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駐美大使密電洩露風波:警察和記者的新聞自由之爭

香港媒體靜默遊行 圖片版權 Reuters

周日(7月14日),香港媒體界舉行靜默遊行,呼籲停止警暴,捍衛新聞自由。

媒體界說,近期香港反逃犯條例抗議活動中,記者遭警察驅趕、辱罵甚至攻擊,凸顯香港新聞自由受到威脅。

香港傳媒工會等遊行組織者稱,如果記者連自身安全都無法保障,發揮第四權角色監察公權運用更是無從談起。

香港媒體界還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兌現競選承諾、捍衛新聞自由。

無獨有偶,這個周末的英國,圍繞警察、記者和新聞自由的辯論也在升溫:警方被指「恐嚇」記者威脅新聞自由;一眾媒體口誅筆伐警方干預;政界捲入,迄今的公開表態是力挺媒體。

警察警告:不要明知故犯!

事件的起因是,英國駐美大使達洛克「差評」特朗普密電曝光,不僅激怒了美國總統,還有可能導致兩國所謂的特殊關係降溫。

周六(13日),英國大都會警察廳宣佈對洩密事件展開刑事調查。牽頭調查的是「反恐指揮部」,該部門也負責處理英國違反《官方秘密法案》的案例。

不過,大都會警察廳助理總監芭素(Neil Basu)在聲明中還警告記者:公開已經造成、或有可能造成破壞的洩密政府文件也可能構成犯罪,會被起訴。

芭素給媒體支招:建議所有社交、主流媒體的老闆、編輯、出版人不要發表已經掌握、或者即將擁有的政府文件,應該交給警察或者還給主人—英國政府。

警察之所以警告記者,是因為已有消息傳出,媒體將繼續爆料更多的大使密電。

事實呢,警察的一番話是忠告也好、警報也罷,記者根本沒有理會。今天(14日)出版的《星期日郵報》發表更多達洛克大使的密電。報紙說,這是在為言論自由而戰。

Image caption 《星期日郵報》7月14日頭版繼續爆料,右上角紅色字體疾呼:為言論自由而戰

記者反擊:你朝鮮學來的招數?

芭素對記者的警告被視作新聞自由受到威脅。大概不會有任何其它話題能激勵更多的大牌評論員迅速拿起筆桿子。

《星期日郵報》今天的評論佔據整整一個版面,還搬出英國現代新聞事業創始人北岩勳爵(Lord Northcliff)的名言:新聞就是某地、某人試圖壓制的東西。該報認為,發表真實、凖確、能夠更好知會選民的重要材料,不應該受到控罪威脅。

在《星期日泰晤士報》眼裏,問題很簡單:記者決定發表什麼,不是警察。

《星期日電訊報》形容警察對媒體的警告「令人心寒」、「前所未聞」、「出手過重」。

小報《星期日太陽報》則懷疑芭素是不是最近剛剛去朝鮮度假學來新招。

卡梅倫時代的英國財政大臣、現任《旗幟晚報》主編奧斯本周六(13日)形容芭素的言論「愚蠢、不明智」,聲明可能是「好像不懂新聞自由」的人寫的。

《金融時報》美國總編輯斯皮格爾(Peter Spiegel)同樣認為,「西方民主國家主要警力發出這樣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栗。大都會警察廳,你想怎麼辦,把我們抓起來?」

Image caption 首相候選人約翰遜和亨特都表示力挺新聞自由

政界力挺:這是媒體應盡的職責

媒體人口誅筆伐的同時,政界高層也紛紛發聲。其中最值得注意的,要數英國首相熱門人選亨特(侯俊偉)和約翰遜均表示:堅決捍衛新聞自由,媒體有權發表符合公眾利益的材料。

現任外相亨特(侯俊偉)說,洩密破壞了英美關係,讓一位忠誠的大使丟了工作,行為人必須承擔責任。但是,他將最大限度地捍衛媒體發表符合公眾利益材料的權力,因為這是媒體應盡的職責。

約翰遜則說,警察調查洩密完全正確,但攻擊媒體是錯誤的,如果有記者因此被控罪,將構成對新聞自由的侵害。

前任健康部長、民主黨議員蘭博(Norman Lamb)則警告,限制新聞自由會讓英國「一路下滑、成為警察國家」。

不過,前國防大臣法倫(Michael Fallon)認為,洩密明顯違背了《官方保密法案》,警方有權採取措施防止更多犯罪活動的發生。

爭議焦點:是否符合公眾利益

面對一系列口誅筆伐,大都會警察負責人澄清,警方尊重新聞自由。

芭素再次發表聲明,自由民主社會,不會試圖阻止記者發表符合公眾利益的報道;媒體在監督國家行為中扮演重要角色。

但是芭素也堅持說,執法機構針對的是破壞《官方秘密法案》的洩密事件,如果不符合公眾利益,公開這些文件也可能構成違法。

爭論中,警察和記者、政客都反覆提及的一個核心點是:公眾利益

但是,是否符合公眾利益?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了多少公眾的利益?具體尺度怎樣衡量?由誰來做最後決斷?這些問題非常複雜。

體制和法律的約束固然是白紙黑字,但是這也牽扯到政客、警察、記者的良知和公眾對建制的公信程度,特別是在目前這樣一個假新聞偽新聞盛行、社會撕裂導致兩極化嚴重升級的時代。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