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访美引各种揣测·英国通胀高企恐低息难保

胡錦濤訪美與美中關係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是各報一大關注,但頭版顯要版面給了英國通脹和提息擔憂。

《獨立報》在國際版報道說,美國把胡錦濤主席的訪問視為對中國展示強硬姿態、施加更大壓力的機會。

文章說,熱烈的禮儀場面之下鋪陳著傷痕累累的中美雙邊關係,以及一種普遍的感覺,即美國在地緣戰略棋盤上面對中國這個對手節節敗退,且經常不被日益強悍傲慢的中國放在眼裏。

報道說,儘管胡錦濤和奧巴馬本周在華盛頓的會談不會包含重大決定,但這四天裏發生的事情對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的未來無疑有深遠影響。

《衛報》發表評論說,中國政壇的決策過程在外人眼裏是一大謎團,但卻是當今世界唯一能挑戰美國在左右全球化進程領域獨享權利的國家。

評論說,美國近來因為朝鮮、南中國海和人民幣匯率問題對中國很惱火,但這要怪它自己對中國決策層的誤解 – 中國高層並不像外表顯示的那樣一致。

文章建議,奧巴馬總統應該利用與胡錦濤主席兩次共進晚宴的機會搞清楚一點,即中美雙方能夠在那些領域合作而不必挑戰對方的霸權,而不是就人權問題說教。

經濟上,中美之間與其說是貿易伙伴關係,還不如說是相互依存關係;華盛頓應該仿效倫敦,財政刺激和貨幣刺激兩手並用,而北京則應高刺激消費減少儲蓄。

在南中國海和平問題上,軟的比硬的有效。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實力仍然只是美軍實力的一個零頭;韓國和日本都完全有能力保衛自己的疆域,反而是中國軍方假如激怒中國周邊的三大貿易伙伴,它在國內面臨的戰鬥比在海上更艱難。

美國終於強硬了

《國際先驅論壇報》頭版頭條說,對於胡錦濤的訪問,奧巴馬政府的盛大招待背後是更強硬的對華方針,而且華盛頓的口氣已經比以前更硬了。

文章說,美方希望避免2006年胡錦濤訪問白宮時的那些令人尷尬的事件,在禮數上毫不吝嗇,但過去幾天美國防長蓋茨、財長蓋特納和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都先後對中國展示了強硬的一面。

與之對應的是,胡錦濤主席帶來的信息相對低調,包括他最喜愛的一個詞:和諧。文章指出,這個詞在中國也被用來解釋某些網站被關閉:被和諧了。

文章引述美國評論人士說,奧巴馬政府對胡錦濤的接待計劃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戰役」,要明白無誤地提出挑戰。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奧巴馬政府針對國內批評白宮對中國磕頭作揖、軟弱退讓的一種回應。白宮官員對此否認,並聲稱他們認為美國就安全和經濟問題上公開挑戰中國並不影響兩國建立成熟的關係。

文章說,胡錦濤的平靜和放鬆使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奧巴馬總統是在與一位「周末總統」打交道,因為兩年後卸任的胡錦濤希望自己任內中美關係不受大損害;另一名觀察人士稱胡錦濤的平靜體現了中國更自信的心態。

美國小心避免龍顏不悅

相反,《泰晤士報》國際版的報道認為白宮為了「取悅胡錦濤而小心翼翼地避免觸碰棘手問題」。

該報記者發自華盛頓的報道說,如果紅地毯和豐盛的晚宴能改善兩個超級大國的關係,那麼奧巴馬接待胡錦濤的排場意味著中美關係有望進入新紀元。

文章提到了胡奧兩次晚宴而不是一次,以及胡錦濤為了向美國政商各界展示他的國際政治家的身份而破例同意舉辦記者會,在會上他肯定會面臨不少關於人權和中國擴軍的棘手問題。

該報記者說,奧巴馬總統會玩一下外交小手腕,表現得似乎對中國強硬,同時又承認中國作為美國最大債權國的實力。

文章說,奧巴馬總統預計會在公開和私下場合與胡錦濤談論美中貿易關係的公平和平衡問題,但坐擁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胡主席在談判中顯然佔了上風;就像一位美國經濟學家抱怨的那樣,「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歷史性戰役不應該這樣收場。」

美中關係基本面照舊

《金融時報》記者馬利德和傑夫·戴爾從華盛頓報道說,北京預計胡錦濤此次訪美雙邊將簽署一些列經貿協議,而奧巴馬總統估計會尋求更密切的個人關係。雙方都希望重設近來摩擦不斷的雙邊關係。

馬利德的另一篇分析文章說,美中關係看上去好像和巨型跨國金融機構一樣,「大到倒不了」,但金融危機告訴我們,再龐大的東西都可能倒垮。

他說,許多人認為胡錦濤本周訪美標誌著兩國關係在軍事、經濟和戰略方面過去兩年都走下坡路之後,到了轉折點;但製造美中關係的不協調音的那些基本面因素幾乎沒有任何改變,包括美國的巨額財政赤字和中國的一黨專權政體。

因此,胡錦濤此番訪美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而只是美中關係漫長旅途中的一個驛站。

《金融時報》評論版發表了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的文章,稱美國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實在太軟弱」。另一篇文章出自前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於永定之手,探討美元和人民幣之間剪不斷理還難的關係,題目是「中國的最佳前進路線」。

同時,該報連載的「中國重塑世界」系列,從各個方面探討西方應該如何應對亞洲的新興超級大國。今天該系列關注中國海上軍力的增強,同時也提到中國日前試飛J20隱性戰鬥機對美國優勢的挑戰。

另一篇分析文章探討中國和德國作為世界兩個領先的出口大國,在質量和價格上的競爭狀況,尤其是傳統上歐洲老牌大國壟斷的領域日益受到來自中國的挑戰。

英國又現高通脹

英國報章頭版更多關注的是英國物價上漲幅度破紀錄,去年高達3.7%的通脹率和央行面臨提利率的壓力。

《泰晤士報》頭版頭條報道了財相奧斯本對物價漲幅之大創歷史紀錄表示關注。

報道說,經濟學家預言食物和汽油價格高企,可能使今年秋天通脹率達到5%;倫敦金融城的交易員們認為央行今年可能會以每次提四分之一個百分點的幅度,分三次提息,使基凖利率從目前的0.5%升到1.25%。

報道還預言,由於英國商品增值稅上調推高物價和亞洲經濟快速發展推高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今年通脹會更高。

《金融時報》頭版頭條配的圖片展示了去年12月英國汽油、煤氣、機票和蔬菜比11月上漲的幅度,分別是2.8%、4.6%、41.8%和2.9%。

報道說,投資者確信英格蘭銀行(央行)將在初夏時節提高利率。

報道說,通脹導致家庭和企業收入減少,與政府緊縮財政產生的預期效果相呼應,對經濟復蘇構成雙重打擊,而央行則面臨兩難選擇。

報道說,高通脹率的部分原因是自2007年以來英鎊貶值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