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鸿沟:世界末日又来了

瑪雅文化遺址
Image caption 對於2012年12月21日將會是世界末日的預言,你持何態度?

坦白說,我對這種預言的反應有點像《伊索寓言》裏的村民對那個調皮牧童喊狼的反應:頭兩次他們把危險當真,爬到山上去幫忙,但到了上面發現牧童只不過是亂喊,以後就不再搭理了。

世界末日來臨的警告隔不了幾年就會有一次。它們當中給我留下比較深刻印象的包括1982年、1993年和1997年的幾次。

1982年那次是美國福音派牧師帕特·羅伯特森(Pat Robertson)做的,說會發生在那年10月或11月間。

身份不符

我能把它記在心裏,也許是由於當時從旁人的評論中得知,羅伯特森做此預言似與他當牧師的身份不符,因為《聖經》的馬太福音已經說明,「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馬太福音24:36)

1993年和1997年的兩次銘記心頭,則大概是由於我當時曾在廣播裏播報相關的新聞。

Image caption 沒有狼的時候喊幾次「狼來了」,狼真的來了你怎麼喊也沒人信了。世界末日的預言會不會也有一天在大家不信的時候來到?

1993年,被自己曾任克格勃攻心戰部門官員的丈夫認定有獨特感召力的瑪麗娜·茨維貢(Marina Tsvigun)被封為精神領袖後,率領「偉大的白衣兄弟會」(Great White Brotherhood)進軍烏克蘭首都基輔,迎接世界末日。

末日沒迎來,但沿途倒有些人自殺或被殺,進城後兄弟會把基輔也鬧得比較亂,瑪麗娜為此被判了四年監禁。

最後航班

1997年那次則是一個叫做「天堂之門」(Heaven」s Gate)的教派預告末日來臨,其中三十多名信徒為了趕在末日到來之前搭乘尾隨哈里·博普彗星的外星人飛船而吃下了毒藥。

他們穿著宇航服的屍體留了下來,靈魂是否搭上飛船不得而知,不過世界末日還是沒能兌現。

瑪雅預言

至於明年12月21日的那次末日,我本來並沒太留意。

但是前兩天在廣播裏聽人議論,想到一兩年前好像有一部好萊塢大片就叫《2012》,內容是恐怖預言,可惜沒顧得去看。

這次的廣播討論倒是勾起了我的興趣。英國天體物理學家喬斯林•貝爾•伯內爾(Jocelyn Bell Burnell)說,根據古代瑪雅人的歷制,2012年12月21日恰逢一個週期的結束,所以相關的預告也不無根據。

問題在於這雖然是一個週期的結束,但因此把它說成是世界的末日,卻需要一個不小的飛躍,而她的科學頭腦對此有牴觸。

伯內爾教授說,瑪雅人5000多年一個週期,比我們365天一個週期,或者百年、千年的週期當然長一些,但是原理一樣,一個週期結束,又會有新的週期開始。談不上末日來臨。

旋轉軸

Image caption 諾斯特拉達穆斯(Nostradamus,1503-1566)曾預言世界末日在1999年7月(或9月)到來。

她說,地球自轉的軸心始終都在不斷移動。移動順著一個圈繞行,大約26000年完成一圈。

瑪雅人把這個圈分平分成五段,每段5000多年。

讓伯內爾感慨的是,古代文明除了美洲的瑪雅人之外,蘇美爾人和巴比倫人居然也都發現了這個26000年的週期,顯示出高超的天文學知識。

不過,縱使在每隔上一段時間確實出現較之往常多一些的天文現象,譬如2012年2013年會出現更多太陽風暴,但是那也多不到哪裏去。

心理需要

在她說來,歷史上不斷有人出來預告世界末日來臨,有幾個可能的因素。

一個是如果現世的生活太苦了,免不了就會有一部分人盼望生命早日結束,由此獲得解脫。

另一個原因正好相反,那就是相信未來世界必定無限美滿,期盼上帝早日來把大家接到那個地方去。美好的末日正逢自己有生之年到來,是了不起的鴻運,為此也就給自己的生命賦予了特殊意義。

除了這樣的心理需要方面的原因之外,她也覺得恐怕有些比較務實的考慮。根據伯內爾的統計,現在上網可以發現44000種不同的書,全都預測世界末日在2012年到來。

這些作者當中難道就沒有人純粹為的是賣書賺錢?

(鴻岡 2011年2月10日)

如果你想親耳聽聽伯內爾教授關於2012年世界末日會否來臨的論述,判斷她的可信度,可以鏈接右邊英國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的網站。她2月10日在那裏做的講演近日就會上載。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