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撩開各大政黨背後大金主的面紗

Cider, steam train and Thailand
Image caption 捐款資助英國主要政黨的是些什麼人?跟蘋果酒、古董蒸汽機和泰國有什麼關係?

政治離不開金錢,政治選舉的開銷也是與日俱增,政黨組織或候選人接受來自本國公民、團體、企業的無條件捐款,是民主政體的一部分。為了避免權錢交易,政治捐款在實行選舉制的國家都有詳盡的法律予以規範,但世界各地涉及政治獻金的醜聞仍時有所聞。

比如,英國法律規定,選舉捐款超過7500英鎊屬於大額政治捐款,需要向選舉委員會通報備案。

BBC英國議會記者馬克·達西(Mark D'Arcy)翻開英國選舉委員會的"金主名錄",梳理出幾大政黨的最大金主和其他一些值得關注的名字。

保守黨

Image caption 約翰·戈爾(John Gore)捐100萬英鎊,彼得·哈格里夫斯(Peter Hargreaves)捐100萬英鎊
  • 約翰·戈爾(John Gore)是百老匯音樂舞台劇製作人和擁有者,JGO公司老闆。JGO旗下的舞台劇在紐約、倫敦、日本、加拿大和北美40多個市場上演,比如《漢密爾頓》(Hamilton),另外還有一些跟舞台戲劇有關的資產。他有英國國籍,以英國公民身份向保守黨捐資。過去兩年他總共捐了180萬英鎊,2019年大選又捐了100萬英鎊。
  • 彼得·哈格里夫斯(Peter Hargreaves)是英國最大的金融投資服務公司之一,HL (Hargreaves Lansdown)的聯合創辦人。除了大選捐資百萬英鎊,他在英國脫歐公投時是堅定的脫歐派,捐資320萬英鎊。

值得關注的其他幾位捐款人

  • 盧波夫·切爾努欣(Lubov Chernukhin),20萬英鎊:她的丈夫是前俄羅斯副財長,後來是一家國有銀行行長。他跟普京總統鬧矛盾後被解職,夫婦倆遂移居英國。盧波夫現在是英國公民,過去一年內捐了45萬英鎊給保守黨。
  • 安·羅斯瑪麗·薩伊德(Ann Rosemary Said),20萬英鎊:她的丈夫是億萬富翁,出生在敘利亞,為軍火商當中間人。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當政期間英國和沙特阿拉伯簽了一單英國歷史上金額最大的軍火交易,為期20年、合同金額430億英鎊,中間商就是薩伊德。薩伊德夫人曾為約翰遜競選黨魁捐資1萬英鎊。2000年前,英國法律沒有規定外籍人士不得政治捐資,薩伊德先生本人也是保守黨的捐資人。
  • 拉克西米和烏莎·米塔爾夫婦(Lakshmi Usha Mittal),15萬英鎊,夫妻各捐一半:拉克西米·米塔爾曾經是世界第三大富翁,世界最大鋼鐵公司阿塞洛米塔爾鋼鐵集團(ArcelorMittal)首席執行官,持股38%的大股東。他還是大投行高盛的董事會成員,持女王公園巡遊者足球俱樂部11%股權。約翰遜競選保守黨黨魁時他曾捐資1萬英鎊。
  • Aquind Ltd 公司,5萬英鎊:這家電網公司正在籌備跨英吉利海峽的海底電網互聯電纜,總監亞利克桑德·特莫科(又譯特墨科,Alexander Temerko)出生在烏克蘭,2011年獲英國國籍,是保守黨的重要捐款人之一,迄今為止捐資超過130萬英鎊。特莫科1990年代曾是俄羅斯國防部官員,後來在俄國石油天然氣公司尤科斯任高級主管和總監。

工黨

Image caption 英國聯合工會(Unite)為工黨大選捐資300萬英鎊。工會秘書長萊恩·麥克盧斯基(Len McCluskey)

英國聯合工會(Unite)在2019年大選中捐資300萬英鎊為工黨助力,是此次大選金額最大的單筆捐款,也進一步鞏固了聯合工會是工黨最大金主的地位。

2017年大選投票前幾個月,聯合工會向工黨捐款440萬英鎊;2015年給工黨的選舉捐款是350萬英鎊。

聯合工會秘書長萊恩·麥克盧斯基(Len McCluskey)是工黨領袖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最堅定的支持者,在阻止工黨改變立場支持第二次脫歐公投或支持留在歐盟這件事上起到了關鍵作用。

聯合工會還有幾筆較小的捐款,都是幾萬英鎊,來自倫敦以外地區和一些籌款活動。

工黨的另一大金主是對科爾賓不太看好的GMB,競選捐款25萬英鎊。這個工會2015年曾向工黨捐資100萬英鎊;當時工黨領袖是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

值得關注的其他幾位金主:

  • 環保電力(Ecotricity),3.5萬英鎊:風力發電公司,位於英格蘭格勞斯特郡,首席執行官是戴爾·文斯(Dale Vince)。
  • 哈羅德·伊曼紐爾(Harold Immanuel),1萬英鎊:工黨老黨員。他2003年曾在一次地方選舉中公開反對工黨,抗議當時工黨政府的伊拉克政策,抗議全民醫療保健服務(NHS)被「偷偷摸摸地私有化」。

脫歐黨

Image caption 克里斯托弗·哈伯恩,競選捐款200萬英鎊
  • 克里斯托弗·哈伯恩(Christopher Harborne:他曾經是保守黨的金主,現在支持脫歐黨,但刻意保持低調,所以知道他的人不多。他貢獻的200萬英鎊競選捐助佔脫歐黨競選預算的90%。

2019年稍早時,他分別為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和他的黨派捐款3次,每次都是100萬英鎊,另外還給脫歐黨總部捐了一台咖啡機。

哈伯恩的競選捐資為脫歐黨提供了強有力的財政支持,足以使他們在傳統上屬於保守黨的選取拉選票。

他名下的公司中有兩家跟私人飛機和民航有關 — AML Global 從事飛機燃油業務,Sherriff Group賣私人飛機。

哈伯恩有英國國籍,但大部分時間住在泰國。

  • 傑瑞米·霍斯金(Jeremy Hosking),25萬英鎊:曾經也是保守黨的金主,後來轉為支持脫歐黨。2016年脫歐公投時,他曾為脫歐陣營捐款170萬英鎊。

自民黨

Image caption 諾埃爾·海頓(Noel Hayden),競選捐資10萬英鎊
  • 諾埃爾·海頓(Noel Hayden),10萬英鎊:他是一家「軟博彩」網站公司的大股東,持股31.2%,市值約6千萬英鎊。2009/10財年,這家名叫Gamesys的公司盈利2.1千萬英鎊。
  • 大衛·塞拉(Davide Serra),6萬英鎊:塞拉出生在意大利,是全球資產投資管理公司Algebris Investment的創辦人和首席執行官,公司管理資產113億美元。他是強硬的反脫歐派,2017年大選投了工黨的票,還形容自己是個「信天主教的好孩子」。

綠黨

Image caption 朱利安·鄧克頓(Julian Dunkerton),休閒服裝品牌極度乾燥(Superdry)聯合創始人,競選捐資10萬英鎊
  • 朱利安·鄧克頓(Julian Dunkerton),休閒服裝品牌極度乾燥(Superdry)聯合創始人,自己釀製有機蘋果酒。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