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大社会 小心眼

大社會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卡梅倫發表講話極力推崇構建大社會

情人節之際,舉國上下玫瑰香檳、愛心一片。如果你和我一樣,曾經嘗試作媒婆,是否也曾遇到過這樣的難題?

一男一女兩個單身朋友,年貌相當、門當戶對、看同樣的報紙、追同類的明星,如同心靈伴侶、完美搭檔。撮合到一塊兒,卻怎麼也碰撞不出火花。

更難堪的恐怕要算,雙方倒是碰撞出了火花,但結果卻是二度燒傷。

情人節之際,首相卡梅倫力薦自己的一流美人「大社會」,但是,得到的反饋仍是疑慮重重、不溫不火。

大社會會不會成為大問題?

「我的使命」

情人節晚上卡梅倫有沒有下廚給夫人做飯示愛我可不知道,但是一大早,他卻是把滿腔熱情獻給了「大社會」。

卡梅倫高調發表講話,說,構建大社會是自己的「使命」、為此他將付出「全部的熱情」。他堅信,大社會將使英國「更強大、更美好」。

卡梅倫不止一次想把大社會「撮合」給選民。只不過這一次,他可真的露出了「破釜沉舟」的跡象。

無疑,在卡梅倫的眼裏,大社會是美天仙。但是,從過去一段時間的社會反應來看,他的努力到有點像給盲人引見美女,招來了「你瞎忙活什麼呢」的質疑、甚至「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警告。

風聲鶴唳?

近來,對大社會的負面報道非常頻繁。工黨、工會、慈善組織、保守黨內的異見人士、就連約克大主教都曾出面批評、質疑。

工黨說,大社會是卡梅倫削減公共服務的「遮羞布」。工黨領導人米利班德質問,「圖書館關門了,誰還能來志願服務」?

英國最大的志願及培訓慈善機構「社區服務志願者組織的主席胡德里斯說,政府在實施大社會概念方面缺乏戰略計劃,削減開支將「摧毀志願者大軍」。

更不巧的是,大社會計劃的試點城市之一利物浦也以削減開支的壓力為名公開掛了白旗。

卡梅倫欽定的大社會特別顧問、華裔人士韋鳴恩宣佈,將減少自己為大社會項目做義工的時間去掙錢養家。更是被反對派拿來嘲笑卡梅倫。

時機不巧?

大社會的理念,確實能夠迎合人們心中鄰里互助、社區和睦的理想。但是,舉薦大社會,卡梅倫現在必須面對的難關是,人們有更緊迫的問題需要考慮。

面對失業、下崗、工資凍結、養老金風險、通貨膨脹,人們難免更加「小心眼兒」,撥打自己的小算盤。鏡花水月固然美好,忙都忙不過來,誰有閒情逸致追求?

星期日《獨立報》刊登的民意調查結果證實,選民對大社會仍是不甚感冒:27%的人「根本沒有聽說過」;30%的人「聽說過,但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41%的人同意「大社會是削減開支的掩護」;50%的人乾脆認為,大社會不過「是唬人的小把戲」。

風聲鶴唳之下,卡梅倫選擇的是加大攻勢、力挺大社會。但是,他也承認,大社會可能不會給他帶來更旺的人氣。這個紅娘,看來很不好當。

左右開弓

當然了,判斷卡梅倫首相任期成敗的主要標桿將是經濟與減赤。但是,大社會的成敗也將影響卡梅倫的聲譽、形像。因為,大社會是他的大主意、他的寵愛。

從廣義上來看,大社會這樣龐大、但卻有點虛無的理念應該有很明顯的優勢:能把持不同政見的人團結起來。

所有的政客都希望有機會扮演一把超越黨派分歧的領袖角色,而最有效的戰術通常也都是那些能夠超脫「左右」紛爭、至少把雙方的觀點概括進去的理念。比如說前幾年英國流行的「嚴打犯罪行為、嚴打犯罪源頭」的口號,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

但是,能夠引誘雙方的戰術也都是一把雙刃劍,搞不好,裏外不是人。

「大社會」就有左右開弓的味道。在右派看來,她能夠縮水政府規模、減少政府干預;在左派眼裏,她能夠促進合作、互助、自由、選擇。

但是,面對經濟的不景氣以及「殘酷」的減赤計劃,左派難免戴上有色眼鏡疑心重重地透視大社會;右派難免質問,大社會與主要的政治訴求不大相干,幹嗎非要現在提到議事日程的首位?

如果大社會最後遭到了拒絕,對手嘲笑卡梅倫出身高貴、不理解民心民意、與現實脫鉤就甭提了,黨內也會有人指著他的鼻子發難,你為什麼不把注意力集中在更傳統、更能抓人眼球的保守黨價值觀上,比如減稅、控制移民?

卡梅倫怎樣才能說服選民接受大社會呢?他上個星期公布了大社會銀行的家底,本周一又推出了部分施政細節。

美人倒是更有血有肉了,媒婆也繼續堅定不移。剩下的,就是看對方願不願、會不會上鉤了。

(蘇平 2011年2月15日 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