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女大学生之过?

男女分工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女人機會增加=男人機會更少?

眼下,社會流動(social mobility)可以說是最走紅的一個字眼。4月5日,副首相剋萊格宣佈了一攬子新政策,說推進社會流動將成為「社會政策的主要目標」。

有趣的是,各大政黨放下刀槍劍戟,一致認為,流動是好事。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出身貧寒,不應該成為一生所成的決定因素;生而平等,能力與努力才應該得到承認與回報。

二戰以後的三十來年,英國的社會流動性確實有所增加。自認為「中產階級」的人比例飆升,功績主義、唯才是舉給各階層提供了往上爬的機會。但是過去二三十年來,從學業成績、人生成就等多個指標來衡量,社會流動越來越慢,近乎停滯不前,某些方面甚至出現了退步。

箇中原因眾說紛紜。有人把目光盯凖了女大學生。

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數增加,不僅搶走了從前男性、特別是工人階級男性的一些發展機會;門當戶對的婚姻更把優勢傳給下一代。

結果,老鼠的兒子只能去打洞了!

女權運動的副作用

在聯合政府發佈社會移動戰略之前,外號「兩個大腦」的大學部部長、保守黨人戴維·威利茨說,社會不流動,女權運動「第一回合的效應」似乎是「關鍵因素」。

威利茨給出了兩點依據。一是,過去四十年間,女性上大學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中產階級家庭的女孩兒」。

二是所謂的「選擇婚配」(assortative mating),教育程度高的人往往選擇門當戶對的異性做配偶。女大學生越來越多,男大學生娶女大學生越來越容易、越來越普遍。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威利茨此言一齣,立刻被指「大放厥詞」。

配偶雙方都有可能找到收入更高、更穩定的工作、也更願意發展事業。威利茨說,這樣一來,家庭收入間的差距、社會分化「被放大、而不是縮小」了。突然間,社會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雙方都受過良好教育」的雙薪家庭和「雙方都沒有受過教育、沒有工作」的無薪家庭。

而雙薪家庭的孩子從一齣生起就比無薪家庭的孩子有更多的有利條件。由此,社會流動性就減弱、甚至停步了。

威利茨的一番話被工黨婦女事務發言人庫珀指責為「胡說八道」、「垃圾」,威利茨並無悔改之意,他說,自己的看法不過是分析。

強迫婚姻不可能?

女大學生人數增加是不爭的事實。

根據今年早些時候英國「商業、創新和技能部」公布的數字,2008-2009年,51%的女生接受高等教育,男生只有40%。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超過半數的女性上大學。20年前,英國只有五分之一的女生上大學,30年前,這個比例是十分之一。

也許,正是這樣的統計,才促使威利茨得出了自己的結論。

威利茨表示,他並不反對女性接受高等教育、進入職業場所,但是,許多英國人並不需要太多的勸解,早就認同了「女性機會增加=男性機會減少」的等式。

當然,威利茨描述的,是特定的社會變化有可能帶來難以預見的後果。不過,女性解放、男女平等幾乎是普世訴求。用優惠政策鼓勵婦女回家是一碼事,聯合政府恐怕沒有禁止女生上大學的膽量。

門當戶對的婚姻也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不用我說你肯定也知道,強迫大學畢業生一定要找非大學畢業生結婚,不可能成為聯合政府的戰略。

姓「窮」和姓「富」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社會流動放緩,難道女大學生擇偶也有一定的責任?

我感覺,各屆政府都是急得抓耳撓腮、但卻不知道如何下手。兒童脫貧、恢復文法學校、取消私校、打擊裙帶關係……各種提議不斷湧現。那麼,當權者到底能不能推動、加速社會流動呢?

最近,一項很有趣的研究表明,其實,英國早就實現了全面的社會流動。只不過進程非常、非常緩慢、需要相當、相當長的時間,大概三、四百年吧!

美國經濟歷史學家格里高利·克拉克(G Clark)教授發現,社會階層不是永久不變的,從1086年的《末日之書》到現在,英國實現了「全方位的長期社會流動」。

比如說,1350年,姓「Smith」(史密斯)的人幾乎全是鐵匠的後裔,到了1450年,牛津在校生中姓史密斯的人比例與佔總人口的比例相當;到了1650年,收入最高的1%的人當中,姓史密斯的人也與佔總人口的比例相當。

克拉克和研究人員還發現,1858年的時候姓「富姓」的人(比如以地名、莊園名為姓)的後代,到了四代人以後的今天,平均仍然要比當年同一個地區姓「窮姓」(比如木匠、石匠、牧羊者)的人的後代富出好幾倍,壽命也要長三年。依此推算,再過一兩百年,「姓窮」的和「姓富」的才能平等。

克拉克把兩組數字加以比較之後得出的結論是,工業革命以來,一個家庭改變經濟和社會地位所需要的時間甚至比中世紀時還要長。他認為,對公共教育、保健的巨大投入「好像沒有加快社會流動的速度」。

依照他的觀點,人為地使勁推,根本就是瞎操心。

特別提一句,克拉克教授還說,現在的劣勢人群往上走,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因為許多人是外來移民,被主流社會接受可能更困難。

也許,政府應該鼓勵英國女大學生嫁給沒有文憑的外籍男士?

(蘇平,2011年4月12日 倫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