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戰爭:誰應為情報失誤負責?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齊爾考特報告將於明天公布

2002年9月,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召集他在巴格達的革命指揮委員會開會。薩達姆神情嚴肅,並且看上去壓力很大。

因為他剛剛讀完了一份英國倫敦聯合情報委員會的一份報告。該報告包含薩達姆政權能力的詳細信息,甚至聲稱,伊拉克擁有可以在45分鐘內啟動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這一點令薩達姆感到迷惑。

據事後透露出來的信息稱,薩達姆懷疑是否他身邊有人知道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一些情報?

革命指揮委員會的成員趕緊一一表態說,他們對此並不知情。那麼,英國情報機構的信息是哪來的呢?

這就是英國齊爾考特(Chilcot)調查報告(即有關伊拉克WMD問題)要回答的一個主要問題,該報告將於星期三(7月6日)公布。

三個失誤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英國有關伊拉克WMD的報告極具爭議

顯然,是情報出了問題。到底誰該為此事負責這一問題可能會存有爭議。

而齊爾考特(Chilcot)調查報告也許會給我們一個最有結論性的答案。

這一問題可以分為三個層面:首先,情報來源有誤;其次,對收集來的情報沒有進行挑戰性分析,而是信以為真;最後,先不說這一情報令薩達姆感到困惑,在向公眾公布這一情報時也有錯誤。

驚人相似

格林的情報小說《哈瓦那特派員》可能十分搞笑,但同時也非常有洞察力,這是一本批評情報世界的書。

書中的主人公是一位旅居古巴哈瓦那的英國商人,他是吸塵器推銷商,他們最新款式吸塵器的設計方案居然被當作隱藏在山中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原子武器」。而英國軍情六處的官員急於請功。本來可以核查該情報凖確性的情報專家卻根本沒看到有關詳情。

這一令人啼笑皆非的情節,襯托出情報世界的荒謬。而這和2002年圍繞英國收集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時所發生的事十分相像。

英國外派的情報人員知道總部的需求,因此竭力滿足其要求,這些情報沒有被好好的核實,而且很多時候也並沒有被交給國防部情報部門的技術專家做鑒定。

例如,其中一份文件指稱伊拉克向尼日爾購買鈾,但當這一文件傳給國際專家時,他們在一天之內就判斷這是假的。

而且,關於伊拉克擁有可以在45分鐘內就可以啟動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說法並沒有其他支持性的證據,比如武器生產和儲存的信息,以及啟動這些武器的具體時間表等。

英國化學武器專家說,似乎沒有人嚴格審查這些信息,只能認為是人們太想希望這些信息是真的了。

消息來源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英國情報機關軍情六處

伊拉克戰爭之後,軍情六處試圖尋找消息來源,當時廣為流傳的一個「新消息來源」否認曾說過任何關於伊拉克加速生產生化武器的事。

那名曾講過45分鐘字眼的軍官也極力否認對此事知情。

據一名官員數年後表示,當他們找到那名曾傳遞那名軍官報告的中間人時,人們發出了很多感嘆。

當時軍情六處的負責人理查德•迪爾洛夫爵士很可能是直接挨齊爾考特報告批的人。

他的批評者說,迪爾洛夫跟權力上層走得太近,過於熱衷哄唐寧街高興,當然他本人對此強烈否認。

一無所獲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負責核查的漢斯·布利克斯說,他們沒有在任何這些地方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有關伊拉克可能存在WMD的文件一齣來就開始了檢查,聯合國的監督人員根據英美提供的情報到那些可疑地點進行勘查,結果什麼也沒找到。那些所謂隱藏在養雞場的秘密武器點其實就是養雞場。

700名核查人員共對500個不同的場所進行檢查,結果一無所獲。

負責核查的漢斯·布利克斯告訴柯雷拉說:「我們以為英美為我們提供了最可靠的地點,但我們沒有在任何這些地方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這方面的失誤就是分析情報的失誤,因為情報人員固執地認為,伊拉克在1990年代擁有這種武器,雖然核查人員空手而歸,但人們不願意對這些情報作重新核查。

秘密銷毀

伊拉克在90年代到底有沒有核武呢?據悉,薩達姆在90年代摧毀了他的核武項目,因為他當時想如果核查人員找不到核武的話,就會解除對伊拉克的制裁。

薩達姆當時犯的一個致命的錯誤是,他秘密地銷毀了這些核武器,其原因可能是他不想讓鄰國伊朗知道他的軟弱。

此外,當核查人員對那些過去已知的化學武器庫進行核查時,伊拉克人無法證明這些武器已經被銷毀,倒好像是被隱藏了起來的樣子,最後就成為「找不到的材料」。

就在伊拉克戰爭開打前的數日,伊拉克人還在拼命地試圖找到方法來證明他們確實已經銷毀了這些化學武器,並沒有把他們藏起來。

批評人士指出,未能對伊拉克情報做出正確評估是因為伊拉克戰爭已經拉開了序幕,而情報只是一個說辭,一種說服公眾支持攻打伊拉克的工具和理由,因為此時此刻,西方政府已經想要推翻薩達姆的政權。

教訓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聯合情報委員會和當時的主席約翰•斯卡利特爵士也可能會受到批評

齊爾考特報告還可能會涉及西方是如何向公眾公布這一情報的。2002年3月,英國情報部門對有關伊拉克的武器報告的評語是「比較零散」。

然而,當時的英國首相布萊爾「堅信」聯合情報委員會的專家和他們的可信性。有關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情報可能被誇大了。聯合情報委員會和當時的主席約翰•斯卡利特爵士也可能會受到批評。

還有一個值得情報人員思考的問題是,他們在預見薩達姆政權倒台後伊拉克可能會發生什麼變化方面是否做得足夠?他們是否為伊拉克的軍隊政策決策者以及伊拉克軍隊如何對付後來的反抗武裝提供足夠的信息呢?

無論齊爾考特報告最後的結論是什麼,伊拉克的經驗教訓為英國的情報部門留下了一個長長的陰影。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