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強姦」案件數字摻了水份嗎?

要求印度政府正視強姦案猖獗的示威者。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2年發生在印度的輪姦案觸發大規模示威。

印度警方自2012年那件受全球注意的德里輪姦案發生後,每年都接獲越來越多人報案指自己或家人被強姦。可是有調查指2013至2014年間有超過一半的案子都是虛構的。男權組織指這些數字顯示許多女人為獲得金錢或其他利益誣告男士強姦。

44歲的印度地產代理古普塔(Yogesh Gupta)發現在當地,要證明自己清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工作的時候發現一名下屬挪用公款,威脅要報警處理。那名下屬之後為求報復,迫令一名女子喬裝成買家,在視察一間房子後要古普塔開車載她到附近一個捷運站。之後那名女子報警,指古普塔把她載到一座大廈空置的樓層強姦她。

古普塔認為,要做到那名女子聲稱的所有事情最少須要37至40分鐘,而他的辦公室監控系統所拍的片段證明他在離開11分鐘後就回到辦公室。

但是女子報案後,古普塔面對的是一個只顧把他定性為"罪犯"而不顧證據的刑事檢控系統。

在長多達八個多月的調查中,古普塔被認定為"強姦嫌疑犯",天天都招人白眼。他表示:"我的太太、孩子、父親和兄長每天都承受不能描述的痛苦。"

那名女子最後向法庭承認她被"強姦"的過程是編造的,還古普塔一個清白。可是這彌補不了甚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政府在2012年的輪姦案後頒布新例,更嚴厲地處罰被判犯強姦罪的人。

男權人士認為,古普塔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他們指還有許多人故意誣告男士強姦的例子,而這些個案都與2012年發生的輪姦案有關。

當時,案件駭人的過程激發示威者上街要求改變印度社會男權至上的價值觀。社會亦有聲音認為這些價值觀忽視、甚至鼓吹以暴力對待女性。印度傳媒亦隨之不斷報道女性被陌生人強暴的案子,政府放寬法例上"強姦"的定義,要求警方紀錄他們收到的所有個案,也設立特別法庭以求迅速處理這些案件。

然而,有男權組織留意到,一個自稱為德里婦女協會(Delhi Commission for Women)在2014年發表報告,指警方收到的強姦個案中有53%都是虛構的。他們指這證明,社會上針對強姦問題的公眾討論和法庭爭議把印度男性變成受害者。

男權分子薩杜汗(Partha Sadhukhan)認為,2012年的案件發生前,印度的法律其實已經足已把犯強姦罪的人繩之以法。改革反而鼓勵公眾把所有的案件都報稱為強姦案。

為古普塔辯護的律師夏爾馬(Vinay Sharma)也指眾多被報稱為"強姦"的案子中只有1%是真實的。其餘的案件中,報案人是為了報復或為求從中取得金錢利益。

但德里婦女協會的報告不甚詳盡,也沒有解釋為甚麼它把所有還未到達庭審程序前就結束的案子列為虛報。換句話說,協會的報告沒有分清哪些案件中報案人說謊,哪些案件中報案人在受壓後要求銷案和哪些案件中檢察官因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被告有罪而撤控。

印度法庭在處理強姦案時甚少採用法醫證據,審理期間通常都是控辯雙方各執一詞。

圖片版權 Mansi Thapliyal
Image caption 律師夏爾馬表示,他曾為許多被誣告強姦的人辯護。

另有目的

《印度教徒報》記者什裏瓦訥珊(Rukmini Shrivanasan)在剛剛從孟買搬到德里後決心調查,看看被喻為"強姦之都"的德里是否名乎其實。

她抽選了2013年德里地方法院審理的其中460件案子,並比較庭審的過程和報案人最初向警方報案的詳情。她首先留意到是那些案子中只有12件的受害人是被陌生人強姦,與傳媒所形容的情況十分不同。

她亦發現有三分一的案件中,報案人其實是"受害者"的父母,他們發現自己的女兒有婚前性行為,故控告男方強姦,寧可讓女兒背負"被強姦"的標籤也要嘗試用刑事法律程序結束他們的關係。

什裏瓦訥珊發現如果男方與女方屬不同印度社會中不同階級,或如果他們信奉不同宗教,這個情況會更常見。她更發現,這些報假案的父母跟警方探員講述的"事發經過"通常都提及一名女子被汽車載走,喝下一些混有迷奸藥的飲品後失去知覺,然後她被強姦。

另外一個常見的類別就是被告答應跟報案人結婚後反悔。在印度刑法規定,如被男性悔婚可被控告騙取同意進行性行為。

她說,有些父母會教唆自己女兒控告男方,跟她們說男方會害怕惹上官司與她們結婚。

在那460件案子中,什裏瓦訥珊沒有發現任何報案人藉誣蔑被告強姦以獲得金錢利益。她說,的確有被告反指報案人嘗試藉法庭詐取賠償,"但我的印象中沒有任何成功證明的案例。"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有意見認為德里現在面對一個"強姦危機"。

許多國家的研究都分別指誣告他人強姦的案件通告佔總案件數大約8%,什裏瓦訥珊發現的數字似乎顯示在印度,誣告他人強姦的案件的比例比其他地方都高。

但有意見認為,真正被強姦而沒有報案的問題比這些"少數"誣告的案件更為嚴重。學者納加拉賈天(Nithya Nagarathinam),圍繞誣告的討論會令沒有報案問題得不到應有的注視。她並指出,印度國家犯罪紀錄局(National Crime Records Bureau)和國家家庭健康普查(National Family Health Surveys)的數字都顯示只有6%的強姦受害者會報警。

她認為印度社會需要取得更多的數據才可真正了解問題有多嚴重和它們的性質。她並指,現在社會出流於情緒化的男與女的爭辯正正是缺少相關數字的結果。

但古普塔說,他的親歷讓他了解到被錯誤標籤為強姦犯所帶來的後果。他說:"即使法庭最後判你無罪,你都無法向每一個人證明自己的確是無辜的。人們只要聽到你曾被指控強姦,他們就會用有色眼鏡看待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