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時裝周2020:肺炎陰影、「匠人」手工與時裝界的困惑

倫敦時裝周2020 圖片版權 PA Media

在肺炎疫情和全球經濟不景的陰影中,2月14日到18日的本年度倫敦時裝周顯得相對低調。

除倫敦時裝周一貫的年輕、獨立和多元等元素外,傳統、天然、環保、可持續性和手工製作似乎是今年倫敦T台上的一大主旋律。

提及天然和手工製作,人們往往聯想到傳統工藝、奢侈品、還有慢時尚。然而手工製作究竟在時裝界充當何種角色,卻是一個一直模糊不清,也似乎沒人希望搞明白的問題。

匠人的執著與困惑

此次在時裝周訪問期間,偶然遇到一位來自西班牙的手工制鞋設計師達莫里斯。

「我做的鞋有血有肉」,她一上來就以很獨特的方式評價自己的作品。

她給自己的品牌鞋取名叫「精雕細琢工作室」(Atelier Inscrire)。她設計製作的手工鞋,被業內人士認為帶著些許「滄桑感」,用真絲綢緞染色之後做為皮鞋的鞋帶。

圖片版權 Laura Fernandez Higueras
Image caption 精雕細琢工作室樣品展示

把自己看作「匠人」的制鞋設計師,工作時不緊不慢、認真小心地用泛黃廢報紙撐鞋、再用一塊布頭裹鞋、最後用本色純棉布袋裝鞋。

她笑著說:「我需要好好對待它們,這裏的鞋都是帶著久遠的故事舒適地『走』到你面前。」

這和好萊塢電影《穿普拉達的女王》中「女魔頭」主編米蘭達對待時尚的態度差不多,和她代表的時尚文化奴隸思維方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手工製作的「另類」

同樣是講求「手工製作」,時裝界也有各種流派,有的更加注重抓眼球效應,可能不大考慮功能和舒適性。例如麥昆設計的「犰狳」鞋,高跟足足30厘米,讓人連走路都成問題,似乎沒有考慮穿鞋人的「舒適」。

時尚評論家莫爾(Sarah Mower)看到秀場上的模特穿這雙鞋的情景時寫道:「她們笨拙的雙腿陷在奇怪形狀的鞋裏,就像是古老海怪的盔甲頭。」

而這個手工製作的作品贏得的關注,遠大於只研究做鞋工藝的匠人。嘎嘎小姐穿著它出席各種大型活動,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還收藏了這個設計,並加以說明:每一雙「犰狳」的形狀都是意大利匠人手工在木頭上雕刻而成,由於它的高度和重量已經超過正常範圍,在穿著時,鞋身需要有4個拉索,才能把腳伸進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展示麥昆設計的「犰狳」鞋,高跟足足30厘米

然而達莫里斯則表示,她手工制鞋的理念則首先考慮功能性,對腳的保護,然後才是美觀。

她還指著自己腳上的鞋說:「有人說我做的鞋有些粗糙,可是這才是手工製作。」 她認為,沒有任何人手的痕跡,就無法得知做出這雙鞋的細節,比如匠人是男是女、原材料的出處等等。

「我很享受拿到一件手工製作的物品之後,從上面帶有的手工印記,來尋找它的製作線索。」

最近達莫里斯在根據公元前3500年鞋的照片,研究一雙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出現的鞋,這雙皮鞋是用蕾絲包裹鞋面和鞋跟。她描述時露出激動的表情,「即便是世界上出現的第一雙鞋,它的手工藝也是精美絶倫。」 她告訴BBC,這雙鞋被發現的時候是被乾草填充著的,所以形狀保存得非常好。現如今,好的制鞋方法就源於這裏,你的腳就是「乾草」,填滿兩隻鞋,以舒服的姿態「住」在裏面。

這對麥昆的「恨天高」犰狳鞋而言,讓腳住在鞋裏恐怕比登天還難。

但不可否認,目前時裝界想用手工製作工藝「抓眼球」,做出麥昆那樣能夠成為熱搜話題的設計,不佔少數。

商業光環中的「匠人」

從本次倫敦時裝周的展示可以看出,還有一些設計師也忙著向「匠人」方向發展。各媒體和業界專業人士都倡導要減少時裝業給地球帶來的污染,環保時尚成了幾乎每個品牌都想擁有的特質。

