

比如說,針線製衣行會公司和縫紉行會資助有它們名字的學校,而制槍行會測試武器的安全性。

金匠協會在倫敦珠寶行業中仍然舉足輕重,它的檢測辦公室在貴重金屬上註明會標,並也支持行業學徒教育。

手工製作戒指的珠寶商卡斯特羅·史密斯在談到金匠協會在當今行業中的作用時說:「它發揮重要作用,特別是在培訓新人方面。這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學習獲得有關技能。行會在資金和培訓方面提供了幫助,它是一個樞紐、一個保護傘、一個網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紡織交易行會為女王舉辦午宴。女王是該行會無需上班的領導。

中世紀的慈善

對於較新的行會公司來說,情況可能大不相同。挖掘悠久的歷史和永恆感,為行會公司提供了一個吸引捐款人為其慈善捐助的基礎,並給公司一種信譽感。它們透明、健談,熱衷於展示自己的工作。

而許多新行會公司,比如藝術學者公司,都很小心地將從會員身上籌集的公司資金與從慈善渠道籌集的資金分開。

最年輕的行會公司、藝術學者公司的管理人員喬治娜·高夫說:「我們是鼓勵教育。這確實也是我們的重點領域。」 這個公司匯集了學者、專家和交易商。

不過,對費里斯先生來說,老行會必須自我改革。

隱密可能對它們沒有好處。費里斯表示,這些老行會的領導層會議——類似於現代公司董事會會議——內容是保密的。

老行會通常接受會員通常也是父辭子繼。實際上,因為你的父親是會員。現在更新的,以及更有眼光的行會公司則表示將努力避免這種組織方式。

費里斯說:「我們需要記住,我們資產的來源是中世紀時代人們的慈善。如果他們發現只有微不足道的數量用於公益,他們一定會深感震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