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百年情報老店——政府通訊總部前世今生

英國政府通訊總部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成立於1919年的英國政府通訊總部負責情報、安全和網絡安全。

英國情報機構——政府通訊總部(GCHQ)今年成立一百年,各種慶祝活動正在展開。

若論名氣,英國的三大情報機構:軍情五處(MI5)、軍情六處(MI6)和政府通訊總部三者當中,名頭最響的當然是軍情六處(MI6)。

英國作家伊恩·弗萊明(Ian Fleming)1953年塑造的軍情六處超級間諜007——詹姆士·邦德,至今風靡全世界。

然而,若從哪個機構最接地氣來衡量,那麼政府通訊總部則有著軍情五處和六處所沒有的得天獨厚的條件。

首先,從名字上來看,政府通訊總部,完全沒有任何神秘色彩。其次,這個機構盡力淡化它的間諜工作,走入民間社會。而更為重要的是,軍情五處和軍情六處都從政府通訊總部獲得資訊。從某種程度而言,軍情五處和六處算得上是政府通訊總部的老顧客。

本次百年大慶的活動包括英國王儲查爾斯走訪政府通訊總部,觀看飛行表演和植樹等。

圖片版權 Science Museum
Image caption 英國科技博物館推出的展覽:《最高秘密:從暗號到網絡安全》(Top Secret:From Ciphers to Cyber Security)

而在社會層面,政府通訊總部與英國科學博物館(Science Museum)聯合推出的展覽《最高秘密:從暗號到網絡安全》(Top Secret:From Ciphers to Cyber Security), 讓普羅大眾有機會一窺這個情報機構百年來的變遷和情報搜集工作的變化。

百年滄桑

英國政府通訊總部的前身,是成立於1919年的政府密碼和暗號學校(Government Codes and Cypher School)。這一機構到1946年才改名為政府通訊總部。

該機構成立的目的是截取信號(signals intelligence (SIGINT))為政府部門和軍方提供情報,方法是監察各類型的電子通訊和信息系統,其中包括因特網和此後的國際互聯網。

政府通訊總部的工作重點是在國家安全、軍事行動以及司法執法等範疇內協助政府做出適當決定。

與此同時,政府通訊總部還承擔責任,確保英國政府的通信和信息系統不受竊聽活動影響,為此,該部門聘請了電腦保安和加密方面的專家。

另外,政府通訊總部負責確保英國基礎設施(供水、能源供應、通信等多個方面)免受干擾,不致中斷。

政府通訊總部向英國外交大臣負責,但它本身並不屬於外交及聯邦事務部。

政府通訊總部位於倫敦西北方向約150公里的徹藤漢姆鎮(Cheltenham)。這個外號為「糖圈圈」的大樓,建於2002年,當年是歐洲最大的建築工程。

斯諾登揭秘

2013年6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職員,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外包技術員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出走香港,在那裏向英國《衛報》揭秘了英、美情報機構大規模的監聽項目——棱鏡(Prism)和通過暫存經由光纖電纜傳輸的網絡信息進行情報分析的時代計劃(Tempora)。

根據斯諾登的曝料,美國政府在2013年之前的三年時間內,向政府通訊總部出資至少1億美元,以換取英國情報機構獲得的信息。

另外,斯諾登還指稱,英國政府通訊總部投入大量資金,用於從手機和應用程序App搜集個人信息。在2013年之前的五年中,政府通訊總部從互聯網和手機上獲得個人信息飆升了7000%。

政府通訊總部大規模監控互聯網搜集個人信息的行為,被一些國際人權組織告上了歐洲人權法庭。2018年9月13日,歐洲人權法庭裁定,政府通訊總部大規模搜集網絡通訊內容的做法,侵犯了公眾隱私權。

揭開面紗

有100年歷史的英國政府通訊總部,如今的宗旨是:為更加複雜的世界開創全新的安全。

圖片版權 PA Media
Image caption 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走訪政府情報總部,觀看飛行表演慶祝該機構成立一百年。

像所有大機構一樣,它對自己的企業文化也有定位:招賢納才,無所不能(With the right mix of minds, anything is possible),這多少顯露出一個百年安保老店的自信與自我要求。

進入政府通訊總部網站招聘廣告,能看到中文、俄文以及計算機、網絡等職務空缺。應該說,中文、俄文語言專才以及其他職務的起點工資並不高,年薪一般在28000英鎊,但卻要求「用文化、政治、意識形態方面的知識充分理解原意」,「提供有情報價值的觀察」。

政府通訊總部的招聘宣傳這樣寫道:在這裏工作的最好事情之一,就是你知道自己所付出的血汗正在幫助維護國家的安全。

政府通訊總部儘管被蒙上了一層間諜的神秘面紗,但面臨網絡時代,這家百年老店也希望吸引年輕一代,推出了臉書、推特乃至Instagram賬戶,爭取新一代的優秀人才。

情報戰

本月,被譽為人工智能之父的英國數學家和代碼專家艾倫·圖靈被選為新設計的50英鎊紙幣上的名人新面孔,也將他與政府通訊總部之間的淵源再次拉回人們的視野。

圖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作為解碼專家為政府通訊總部工作,成功破譯了德軍的密碼,使英美盟軍佔了情報先機,在打敗納粹德國的過程中,充分展示了情報工作的重要性。

二戰結束後,一代天才圖靈卻因為同性戀被定罪,再也未能參加政府通訊總部的工作。在審訊他的過程中,政府通訊總部密碼分析部門的負責人獲得特批為圖靈的人格作證。他在法庭上表示,圖靈是英國的國寶。

圖片版權 Bank of England
Image caption 被譽為人工智能之父的英國數學家和代碼專家艾倫·圖靈被選為新設計的50英鎊紙幣上的名人新面孔

然而,被迫接受激素治療的圖靈,在飽受身體折磨之苦和精神上的屈辱之後,1954年自殺身亡,年僅42歲。

面向未來

政府通訊總部,與通訊技術的發展可謂同步,更早在互聯網發明之前就已經存在。

在很多專家看來,政府通訊總部在這100年當中,必須面對不同的政治氣候,適應和調整都相當及時。而在20世紀的上半葉,政府通訊總部的工作得以順利進行也得益於掌握了先進的通訊科技和方法。

曾幾何時,政府通訊總部是網絡安全和信息科技的先行者。1943年,為了幫助解碼,這個百年老店還曾試行過世界上第一台電腦 「巨人」。

然而,互聯網的發展,計算機運算能力的日新月異,以及越來越精密複雜的黑客,都使政府通訊總部自創辦以來的職責發生重大的變化。

過去三十年,美國硅谷的科技公司成為電腦技術的主宰力量。私人公司向股東和顧客負責,卻不願成為政府監控機關的合伙人。

在人權意識高漲的今天,政府通訊總部面臨越來越大政治壓力和審視的同時,也面對互聯網和電子通訊時代所帶來的巨大科技挑戰。

戰爭時期,敵友一目了然;而和平時代,犯罪團伙、海外極端組織、國內恐怖主義都成為政府通訊總部的監控對象;與此同時,人們日常使用的通訊科技複雜程度也大大提高,人們對政府搜集個人資料侵犯隱私的戒心也更重。

儘管英國公眾希望對情報機構有更多的問責機制,政府通訊總部近年來也在一直消除自身神秘的特務機構色彩,希望打造自己親民、保家衛國的正面形像,然而特務工作本身就注定了它有不無為人知的一面。

公開多少?保密多少?分寸永遠都在情報機關的掌控之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