手工製作是實現慢時尚的重要環節,這門工藝來自歷史,它承載著製作過程中包含和觸及到的情感和文化。

韋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非洲包」系列,應時應景推出。為了和匠人沾邊,僱用上千名非洲女匠人,使用當地的廢棄帆布、汽車零件等廢料,手工製作了這個非洲系列。

還有其他設計師也在行動中,網站ASOS設立了「肯尼亞製造」系列,專門從非洲生產廠購買原材料,品牌凱特·斯貝德(Kate Spade)的「意圖」系列,在盧旺達找到幫助女性的企業合作。

在這一環節上, 也有質疑認為,用了貧困地區的工廠工人製作的東西,就真成了匠人設計師嗎?

其實對於韋斯特伍德,人們更喜歡她對布料的選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收藏家告訴BBC:「如果讓我來收藏,我一定會選她用哈里斯花呢(Harris Tweed)或者是蘇格蘭格子呢做出的衣服。因為哈里斯花呢有歷史、有文化、是薩福街剪裁的代名詞。」

從達莫里斯口中,總能聽見懷舊這個詞,問她為何偏愛懷舊。她說:「我喜歡懷舊,但不是視覺上的感受,不是刻意做出來的。懷舊體現在我做鞋的整個過程,它們都是最原始的天然製造。從煮沸皮革、染色、折疊和壓制、還有加入新材料等等,在這些對原材料生產到精緻加工工藝中,享受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體驗自然與手工之間的契合點。」

這位匠人設計師告訴BBC,生活在西班牙的小島上,雖然原材料有限,但這裏有的是足智多謀的匠人。達莫里斯迫不及待地說:「我的標誌設計就是和他們一起創作而得來。設計師與匠人同伴在工作室一直嘗試不同的染色方式,看顏料在不同材質上的變色,再觀察將它們染到皮革上的不同效果。」

圖片版權 Laura Fernandez Higueras
Image caption 達莫里斯說:每雙鞋都有故事,從歷史走來

「復活」還是剝削

根據《時尚革命》(2015),數百年前,有成千上萬的匠人製作傳統和服,而今在日本只有3個家庭在延續著這門傳統手工藝。上個世紀50年代,意大利是世界裁縫之鄉,約有400萬裁縫,而今意大利的裁縫只剩70萬。其他手工製作工藝,比如蠟染、旗袍等等都面臨「失傳」。

而一份調查顯示,在1300名零零後消費者中,有75%的消費者願意購買匠人傳統工藝或是手工製作的產品。

這使不少跟風的商家看到商機,用傳統工藝、手工製作似乎既幫助發揚光大了傳統工藝,又滿足了消費者的需求。

比如名為MATTER的新品牌,網站簡介說他們賣的商品「採用8種手工藝、與13個匠人社區合作、由手工製作的5萬餘米布料製作。」

這其中的傳統工藝,包括伊卡特(ikat),一種主要流傳於亞洲的古老染織工藝。它需要匠人先對紗進行防蝕塗層,然後再將織物染色。這項工作需要幾個社區的匠人一起完成,當設計師對這種布料下單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幫助周圍很多村莊匠人的生活。

愛馬仕曾經推出過一個名為「伊卡特之旅」的系列餐瓷,將伊卡特代表的特殊染色做為圖案,其靈感便來自於伊卡特這種傳統手工藝。阿瑪尼也在2015年在服裝上再現了伊卡特圖案。

然而把這些沒有註冊的古老文明、手工技藝直接拿來用,美其名曰冠個「靈感來源」的名,能否真正讓傳統手工藝復活,並不被人們忘記,還是在剝削當地勞動力,達莫里斯有些無奈地說:「對於目前設計師過盛的現狀,一年有兩季,每一季有新發明是不可能的。用古老的文明做靈感可以節省時間,對商家來說,傳統手藝是個好賣點。」

「我只享受在工作室和匠人們一起工作的每一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