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英國人捨己救人無私奉獻的真實故事

插圖 圖片版權 BBC THREE/ISTOCK
Image caption 肯把自己的腎捐給素不相識的人該是怎樣一種體會?

中文中有一句話,叫「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意是說,救人性命,功德無量,遠勝為寺廟建造七層佛塔。

捨己救人、無私奉獻可能是做人的最高境界了。下面故事裏的這兩位英國主人公就在現實生活中做到了這一點。

這兩位救人「英雄」把陌生人從死亡線上拉回來,他們是怎麼想的?他們又有怎樣的感受呢?

凱麗的故事——給素不相識的人無償捐腎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人體有兩個腎臟

我叫凱麗,今年33歲,來自英國倫敦北部的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

一天我上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瀏覽,看到一位家庭友人分享了自己臉書朋友的一個帖子。

發帖子的女子叫路易斯,29歲。她患有末期腎衰竭,迫切需要換腎。

從臉書的帖子中,我了解到我和路易絲屬於同一個血型。當時我立即就知道我能夠幫助她。

於是我讓朋友幫我與路易斯取得聯繫,告訴她我願意幫忙。

可以想像,路易斯立即給我回了短信,她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我是當真的嗎?

一開始,路易斯給我發來了許多有關捐腎信息的鏈接,確保我知道一切後再做出謹慎決定,而不是一時衝動。

我知道路易斯一定很震驚,為什麼我這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肯為她做出巨大犧牲,願意給她一個腎?

自從我決定想幫她的那一刻起,就從未動搖過。

隨後,我們之間開始頻繁互通短信,了解對方,分享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有了短信的相互交流後,下一步是親自見面,並做驗血測試等。

圖片版權 KAYLEIGH WAKELING /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不計報酬為陌生人捐腎的凱麗。

說實話,我非常非常緊張。那種感覺有點像跟從未見過面的人相親一樣。但我們一見如故。

路易斯不停問我為什麼要幫她。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從我看到這個求腎的帖子起,我就想幫助。

換腎的過程極其複雜,需要經過層層步驟和檢查以確定我們相匹配,包括一些心理測試。

當最後得到證實,一切合格後我一下子淚流滿面。我特別開心。並懇請醫生允許我本人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路易斯。

能夠幫助她讓我感到如此欣慰,我的那種感覺簡直無以言表。

手術那天我感覺壓力很大。因為,儘管經過測試和配型等各種關口,也無法百分之百確定是否能成功。

當然,任何手術都存在風險。我的心裏忐忑不安,在興奮的同時充滿了緊張。

我知道我的心情和路易斯比起來真的是微不足道。我先被推進手術室,兩個小時後路易斯才進來。我們倆分別在手術室裏呆了大約四個小時。

手術後,我們的病牀緊挨著。路易斯在換腎後身體立刻出現好轉。

我在醫院住了四天後出院,但請了12個星期的假,恢復身體。整個經歷雖然痛苦,但當得知這一切都值得時還是感到巨大的安慰。

我和路易斯一直保持非常密切的關係。她一切還好。這次的經歷也讓我感到自豪。

同時,我也認識到我心裏還是很堅強的,它讓我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們每天都聯繫,就連休假時都不間斷。 我們之間結成了終生的友誼。

15歲的「英雄」少年普雷沃爾

圖片版權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救助心臟病突發病人時間最關鍵

我叫普雷沃爾,今年17歲,住在倫敦西邊。事情發生在兩年前。一天我和一名朋友正走在上學路上,在快到公共汽車站時我們聽到了尖叫和喊聲。

當時,一群人圍觀一名躺在地上的男子。我立即對朋友說:「幫我拿著書包,在學校見。」

我當時立即知道我要幫助他。我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衝動,但是我知道他急需我的幫助。

我雖然當時只有15歲,但我受過急救訓練。我知道自己可以幫到他。

我先檢查了他的呼吸。這是在做心肺復蘇術(CPR)之前必須要做的事。

他當時已經停止了呼吸,嘴吐白沫。我叫車站旁邊的兩個人幫我。 一個人幫我搬起他的頭,另外一人扶助他的雙腿。

我開始清理他嘴裏的東西。之後,開始做CPR,大約20-25分鐘。

由於他根本沒有呼吸,我必須接著做,而且更用勁,一直做到救護車到來。

雖然這並不是我所學的急救術第一次派上用場,但這次是用在一個生命垂危,幾乎處於「死亡狀態」的人身上,可以說是生死攸關。

而且,在我做CPR時周圍有許多人圍觀。但我一點也沒有畏懼,心裏只想著怎麼把這名男子救活。

因為救人我上學遲到了。由於我平時在學校有點搗蛋,所以一開始當我跟學校解釋遲到原因時他們不太相信我。

一個星期以後,我被叫到了校方主任辦公室。根據我個人的經驗,一般來說,都沒有「好事」。

然而,這次卻不同。我一進去他們就告訴我學校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他們說我幫助救護的那名男子叫安東尼奧。他當時突發心臟病,由於我的及時救護,實際上挽救了他的生命。

圖片版權 SJA

其實,在我給他實施緊急救護後的一個星期以來心裏都一直惦記著這事,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但沒有想到,我實際上真的救了他一命。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狀態特別好。我全神貫注地實施緊急救助,到達了忘我的境地,完全忘記了周圍人的存在。

學校還給我頒了獎,並邀請了安東尼奧和他妻子以及他們的三個孩子。當然我對此並不知情。

後來,我才知道安東尼奧犯病時72歲。但再見到他時,他看上去非常健康,我根本沒有認出來。

安東尼奧的家人對我好極了。他們給了我一枚聖安東尼奧徽章,作為尊重的象徵。聖安東尼奧是他們家鄉葡萄牙國家的守護神。

我至今仍與他們保持聯繫,而且關係非常好。

去年,我還獲得了英國聖約翰救護獎中的少年獎項。頒獎儀式在倫敦,感覺棒極了,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直到現在我都無法相信我能救人一命,特別是我那時只有15歲。我當時在學校有點調皮搗蛋,因此我的一些老師對我印象不好。

這件事徹底改變了人們對我的看法,對我本人的幫助也很大。

如果沒有這件事,我不可能繼續讀完GCSE課程(英國普通中等教育證書),也不可能現在在房地產部門工作。

那一刻改變了我的命運。它也充分顯示了人的能力,包括危機時刻救人一命。

這事發生了,並讓我趕上了。我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能幫上忙。而且,我必須要幫助這個倒在地上的男子。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