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聯邦議會選舉為何重要?

默克爾與主要對手舒爾茨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默克爾與她的主要對手舒爾茨,誰會成為德國總理?

根據民調結果,已在位12年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將會再度連任。德國選民將於9月24日投票選出新一屆聯邦議會,此次選舉將選出歐洲其中一位最有權勢的領導人,還會觸及很多關鍵議題。

這很可能是二次大戰以來,首次有多達六個政黨躋身聯邦議會,當中包括一個極右民族主義政黨。

次選舉為何重要?

2015年,面對洶湧而至的難民潮,默克爾領導的德國政府決定趟開國門,收容了約90萬難民。這是難民潮以來德國第一個全國性選舉。

被視為保守派的默克爾,當時向國民揚言德國有能力承接這波難民,這番話如今已證實是對的。然而在政治上,她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確一度受到打擊。

一旦成功連任,下一屆已是默克爾第四屆出任總理。

德國政治現正逐漸步向碎片化。現時只在地方議會有議席、在國會沒有任何席位的反移民、反伊斯蘭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 Alternative for Germany, AfD),很有可能會成為議會大黨。 AfD多名候選人均曾發表極右言論。

若將基督教民主聯盟與其巴伐利亞邦姊妹黨「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CSU)合計,現屆聯邦議會內共有四個黨派的議員,下屆議會則可能會出現前所未見的局面,有多達六個黨派。

此次選舉有34個政黨派員參選,但民調顯示有望當選的黨派有六個,除了基督教民主聯盟及社會民主黨(SPD),其餘四個有望取得席位的黨派分別為:綠黨、提倡社會主義的左翼黨、另類選擇黨及提倡自由市場的「自由民主黨」。

作為經濟強國,德國在歐盟中擔當主導角色,同時亦是對歐盟庫房貢獻最大的成員國,因此其大選結果對整歐洲大陸均有影響。

難民危機對今次選舉還有影響嗎?

難民危機,包括具體的入境、庇護、融合與遣反政策,均是今次選舉的主要議題。

德國新聞網站Focus就指出,在默克爾與其主要對手、社民黨的舒爾茨(Martin Schulz)的一對一電視辯論中,難民問題佔去了大部份時間。「除了難民,真的沒有其他議題了嗎?」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舒爾茨要求進行第二次電視辯論,但默克爾沒有答應

目前看來,默克爾的支持度並無受難民問題影響。她領導的政府最初向敘利亞難民趟開大門,但之後開始收緊政策。 2016年初,科隆出現數百北非男子攻擊德國女子的事件後,政府亦承諾將不符資格者遣返。

除了難民,社會分配不公、福利及貧窮問題亦受到關注,國內安全及教育問題亦然。舒爾茨就將重點放在公平薪津、改善學校教育及退休保障之上。

2014年,德國投放在教育上的政府預算,較歐盟平均為低。

英國脫歐問題則十分邊緣,在默克爾與舒爾的一對一辯論中,一次也沒有出現過。

默克爾連任已是毫無疑問?

也不是。不論民調數據如何看好,目前仍有數百萬選民尚未打定主意。舒爾茨相信未決定投票意向的選民多達46%。

但在民調中,社民黨落後基民盟14個百分點,前者亦不太可能盡取目前「未決定」的選票。在與默克爾的一對一辯論中,舒爾茨未能有效打擊對手,他要求進行第二次一對一辯論的呼聲亦被無視。過去四年,社民黨是默克爾領導的聯合政府中的小黨。

距離大選日只餘下十日,舒爾茨只能寄望其支持度在選前能夠攀升。當前德國經濟向好,GDP穩步上揚,政府稅收大於支出,均是令默克爾勝算更高的原因。

政府組成會否有變動?

舒爾茨己經表明態度,不傾向再次與基民盟組成聯合政府。默克爾及基民盟的選擇包括:

  • 與支持商界及自由主義的「自由民主黨」結盟。這是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 2009-2013年間的聯合政府正是由此兩黨組成,但自民黨在2013年的大選遭遇滑鐵盧,未能延續
  • 與社民黨結盟,重現2005-2009,以及2013-2017年的局面

另一方面,如果社會民主黨取得大勝,舒爾茨則有以下選擇: 

  • 按預計,社民黨需要多於一個政黨的支持,較可能是綠黨及左翼黨,但社民黨及左翼黨此前曾有過節
  • 最多元、但較難出現的局面是社民黨、自民黨及綠黨結盟
  • 舒爾茨的最佳選舉,是暫且按下社民黨的傲氣,爭取基民盟作出重大政策讓步

觸目新星

除了兩大巨頭默克爾與舒爾茨,今次選舉還有幾位具潛力的新星值得留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林德納

在2013年全軍覆沒的自由民主黨,現由38歲的魅力型領袖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領導,捲土重來。林德納專注主打教育議題,以及改善德國科技基建,喊出「數碼第一」口號。如果自民黨得以重返執政聯盟,黨內另一主要角色蘭布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亦預計會出任主要官職。

另外三個有望躋身聯邦議會的黨派,均為兩名領袖共同領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左翼黨的瓦根克內希特(左)及綠黨的歐茲德米爾

左傾的綠黨由中間派人物艾嘉德(Katrin Göring-Eckardt)及歐茲德米爾(Cem Özdemir)主導。歐茲德米爾要求默克爾對土耳其採取更強硬立場,艾嘉德則是當地新教教會的代表人物。

「左翼黨」的領袖則為瓦根克內希特(Sahra Wagenknecht)及巴爾馳(Dietmar Bartsch)。

「另類選擇黨」有多右傾?

被外界視為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代表人物是威德爾(Alice Weidel)及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

德國副總理兼外長嘉布瑞爾(Sigmar Gabriel)形容,今次選舉有可能是「二戰以來,聯邦議會首度再現真納粹」。這說法是否反映真像呢?

另類選擇黨的政綱非常非移民,也反伊斯蘭。該黨提倡禁止清真寺的叫拜樓的叫拜聲,並指伊斯蘭文化與德國文化並不相容,多名候選人均曾發表極右言論。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威德爾及高蘭德均曾捲入歧視言論風波
  • 在今次選舉中,威德爾2013年一封電郵被公開,當中她以侮辱性言詞形容阿拉伯人、羅姆人及辛堤人(即吉卜賽人)。威德爾斥之為假新聞。
  • 高蘭德曾指該國族群融合專員厄茲古茨(Aydan Özoguz),應該被「擲返」其父母的家鄉土耳其。去年高蘭德又公開表示,不想與德國國腳、拜仁幕尼黑後衛,本身是黑人的博阿藤成為鄰居。
  • 該黨另一候選人佩特裏(Frauke Petry)去年表示,「如有需要」應該開槍阻止移民非法入境德國。

誰可以投票?

聯邦議會選舉每四年一度,德國18歲或以上公民均可成為選民。

德國聯邦議會選舉分為「簡單多數制」及「比例代表制」兩部份。

全德有約6150萬人持有兩票。一票是在全國299個選區中,以簡單多數制選出代表該區的國會議員,另一票則是以邦為選區,投給政黨名單。在第二部份中,政黨要晉身聯邦議會,需要取得5%的選票,或在簡單多數決中取得最少三個選區的議席,才能透過比例代表制取得議席。

比例代表制部份有299席,每個政黨在比例代表制部份取得的議席比例,必須與其選票比例相符,因此可增加額外議席。在2013-2017一屆,聯邦議會共有630席。

今次選舉共有4828名候選人,年齡介乎18-89歲,當中29%為女性,只有綠黨及左翼黨的女性候選人比例達到半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