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聯合國——這次他能「少花錢多辦事」嗎?

President Trump, with UN Secretary General António Guterres, at the UN, 18 Sept 2017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周一敦促聯合國進行改革,並抱怨該機構"尚未發揮潛能"。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參加聯合國大會,算是這個一年一度大會的新看點。

特朗普周一(9月18日)第一次以總統身份亮相聯合國,重點談的是聯合國的改革。

他的講話,對聯合國不乏讚美之詞:聯合國建立在高尚理想之上、為饑民提供糧食、救災援助、幫助婦女兒童等等。

但他也批評說:"最近幾年因為官僚和管理不當,聯合國沒有完全發揮出應有的潛力。雖然自2000年以來,常規預算增加了140%,工作人員數量增加了一倍多,但我們卻看不到可以匹配這些投資的結果。"

建材

本次特朗普到聯合國的講話相對比較平和,但他對聯合國管理的不滿可以追溯到十幾年前。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出席聯合國大會併發言。

當年還是紐約地產商的特朗普,曾希望能參與聯合國總部大廈的翻新裝修工程。他向美國媒體宣稱,聯合國凖備花16億美元,而他如果負責裝修工程的話,5億就夠了:不僅便宜而且更好。

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沒有接受特朗普的價廉物美。2004年特朗普在《像百萬富翁一樣思考》(Think Like a Millionaire)一書中對此事表示了不滿。他寫道:"他們不會算簡單的數字,在國際事務中是不是也無能呢?"

到了2012年,特朗普還就聯合國 大廈的裝修質量發推特。他說:到聯大講話的人身後那種便宜的12英寸大理石板總讓我耿耿於懷。 如果他們跟我說,我會換上大塊的漂亮大理石板。

交道

正如特朗普對中國的言論前後頗不一致一樣,特朗普對聯合國的感情也頗為複雜。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紐約召開聯合國大會,街頭安保加強,位於聯合國總部對面的特朗普大廈也屬於安保範圍。

作為紐約地產商的特朗普,曾經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樓對面修建72層高的大樓——特朗普大廈。他的這一地產計劃,當年曾讓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感嘆:他怎麼拿到許可的?他的樓一起來,將有很多人生活在陰影下啊。

對此,特朗普回應說:我對秘書長和聯合國尊敬之至,要不然我也不會建這幢樓。

他一方面宣稱自己是聯合國的"大粉絲",稱聯合國"很有潛力,大有作為",另一方面又批評聯合國:"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找樂子的清談館。真是悲哀啊!"

他甚至指責聯合國"不與民主為友,也不是自由的朋友,甚至不是美利堅合眾國的朋友,卻把家安在美國。"

成為總統後的特朗普,對美國每年承擔的聯合國費用極為不滿。2017年4月,他表示:"我們美國只是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的一個,卻負擔22%的聯合國常規預算和近30%的聯合國維持和平費。這不公平。"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第一次出席聯合國大會,將如何用「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定位美國的國際作用。

錢袋子

的確,美國承擔的聯合國會費和維和費用正在全世界居首。

聯合國會費的常規預算分攤比例,一般而言是根據各國的經濟實力每3年修改一次,計算標凖包括國民總收入(GNI)以及各成員國支付能力。

在計算中,聯合國會對發展中國家的分攤份額加以減輕,並由發達國家作出更多貢獻進行彌補。

目前,日本位居美國之後,是聯合國常規預算第二大分攤國,中國居第三。

實際上,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中,包括美國、日本、中國、德國、英國、法國、巴西、意大利、俄羅斯和加拿大在內的前20個國家,承擔了近84%的常規費用,其它的173個國家,僅承擔約16%。

在特朗普看來,聯合國這樣的機構,如果不能發揮自己巨大的潛力,那就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造成問題。"如果做好了,會很了不起。如果做不好,那就是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錢。"

圖片版權 Twiiter
Image caption 2012年,特朗普曾經發推特,對聯合國總部內的裝修不滿,稱如果請他去裝修,他會做得更便宜更好。

壓力

在特朗普政府的壓力下,聯合國已經削減了5億多美元的常規預算。

特朗普在周一與古特雷斯開會時表示:"我們要確保的是,無論是軍事方面還是財政方面,任何成員國都不應該承擔不合比例的責任。"

換句淺白的話說,特朗普要求進一步減少美國在人力、財力方面對聯合國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對聯合國的常規預算份額預計將在2019年超過日本位居第二,而中國對維和經費的攤款已經是世界第二。

2015年,為配合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出席第70屆聯合國大會,中國宣佈成立為期10年、總額10億美元的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

正如今年上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5月所說,如果美國政府退出其全球領袖角色,會有其他國家取而代之。

然而,特朗普政府注重的是"美國優先",似乎並不太在意這方面的壓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