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紀念首批日本學生來英150年

紀念碑
Image caption 倫敦大學學院紀念伊藤等人到校的石碑矗立在該校的日本庭院。

倫敦大學學院UCL舉行儀式紀念首批日本留學生--長州五傑到校150週年,當年他們是偷渡離開日本。

日本史上所稱的長州五傑是伊藤博文、山尾庸三、井上勝、井上馨以及遠藤謹助。

後來這五人都成了日本明治維新的推動者、明治政府的重要官員或者是企業家。

Image caption 日本所稱的長州五傑:順時針方向左下起井上馨、遠藤謹助、井上勝、伊藤博文以及山尾庸三。(UCL 提供)

大約百餘名英國和日本學界、企業界還有日本駐英大使館官員參加了這次的紀念儀式。

場合與場面

英國方面應邀致詞的人員多盛讚此五人為「日本現代化的推手」、他們到倫敦大學學院則是「日本歷史的轉折點」、「奠定現代日本的基礎」。

日本駐英大使林景一等人致詞時,對倫敦大學學院紀念「長州五傑」來英表示感謝,並代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特別緻送感謝函。

倫敦大學學院稱,五人一個半世紀之前抵達英國的時候,不但是UCL倫敦大學學院的第一批外國學生,也是日本的第一批留洋學生。

Image caption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致函感謝倫敦大學學院當年接待伊藤博文等人的威廉姆森教授。

儀式結束之後,在酒會上與部分參加人士談論,多數人認為「長州五傑」絕對是日本現代化不可缺的重要人物,但是對伊藤博文等人在後來的對清、對韓政策中扮演的角色,也相當了解,不過表示在此種場合談論,似乎不太妥當。

歷史典故

長州藩是日本江戶幕府時代,本州島島最西端的封地;在德川幕府末期,長州藩意圖推翻幕府,屬下低級武士伊藤博文、山尾庸三、井上勝、井上馨以及遠藤謹助等五人有意到西洋學習科技。

可是幕末時代,日本實行「鎖國」,雖然被迫開了幾個通商港口,但是限制外國人只能在限制居住地經商,日本本國人如果被查到偷渡出洋,除了本人處死之外,全家都會受到株連。

1863年,五人在長州藩藩主默許之下到了橫濱外國人限制居住地尋求英國駐日本領事高爾協助。高爾提供了一筆旅費,並且居中介紹了4年前到日本經商的怡和洋行。

Image caption 儀式上有日本神樂祈求英日雙方文化和學術交流更加興盛。

怡和洋行安排他們在當年5月12日搭船前往上海,再由上海航行數個月,同年的11月4日到達日本。

根據UCL倫敦大學學院的說法,由於該校是當時唯一不限社會階級招生的學校,因此怡和洋行安排5人由該校化學教授威廉姆森及其妻子照顧、入讀UCL。

1864年,伊藤和井上馨返日調解日本幕府和西方多國艦隊的衝突,1866年明治維新開始之後,五人在不同領域成為了日本西化的重要人物。

明治重臣

伊藤博文不但根據英國的議會制度起草了現代日本的第一套憲法、創設帝國大學(現東京大學),1885年實行憲法之後,他還成為日本的第一任首相,總共擔任過四任總理大臣。

Image caption 伊藤博文等人就讀時,UCL倫敦大學學院的外觀(素描,UCL 提供)

井上馨則是擔任過第一任外相、商務大臣、內政大臣和財務大臣。

山尾庸三後來擔任過多個與工程有關的官職,並創立了日本第一所工學院,並投入特殊教育,設立聾啞和盲人學校等等,

遠藤謹助則是建立日本鑄幣制度,設立鑄幣局、被日本人稱為「日元之父」。

井上勝返回日本之後出任採礦與鐵路的高級官員,成立鐵道局、監督建造日本的第一條鐵路,也被稱作是「日本鐵道之父」。

但是就中國和韓國的歷史學者而言,許多認為他們是日本「殖民帝國主義的推手」、而日本當時的崛起,卻造成了鄰國的劫難,至今仍然影響著中日韓三國的關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