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性醜聞:前員工爆料「哈維‧韋恩斯坦是一頭怪獸」

音頻加註文字,

前員工爆料哈維曾要求替他按摩和擦背。

1988年,22歲的莉薩‧羅絲(Lisa Rose)在倫敦工作,受聘於米拉麥克斯影業。當她開始工作時,有人警告她:「哈維只會包著毛巾應門,會問你需不需要按摩,你要回答不需要,不要理會他。確保和他保持距離。」

好萊塢著名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醜聞風波愈演愈烈,他被多名女星指控過去30年有「不軌行為」,哈維‧韋恩斯否認性侵指控。

圖像來源,Alamy

莉薩是其中一個肯走出來的人,並向BBC 用戶原創內容及社會新聞組Georgina Rannard講述她的故事:

當時我剛剛從演藝學校畢業,懷著興奮的心情,走進紙醉金迷的電影界,曾遇到不少向我提供電影方面意見的製作人。

我會參加蘇豪(Soho)的派對,曾出席《聽我細唱》(Hear My Song)和《我不是壞女孩》的放映會,裏頭有很多演員、編劇和導演。

我在米拉麥克斯影業做行政工作,派駐在貝爾塞斯公園(Belsize Park)一座新的頂層公寓,幫忙預訂、接聽電話。我試過為丹尼爾‧戴-劉易斯發送劇本,又試過幫哈維訂協和客機機票。

我遇見他時心中盤算著:「噢,我一定要留下好印象,或許他能讓我當上演員。」

當他到達倫敦時,所有事情都是圍著他轉。他就猶如短暫停留的颶風,每人都會深呼吸一口,知道他幾天后便會離開。

他每次來倫敦開會時,都會在薩伏依酒店(Savoy Hotel)凖備一套度身訂造的西裝,離開時就把它留在衣櫃。那時候我想:「這挺浪費錢的。」

他喜歡把喝掉一半的可樂四處亂擺,他離開入住的酒店房間都會一片狼藉,十分嘔心。

每個人都很緊張和提心吊膽,因為他脾氣暴躁,時常對人大呼大叫。大家對此都避而不談,惟有努力適應。

有一次在酒店,他對著試鏡的人「大爆發」,一邊尖叫、一邊怒罵髒話。幾小時後,他指示我送花給他們深切道歉。

當他開會的時候,我會坐在酒店內,享受酒店的送餐服務,我記得那時候吃著薯條,望向窗外,心想:「這錢真容易賺。」

雖然我對他的名聲早有耳聞,但我仍然選擇在這家公司工作,因為收入高、工時有彈性,算是不錯的工作,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妥。

音頻加註文字,

哈維·韋恩斯坦醜聞:安吉莉娜稱曾有不快經歷

「我可以對誰說?」

每到薩伏依酒店,也知道哈維會在場。

我最終也和他發生了一場風波。

那天,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我也在接聽電話和預訂東西,然後他們告訴我:「你今天到薩伏依酒店工作吧。」我聽隨指示,乘坐計程車到酒店。

我與哈維單獨共處一室。他叫我替他擦背和按摩。但我已有所警惕,我拒絶。就是因為曾遭警告,讓我可以知道如何擺脫這個情況。

他怒氣衝衝地說:「其他人都這樣做。」

我立即走到套房,從那兒可以看到門。

當時我被嚇得心跳加速,我心想:「這就是權力所引發的事情,而他則是一個有手握大權的男人。」

他最終沒有碰我,只是說了難聽的說話。

我對朋友透露過這件事情,但沒有人能夠說些甚麼。他們只能尷尬傻笑,有人說:「就是會有這些事情。」

圖像來源,AFP/GETTY

圖像加註文字,

英美警方調查韋恩斯涉嫌性侵指控。

每周我都會開一張900鎊的支票給一名女子,她應該是一個編劇,但我知道她不是。

另外又有一名女子,會替哈維保管一本日記,詳細記錄發生過甚麼事情。

當我見到有人進他的房間,或是見到有人被他搭著肩膀合照,我就會想:「噢,可憐的人。」

我最終辭職。

和我共事的人,沒有一個會刻意「送羊入虎口」,沒有人會願意說:「去做受害人、做這食人魔的獵物、我們要你犧牲。」每個人對他也是膽怯畏縮。

我有沒有為不舉報他而感到罪疚?

但我可以對誰說?警察?

有誰會願意傾聽?

過去也從來沒有人舉報他。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格溫妮絲·帕特羅(Gwyneth Paltrow),安吉麗娜·茱莉(Angelina Jolie),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蕾雅·賽杜(Lea Seydoux)、羅讚娜·阿凱特(Rosanna Arquette)米拉·索維諾(Mira Sorvino)(從左至右)都談了與韋恩斯坦的相處經歷。

「怪獸」

我只是大公司內的一個小人物,我猜別人也只會取笑我,或是認為這根本沒可能發生。

哈維是令人恐懼的大男人,是一頭怪獸。他控制著電影業,如果當時我說出真相,將永遠當不上演員。

但他的天賦異稟,也令我質疑自己,到底是否我的錯?

或許事實就是如此,我不是那種幹練的女人,可以去玩這種遊戲。

性騷擾令人覺得可恥、尷尬和受辱。我也不想重提舊事,惟有多年來守著這個秘密。

圖像來源,Lisa Rose

圖像加註文字,

利薩多年前曾經希望當一位演員。

但現在大家都站出來了,我也要發聲。

我希望女性能夠直斥其非,讓別人聽見她們的聲音,揭發這種需要制止的濫權、欺凌行為。

這個秘密多年來也困擾著我。我憤世嫉俗地看待電影業,認為只有某種女人才能夠生存下去,忍受這種事情。

我猜因為我拒絶了他的要求,令我無法踏上演藝之路。

我也不希望走男人所期望的性感誘惑路線,也許這就是我無法更上一層樓的原因。

我在巴士上看報紙時見到哈維的照片也令我感到作嘔,我到現在也很害怕,擔心發聲會傷害我。

我希望當初我能夠警告其他女子,就好像當初我受到警告一樣,避免她們遇上這情況時選擇妥協。

我或許可以阻止別人有同樣的遭遇。