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政府要將四萬羅興亞人驅逐出境?

A boy from the Rohingya community stands outside a shack in a camp in Delhi, India August 17, 2017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羅興亞人被指是世上最』無朋友「的族群

在原居地緬甸,羅興亞人不受緬甸主流社會待見、不獲承認公民身份;在緬甸以外,羅興亞人也沒有任何友好。印度政府目前宣稱,該國境內的羅興亞人對國家安全構成「清晰及實在」的威脅,揚言要將4萬羅興亞人驅逐出境。

印度一名部長早前宣​​布,印度將會驅逐境內所有羅興亞人。外界估計目前在印度境內的羅興亞人約有4萬,其中1.6萬人已登記為聯合國認可的難民。

羅興亞人口約一百萬,被緬甸主要信奉佛教的主流社會,視為來自孟加拉的移民。為了逃離在緬甸遭受的迫害,1970年代起陸續有羅興亞人逃向印度,目前散居印度全國各地環境差劣的營帳中。

今年八月,緬甸若開邦再爆發暴力衝突,至今已有超過40萬羅興亞人逃離緬甸進入孟加拉。印度政府的宣佈被批評為不合時宜。

印度國內有人發起聯署,要求該國最高法院介入,但總理莫迪領導的政府則回應指,當局已掌握情報,顯示羅興亞群體中,有人與恐怖組織有聯繫,包括以巴基斯坦為基地的恐怖組織。

印度政府又指,境內的一些羅興亞人正在參與「反印度的非法活動」,並將挑起宗教紛爭。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印度境內的羅興亞人大多居於破落的難民營

一些專家同意,近年新興的武裝組織「若開羅興亞救亞軍」造成的威脅不可小覷。分析人士蘇比爾•包米克(Subir Bhaumik)形容,雖然這個組織的規劃及影響力仍未明晰,但無疑十分「強勢、有能量」。

目前的衝突始於八月,若開羅興亞救世軍攻擊若開邦多個警崗,造成12名緬甸警員死亡。有報道指,該組織目前有至少600名戰士。

孟加拉當局指控,若開羅興亞救世軍與該國違法武裝組織「孟加拉聖戰士組織」(Jamaat-ul Mujahideen Bangladesh)有聯繫。該組織於今年一月在達卡一間咖啡廳發動襲擊,造成20名人質死亡。

印度政府認為,若開羅興亞救世軍這類組織,對地區安全構成威脅。

但亦有論者批評印度政府驅逐羅興亞人的決定。他們質疑,印度政府究竟掌握多少可靠的情報,能夠證明印境內的羅興亞人與恐怖組織有聯繫。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世上「最受迫害」的族群:羅興亞人現身說法

這些批評者指出,印度長期與境內的武裝組織對戰,如東北的叛亂組織及中部的毛式共產主義者,這些組織對印度國家安全的威脅,明顯比散落各地、屬「烏合之眾」的羅興亞人大。

有不少人質疑,為了一部份人的罪行,去懲罰一整個族群,是否合理─也就是說,將所有羅興亞人均視為國安威脅,是否正確?

另一邊廂,印度內政部長拉傑納特·辛格(Rajnath Singh)則堅稱,羅興亞人並非難民或尋求庇護者,而是「非法移民」。

批評者反駁指,印度有法定責任遵行聯合國的「不遣返」原則─即不將尋求庇護者,強制送回有生命危險威脅的地方,因此辛格的說辭並不成立。

目前全球有超過2000萬人流離失所,當中三分一身處亞洲。與其他亞洲國家類似,印度在難民保護方面的往績十分有趣。

印度並非1951年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及1967年相關議定書的諦約國,國內亦沒有正式的難民法例及政策,但據聯合國難民署數字,印度目前收容了超過20萬難民、無國籍人士及尋求庇護者,當中包括超過10萬名逃離中國的藏人,以及逾6萬逃離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據估計,印度境內共有約4萬羅興亞人

多年來,印度均會基於政府考慮,收容難民。譬如在1971孟加拉出現要求脫離巴基斯坦獨立的戰爭時,印度就收容了成千上萬的孟加拉難民,當中包括支援及訓練獨立陣營游擊隊者。

人權倡議組織「難民國際」前主席嘉布丹(Michel Gabaudan)認為,印度對國際難民收容程序不信任,是因為印度過往收容難民的往績不獲承認。

「極不討好」

2015年一份印度研究指,羅興亞人「外國人、穆斯林、無國籍、疑為孟加拉人、文盲、貧困、四散於國內各地」的形像,在印度可謂「極不討好」。

「這令他們看來違法、不能接受,是令人不安的他者與威脅。」

分析人士蘇比爾•包米克(Subir Bhaumik)指出,這樣的形像,亦令羅興亞人成為印度右翼鼓動民粹的「最佳替罪羊」。

「還記得在2014年大選時,莫迪團隊如何操作孟加拉非法移民議題嗎?」包米克提醒。當年,莫迪的競選團隊正是以此議題,在移民較多的選區鼓動印度裔選民。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緬甸,羅興亞人被視為來自孟加拉的移民

羅興亞人在緬甸遭到的待遇,被聯合國稱為「教科書式種族清洗」,但印度卻揚言要將他們遣返回緬甸。

「任何國家都有權利及責任去考慮國家安全問題,但這不能與驅逐一個族群回到受迫害、甚至生命受威脅之地混為一談。」難民國際人權高級倡議者蘇利文(Daniel Sullivan)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