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凯特的婚纱

替身演員在倫敦市中心演示結婚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4月1日愚人節上,替身演員在倫敦市中心演示皇家大婚全家福結婚照。凱特的婚紗是眼下最高機密。

未來王妃的婚紗是眼下英國最高機密,但我至少探到了一點。

4月29號英國夏時制11點,當凱特走下轎車,最後一次以米德爾頓小姐的身份踏上西敏寺大教堂前的台階時,攝像機的鏡頭,以及鏡頭後面來自世界每一個角落的目光,都將聚焦在一點—凱特的婚紗。

凱特發誓,要把她的婚紗和婚紗設計者的秘密保留到婚禮那一天的那一刻。

百萬英鎊的秘密

「A million dollar question,一百萬美元的問題」,聽說過這個英語表達方式嗎?它是來形容人們想知道某件事情的迫切程度。

凱特的嫁裳,就是這樣的一個問題。從這場「世紀婚禮」在全世界受關注的程度來說,「一百萬美元的問題」也可以換算成相等幣值的「…英鎊/歐元/人民幣/日元/盧比…的問題」。

英國艦隊街(傳統媒體代稱),國際「狗崽隊」,早已進入瘋狂狀態。婚禮凖備的每一個細節,威廉王子、凱特、連同他們的家人朋友的一舉一動,都被牢牢盯住。

全天候的盯梢、放大鏡下的審視,凱特婚紗的秘密如何能保得住?

寫這篇稿子時,每隔一陣子,就上網敲入「kate」s wedding dress,凱特的婚紗」搜尋一下,以防墨跡未幹,秘密已被捅破。但到截稿時為止,google一下「凱特的婚紗」,0.13秒內蹦出81萬個條目,凱特的婚紗依然是一個百萬英鎊的秘密。

誰為王妃作嫁裳

誰探到了這個秘密,「百萬英鎊」或許不再只是比喻。用英國艦隊街上跑了一輩子王室消息的前《每日鏡報》皇家事務記者韋特克(James Whitaker)的話說,報社的主編在踢記者的屁股,「給我查出來誰是婚紗設計者」,而「任何把自己當回事兒的記者」早已是不用揚鞭自奮蹄,拼了老命想挖出這個最大的「獨家」。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妃的時裝偶像某種程度上是時裝界拿捏出來的,凱特對時裝則已顯示出自己的品味與原則。

上一次「世紀婚禮」,1981年戴安娜與查爾斯王儲的婚禮,為戴安娜王妃設計婚紗的伊曼紐爾女士(Elizabeth Emanuel)應該最有體會。當年一對剛走出大學校門的小夫妻(已離婚),被指定為戴妃做嫁裳,消息一走露,他們的日子徹底顛倒了個個。

伊曼紐爾回憶說,記者們有的翻他們家的垃圾桶,有的打電話哀求,說如果挖不出點東西就要被炒魷魚,還有的試圖賄賂她的員工。她的設計室所在的街對面的房子被搶租一空,長鏡頭24小時對著設計室的窗戶。

他們把婚紗藏在一個巨大的保險櫃裏,雇了兩個保鏢把守設計室。他們還設計了一套「備份」婚紗,樣子與戴妃婚禮上穿的很相似,只是袖子作了一些改動,以防萬一「漏光」時頂上。

伊曼紐爾女士說,有意思的是,她這個早被媒體「遺忘」的人,隨著威廉凱特婚禮的臨近,忽然變得炙手可熱。「媒體採訪的要求之多令人難以置信,簡直就像重新來過一次」。

時裝拿捏凱特,還是凱特領導時裝?

記者忽然又想起了伊曼紐爾,當然是想從上一次「世紀婚禮」的婚紗設計者那裏找點揣摩凱特婚紗的「靈感」。

其實,誰被選中為凱特設計婚紗已不是最重要的了,整個國際時裝界期待的是又一個戴妃式的時裝偶像。而凱特還沒「過門」,「凱特瘋」已經預示,凱特對時裝的影響力比之戴妃恐怕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凱特與威廉王子宣佈訂婚時穿的Issa牌的裙子,標價385英鎊,頃刻間銷售一空。僅過了幾天,售價僅30英鎊的仿造版在網上一推出,數小時之內便告售罄。Issa 的設計師Daniella Helayel也成了今年倫敦時裝周上最搶眼的明星。

上個月凱特陪著威廉王子訪問北愛爾蘭,她穿的一件Burberry風衣也頃刻間成了今春時尚女士的必備。連凱特大學時代玩票走秀穿的那件抓住威廉王子眼球的「透明裝」,也被設計者從箱底翻出來拍賣,竟然有人願意花78000英鎊「珍藏」。

當年,世界最著名的時裝師爭相把最新設計「饋贈」給戴安娜王妃,戴妃成了國際時裝工業的「衣服架子」(clothes-horse)。與18歲的戴安娜第一次進入公共視野時一身「村姑」般的打扮相比,「戴妃偶像」某種程度上是被時裝界拿捏出來的。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從1937年喬治六世的加冕典禮,到1981年查爾斯王儲與戴安娜王妃的婚禮,歷次重大皇家大婚和加冕慶典的禮儀服飾所使用的面料中,都包括特有的「英國絲綢」。

凱特「未來王妃」的身份一確認,就申明謝絕時裝饋贈,並把已經送上門的時裝退了回去。凱特決心要把婚紗保密到最後一刻,也被視為是要避免重蹈戴妃覆轍。

春蠶到此絲方盡

凱特的婚紗依然裹在濃濃迷霧之中,但有一點卻可以肯定,一個延續了70多年的皇家傳統已告結束,她的婚紗中不會再用到英國絲綢。

從1937年喬治六世的加冕典禮,到1981年查爾斯王儲與戴安娜王妃的婚禮,歷次重大皇家大婚和加冕慶典的禮儀服飾所使用的面料中,都包括特有的「英國絲綢」。

這些絲綢都來自肯特郡的一家蠶絲農場,Lullingstone Silk Farm。上個世紀初,肯特郡大戶人家戴剋夫人(Lady Hart Dyke)迷上了蠶蟲,在Lullingstone 城堡中闢出20英畝地種桑樹養蠶。她的丈夫奧利維爾爵士是個機械師,為博夫人一笑在車庫裏設計安裝了剿絲機。

1936年瑪麗王后(Queen Mary)到Lullingstone 城堡玩,對戴剋夫人紡出的絲綢很是欣賞,說應該用到她兒子喬治六世的加冕禮上。

一錘定音。Lullingstone絲從此成了皇家「貢品」。今年初,Lullingstone蠶絲農場宣佈關張歇業,為這個延續了70年的皇家傳統劃上了句號。

小小英國蠶蟲,有它做婚紗,沒它也做婚紗。凱特的婚紗展示在世人眼前那一刻,有誰會在乎是誰家的蠶吐的絲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