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和艾未未 受气包克莱格

為什麼抓艾未未?

《泰晤士報》對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被扣留發表評論文章「人民在你這邊,為什麼抓他們?」

這篇文章的副標題說:藝術家、記者、律師…..作為超級大國的中國有那麼幾個微不足道的小對手,不過所有的暴君們都有。

文章開篇提出了一個問題:老虎和嬰兒之間的打鬥誰會贏?作者認為,中國政治局一定有人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惑,要不然艾未未就不會被帶走。

文章列舉角斗雙方的實力:一方是中國政府,13億人口、960萬平方公里土地、300萬軍隊、7300萬共產黨員、經濟增長在8%至10%之間,世界上的後起工業大國和新興超級大國;另一方不過是一個留著鬍鬚、上推特網的藝術家。

《泰晤士報》的這篇署名文章問:為什麼抓他(艾未未)?他有什麼好讓你擔心的?他這個人根本毫不重要,既缺乏跟暴民的聯繫,也沒有通向一個政黨、各種武器、中國電視媒體的手段,更沒有其他可以興風作浪的方式。對一個崛起的,信心百倍的、雄赳赳帶領人民走向繁榮昌盛的大國來說,他究竟有什麼威脅可言呢?

文章還引述人權觀察組織和國際特赦的話說,自今年年初以來,中國正在展開十年來對異議人士最嚴厲的打壓。

「暴君跟所有人一樣,都自以為道德典範,特別是他們帶著謙遜的微笑衣冠楚楚地出現,而並不是戴著肩章站在陽台上豪言壯語。不過,他們知道人民所不知道的情況,那就是怎麼把這場戲再接著演下去。這也就是他們為什麼最終都命中注定要抵抗任何對他們的質疑和追究責任。」

文章最後提及中國有種種理由抗拒民主和人權,但是「我們從墨索裏尼到卡扎菲,再從穆巴拉克到昂納克這些獨裁者們身上都發現了什麼共同點呢?那就是他們有數不清的理由不放棄權力,而我或者艾未未們卻總有自己讓他們放棄權力的方式。

《金融時報》周四評論版也發表了署名文章「艾未未因太子黨恐懼症受罰」。

文章認為,艾未未的被抓再一次殘酷地提醒了外界中國共產黨的獨裁傾向,也強有力地說明這個黨說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文章稱,中國共產黨現在的領導人都曾在瘋狂的文化大革命中受難,因此也就非常迷戀維護穩定。

迪倫在中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鮑勃·迪倫在北京的演出嚴格遵守商定好的曲目

美國民謠巨星鮑勃·迪倫周三(4月6日)舉行了在中國的首場演唱會,《每日電訊報》報道說,迪倫完全按照事先商定的曲目演唱,沒有引起任何爭議,不過卻表現了很多的象徵意義。

報道說,中國當局正在展開近年來最嚴厲的打壓言論自由的行動,不過對鮑勃·迪倫的演唱會卻沒什麼好擔心的。

報道稱,許多觀察人士希望鮑勃·迪倫對政治表態,或者表示對自周末被警察從北京國際機場帶走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的支持,希望他能震撼大部分的中國觀眾。還有其他人認為,他的出場已經足夠說明問題,引發任何爭議將影響未來西方藝術家去中國表演的機會。

《衛報》報道鮑勃·迪倫在中國北京首場演出時說:在中國諷刺隨處可見。在藝術家和活動人士艾未未被扣押的這個星期,鮑勃·迪倫卻被允許在北京表演。

報道說,誰也不知道這兩個決定是怎麼做出來的。

報道還引述了中國文化部的一名前任官員的話說,迪倫到中國演出或許是中國在美國的大使館突然有了人員變動,也帶來了新的一套做法。

這名官員還說,中國政府既要顯得思想開放,又要牢牢控制,總是要在兩者之間平衡。

受氣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克萊格提倡社會流動性卻惹火燒身

星期四的英國大報都在顯要位置報道了副首相尼克·克萊格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透露公眾對他的仇視使他經常痛哭。

《衛報》報道說他透露他覺得自己像個「受氣包」,經常邊聽音樂邊流淚;家裏9歲的孩子也感覺到了公眾的情緒問他:爸爸,學生們為什麼這麼生氣?

克萊格認為他和首相卡梅倫的關係並不算太好。

《衛報》報道說,克萊格以前也曾經在接受採訪時給自己帶來麻煩。2008年,他在一次採訪中說和自己睡過的女人「不會超過30個」,被媒體廣為報道。

《泰晤士報》報道說,克萊格承認從反對黨變成執政黨,他經歷了「非常快的轉變」。由於他支持把大學學費增加到9千英鎊一年,他成了千夫所指。他想改變外界對自民黨的印象倡導社會流動性,結果也成了惹火燒身,因為外界發現他最初的兩份工作都是他的父親給找來的。

《泰晤士報》報道認為,他的這番講話將使自民黨內的很多人不安,他們擔心他已經因為那些不利的新聞報道遍體鱗傷。

購物療法

台灣健康研究所經過十年的跟蹤調查發現,每天上街購物能延年益壽。

這一研究對近2000名65歲以上的老人進行調查後得出結論,那些幾乎每天都逛街購物的老人家比同齡不那麼頻繁上街購物的老人死亡率下降四分之一。

研究認為,每天上街購物也算是做了某種運動,另外因為在外總得社交,獲得一種歸屬感,這些都對身體健康有益。

這些發現或許解釋了為什麼女人通常比男性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