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一百单词够干啥?

學齡兒童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國的學齡兒童應該已經能說幾千字了。

幾天前到銀行去辦事,接待我的小伙子稱讚我英文很好,「還以為你是在這兒長大的呢」。瞬間,我就露出了中國人的「本性」,差點沒說「哪裏哪裏」。

在英國這麼多年,英語有了長進,但仍不能心安理得地應對讚譽。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不久前,英格蘭隊主教練卡佩羅的英文水平也成了採訪的話題。面對記者咄咄逼人的提問,卡佩羅也罕見地露出了意大利人的火爆本性。

「你的英文夠用嗎」?

三年前,卡佩羅剛來英格蘭任教時承諾,「一個月內」就要達到流利運用英語的水平。時至今日,出席記者會還是需要翻譯在一邊保駕。

去年英格蘭在世界杯表現慘淡,卡佩羅的英文欠佳受到大批球迷的指責。最近足壇又傳出有關卡佩羅英文水平的一些傳言。3月底,英格蘭迎戰加納前卡佩羅接受採訪,記者借機發問,「你的英文夠用嗎」?

需要翻譯幫忙然後才回答問題,卡佩羅已經自曝家底。但他「反咬一口」追問記者,「你聽得懂我說什麼嗎」?、聽得懂「幹嘛還提這個問題?」、「你自己會說幾種語言?」

一番嘴仗,惹來幾多笑聲,卡佩羅的另一句話,卻是引火燒身。卡佩羅稱,談經濟,他的英文水平可能不行,但是,談戰術不需要太多的單詞,最多100個就足夠了!

英國媒體大嘩,質問就靠100個單詞,怎敢、怎能當上堂堂國家隊的主教練?

當然了,卡佩羅可能是氣不打一處來說走了嘴。但是,我還是暗自思忖,這100個單詞包括什麼呢?快、慢、踢、鏟、球、臭腳、別喝多了?

教練之職,我沒有發言權。但現如今,140個字符,即可成就一條推特新聞。看來,做記者,100個單詞是夠用。

笑話歸笑話。在英國生活、工作,需要掌握多少英文單詞呢?

你能看懂《太陽報》嗎?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英國工作三年,卡佩羅出席記者會仍然需要翻譯保駕。

回答這個問題前,先看看普通英國人認識多少字。

家有二子,常年打理,對幼兒發育也算頗有研究了。根據英國「全民保健體系」NHS的育兒指南,兩歲的寶寶應該會說大約100個字,並且開始根據語法結構搭建簡單的句子。到了上學的時候,有些孩子已經會說幾千字;嘴笨的,也應該會說大幾百、小一千字了。

《太陽報》是英國工人階級喜愛的流行小報,經常刊登體育消息、球員八卦。英國著名語言學家克利斯托爾(D Crystal)作過一次試驗,請人們猜一份《太陽報》上使用多少不同的單詞。所有的人都低估了總數。抽樣拿來一份點數後,克利斯托爾發現,其中總計使用了8000個單詞。

卡佩羅在記者會上表示,經常通過聽廣播、看電視提高英語水平。不知道他看《太陽報》是否有困難?

克利斯托爾說,搞清楚人們認識多少字並不難。從一本大概包括10萬字、1000-1500頁的字典中隨機挑出20-30頁,標出自己認識的字,算個平均數,再乘以總頁數,就可以了。

按照克教授的說法,大多數人都認識50,000字;受過教育的人大概認識75,000字。「沒上過大學的普通人也可以輕而易舉地認識35,000字」。

美女字典專家蘇茜·登特(S Dent)認為,劃清主動語言與被動語言的界限非常重要。她說,普通人的主動語言詞匯量應該在20,000左右。

「幾乎什麼也幹不成」

蘇茜說,由此可見,卡佩羅用100個字發號施令實在是「太有限了」。

利茲大學語言中心副主任郝沃斯(P Howarth)認為,單靠100個單詞,幾乎什麼也幹不成。

他說,100個單詞這個數字「小得荒唐,一兩天就應該能學會,特別是那些已經生活在語言環境中的人」。

在他看來,100個字最多只能算是「遊客水平」,定個酒店、點個菜還成。要想在「中級水平」、就「不同領域」的問題與人交流,至少要會1500字。

當然了,作為足球教練,說什麼語言其實都是次要的。能贏球,語無倫次也會成為憨態可掬;總輸球,女王英語恐怕也無濟於事。

唯我英語獨尊?

在批評別人之前,英國人是不是也該反思一下,隊員中有幾個會說100個意大利單詞呢?逼著教練學英語,為什麼不要求球員也學幾句意大利語呢?北京籌辦奧運會期間,幾百萬市民不是都突擊學會了「奧運英語100句」?

歸根結底,這大概也是出於英國人長期擁有的「唯我英語獨尊」的心態。

但是,已有專家預測,未來,英語將不再繼續是世界語。

英國語言學家奧斯特勒(N Ostler)在新書《最後的通用語言:巴別塔重現前的英語》中指出,英語作為全世界通用語言的「氣數已盡」。

奧斯特勒在書中講述了世界其它主要語言在不同時期各領風騷、由盛到衰的命運。他說,歷史表明,每種語言都不會永遠一枝獨秀。

奧斯特勒預測,隨著英語作為通用語時代的結束,學外語也將成為「歷史」。隨著科技的發展、包括聲音識別、即時翻譯技術的完善,幾十年後,人們不會繼續依賴翻譯,各種語言可以實現互通。

遺憾的是,卡佩羅和你我諸君,都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蘇平 2011年4月5日 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