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是什麼讓倫敦咖啡店如此掙扎?

圖片版權 Lucia Chauvet

倫敦獨立咖啡店面對租金上漲、脫歐影響和連鎖式集團競爭,生存愈來愈難。另一方面,獨立咖啡店被指愈來愈相似,僅提供另外一套大同小異、商業化貨品與服務,失去了原有特質、創意欠奉。顧客憂慮選擇減少,並失去在咖啡室悠閒過日子的時光。

但獨立咖啡店還是努力地在倫敦找到市場的一席位。

圖片版權 Lucia Chauvet
圖片版權 Lucia Chauvet

結合咖啡店與辦公室

試想像一下,你的辦公室內有一位長駐的咖啡師,只要你需要,他就為你做一杯Latte、Flat White,不用再喝那種即衝咖啡,這會令你更有幹勁工作嗎?

圖片版權 Timberyard

Timberyard 咖啡店看凖市場,融合咖啡廳與辦公室,讓小型企業、自由業者能夠租用地底的辦公室。

內裏有打印機、投影機、文具、會議室等,如同一般的辦公室,特別之處是有一個咖啡師在現場,隨時都可以喝到實時調製的咖啡。

創辦人之一的Ruth表示,單靠賣咖啡,咖啡店未必能夠賺取足夠的營利,在鬧市之中存活下來。

她透露因為地主迫遷,其中一間分店要結束營業,它們改為尋找小店,主打外帶咖啡的市場。

對於有評論認為,獨立咖啡室愈來愈相似,Ruth如其他咖啡店店主一樣,賣花讚花香,稱自己的咖啡店最特別。

要脫穎而出,其中一個宣傳方法就是靠Instagram建立口碑。

她表示咖啡店的產品、裝修,也是刻意地設計成Instagram-able,務求客人隨時隨地可以拍照上載。

「然後我們就用他們的照片宣傳,可謂互惠互利。」

圖片版權 Timberyard
圖片版權 Timberyard
圖片版權 Timberyard

商業主流化

曾旅居英國的法國美食部落格主Lucia對記者說,她也是Instagram的粉絲,經常在Instagram尋找有趣的咖啡店。

她說在Instagram分享照片時會有一種滿足感,而咖啡店也可以和客人在網上互動,並以客人的照片作宣傳。

但Lucia認同,獨立咖啡店漸趨倒模化。

裝修方面大多傾向採用北歐風格,木製桌椅、吊燈,擺設簡約。而貨品、服務也沒有大分別。

有行內人士稱,因為有咖啡店找到一個賺錢的商業模式,其他人便跟隨,結果同類的咖啡店成行成市。

這種風格本是文青最愛,卻邁向主流,對追求新鮮感的年輕人、文青來說,可能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但Lucia說:「如果Latte的圖案做得有趣,我還是會去朝聖,因為這是美食部落格的工作。」

圖片版權 Lucia Chauvet

圖片版權 Lucia Chauvet

獨立店與連鎖店

獨立咖啡店本來存在的意義,是提供一些多元化的選擇。

但因為土地問題,獨立咖啡店的經營模式,甚至漸漸跟從連鎖式集團的方式。

Image caption Lundenwic中午時分大排長龍。

例如Lundenwic咖啡店,位處鬧市位置,中午時分大排長龍,他們都要快速地製作咖啡,講求效率。

咖啡廳原本是讓人休息的地方,但事實上,店主Dominic承認地方狹窄,不期望客人留在這兒超過90分鐘。

而有一些小型咖啡店更為了阻止客人長時間停留,索性把Wifi關掉。

以前獨立咖啡店,重視店員與客人之間的交流,但現在大家來去匆匆,這些咖啡店已不太重視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Dominic表示人工、租金、連鎖咖啡店的競爭,都令倫敦的獨立咖啡店生存困難。

這間咖啡店刻意躲開連鎖咖啡店,避免競爭。

他說倫敦的咖啡店,流轉率很高,如果兩年後回來,喜歡的咖啡店可能已經倒閉或搬家了。

「只有靠口碑和咖啡質素去建立客群。 」Dominic說。

來自澳洲、現居英國的咖啡店常客Sophia直言倫敦市中心的咖啡店「完全不是休息、社交的地方」。

她對市中心咖啡店感到失望。

「連鎖咖啡店太多,選擇愈來愈少,要不就得跟學生一起擠在學生咖啡店,要不走到很遠、才有一家正常的店。」

偶爾她會與朋友刻意到遠一點,去尋找悠閒、特別的咖啡店。

這也許是城市人的悲哀。

Image caption Sophia批評連鎖式咖啡店質素沒有保證,一般都會選擇獨立咖啡店。

專門研究咖啡歷史的赫特福德大學歷史系教授Jonathan Morris表示,原本英國人給予外界的印象是喝茶為主,但90年代美國電視劇帶領下,咖啡成為一種文化象徵,結果在英國引起一陣不滅的咖啡癮。

而在數碼年代,辦公室作用愈低,自由業者的冒起,也增加了提供Wifi的咖啡店的需求。

目前整個倫敦有數千家連鎖式咖啡店,數字有上升趨勢。 據市場公司估計,英國人目前單日約七千萬杯咖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