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李雲迪:專注與傳承

Image caption 演奏會當天皇家節日大廳座無虛席 (圖片:李雲迪 )

中國著名鋼琴家李雲迪4月19日在倫敦皇家節日大廳(Royal Festival Hall)的《肖邦傳奇》演奏會受到了英國各界的一致好評,連英國一向嚴苛的《每日電訊報》和《衛報》也分別給出了4分和3分的評級 (滿分5分, 3-4分就已經是難得一見的高分)。

專注:與肖邦的隔空對話

說到這次2016年」肖邦傳奇」的巡演以及2016年2月《肖邦:敘事曲》古典大碟面市,李雲迪坦承這兩年的重點都是花在鑽研肖邦的作品上。比起多樣性,他更趨向於專一性,即在某一個時間段集中精力把某一個大師的作品鑽研透,演繹出具有自己特色的大師作品。

前兩年是貝多芬,這兩年是肖邦。這樣一來,既做到不缺長期以往作品的多樣性,也能保證在某一時間段集中火力演繹特定作品而帶出來的高質量,這也算是「術業有專攻」的一個很好詮釋了。

Image caption 李雲迪最新大碟《肖邦:敘事曲》的簽名CD

而這兩年之所以選擇肖邦作為主攻方向,除了因為和肖邦的淵源 (2000年18歲的時候取得空缺了15年的肖邦國際鋼琴大賽的金獎,2015年又作為最年輕的評委出現在大賽中), 肖邦作品本身對他的吸引力才是主因。雖然這些年一直在演奏肖邦的作品,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即使是對同一個作品他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

一位中國的藝術家曾經說過「做藝術,師古人不如師造化」,意思就是說雖然前人的經驗和智慧很可貴,但是一味模仿古人不如加入自己的元素,讓作品有自己的標籤。而李雲迪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師造化」,他會首先仔細揣摩肖邦作曲的初衷和彈琴時的心境,但是之後必須加入自己的領悟和感受,不是模仿,而是用自己的理解進行」再創作「。與大師」隔空對話」,那不是肖邦的「肖邦」,那是李雲迪的「肖邦」。

以這次演奏的《二十四首前奏曲》為例,這是肖邦空前絕後的作品。整個《二十四首前奏曲》雖然是二十四個小「分解「,實際上是個萬花筒,在這個萬花筒裏可以看到貫穿整個生命的一切神秘的東西。還有這部作品是大調和小調間隔而來的,好像有兩條線,一條黑線,一條白線;所有的大調都是快樂的,所有的小調是悲哀的,可是所有的快樂裏頭又有層次不同的快樂,所有的悲哀裏頭又有層次不同的悲哀。光就感情把握上來講,這首曲子的難度就相當高。雲迪在練習這首曲子的時候,是具體到每一個音符,都會去研究自己感情的走向。

Image caption 筆者在皇家節日大廳與李雲迪在舞台上排練時的合照(圖片:姜敖)

這樣具體到某個音的練習會耗費更多的時間和心力,所以專注在一個音樂家的作品上反覆演繹,直到找到最滿意的演奏方法,是現階段李雲迪對自己在鋼琴表演上最大的訴求。

傳承:與教育的縱橫接軌

任何一個藝術家,除了在自己的舞台上追求最卓越的表現,也希望自己的藝術追求可以傳承下去,經久不衰。在這方面,李雲迪也不例外。作為出生成長在中國,又同時在東方和西方接受音樂教育的李雲迪來講,他本身就是一個「音樂上的混血兒」,東方的元素給了他很好的鋪墊,也注定了他在演奏上不同於西方藝術家的特別之處。而他的最終訴求,是希望和教育事業接軌,希望自己這種「東西結合」的對音樂的領悟和感受可以縱向和橫向傳遞下去。

所謂縱向,就是傳遞給比他年輕,還正在音樂的道路上孜孜不倦進行著打拼的孩子;所謂橫向,就是希望自己身上作為中國人的東方元素能夠賦予西方鋼琴大師原作不一樣的特色,而且能夠把這種結合傳遞到古典音樂的發源地------西方世界去,讓他們對這種加入東方元素的重新演繹有更多的理解和認可。

例如這次倫敦演奏的2支安可曲之一,他就選擇了中國的著名傳統曲目「彩雲追月」。在聽完了之前純西方的名曲之後,這首東方風情歌曲簡直是讓在場的所有人沸騰了。中國的聽眾自不必說,自豪之感油然而生;而外國友人簡直為之瘋狂,站起來拍手久久不能停息。

Image caption 在倫敦皇家演出大廳的謝幕(圖片:姜敖)

微博上擁有將近2千萬粉絲的李雲迪,在歐洲,也有大批歐洲本地人粉絲。比如說這次倫敦演奏會裏很多都是西方面孔,而且我注意到一個有趣的場景:剛演奏完,第一個站起來鼓掌的也是外國人。而演奏會之後的簽售,也有不少外國人拍著長隊等待購買他的簽名CD,其中不乏中年男子以及年紀稍長的老夫婦,這些明顯不是看熱鬧追星,如果不是被他的演奏技巧所折服,歐洲人是沒閒工夫去排這個長隊的。這充分說明他的演奏技巧,風格在歐洲很受歡迎,有很好的接受度,這些也為他以後進行音樂教育在歐洲的推廣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結語

和李雲迪聊了很多,但要凖確給讀者勾畫」李雲迪」這個輪廓,任何的語言似乎都是有局限性的。如果你懂他,懂他的音樂,在他演奏時候出來的樂曲似乎才是最能代表他的語言。那裏面有他的過往曾經,有他的抱負夢想,有他對人生的感悟,甚至有他的性格折射。

寫到這兒,我又想起在正式演奏前,我在空曠雄偉的皇家節日大廳, 看他排練的場景。坐在離他一米左右的距離: 注視,聆聽。最開始大廳沒有開燈,只有舞台中央的射燈照在他身上,沒有台下的觀眾,沒有其他一切的紛擾。

Image caption 演出前在皇家節日大廳排練(攝影:姜敖)

看著他與鋼琴天衣無縫的結合,我曾經有剎那的錯覺:不只是他在彈奏鋼琴,而是那鋼琴自己也在發出奏鳴迎合他,他們似乎是一對甜蜜的戀人,十指交扣,相擁而鳴,眼中只有彼此,沒有其他。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